忍者ブログ
「BUN FUN FACTORY BLOG ZONE」,是讓玩家對[繽紛工房]的遊戲作品,所設的同人小說或插圖分享討論平台。歡迎玩家以本工房的遊戲為題的同人小說在這裡公開。
[665]  [664]  [663]  [662]  [661]  [660]  [659]  [658]  [657]  [656]  [65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投稿人/ Xing Hua (2013/8/11 (SUN) 12:48)

五年後
 
  『小鬼!』死神暴躁的吼著。
  卡柏無奈的來到死神的房間,一來到房門邊,只見死神他相當挫敗的……用棉被蓋住頭……
  「有什麼事嗎?」卡柏隨口問道。因為死神會這樣只有兩種可能——不是被生命女神臭罵一頓,就是跟魔王比輸什麼比賽…… 

拍手[0回]


『老子很累,是死神見習生就去幫我處理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死神倔強的命令卡柏。
  「今天是怎麼回事?」卡柏微微挑眉道:「是比輸了還是被痛罵?」
  『都有!』死神咆哮著。
  ……卡柏無言了,跟在他身邊那麼多年,倒是頭一次聽到他兩件事都碰上……看來他今天絕對不是在說氣話了……
  「該不會是什麼,吃熔岩蛞蝓大餐輸給魔王、想偷偷把一些嬰靈替換成惡靈被生命女神發現吧?」
  死神憤怒的從棉被探出頭來,朝卡柏的方向丟了一團地獄火過去(卡柏輕輕一閃讓地獄火燒了旁邊的牆),吼道:『不想活了就說啊!』
  「……今天的流程是什麼?」看來全被他說中了……
   死神先把被燒掉的部分恢復原狀後,才惱怒(但更像小孩子鬧脾氣)的說:『今天二十八日啦!』
  「二十八日……」卡柏喃喃自語著。
  他當然知道這天的流程是什麼,十七年前——在他還沒成為死神見習生前——就知道了。
  到麥迪利路城尋找迷路的靈魂。
  又得回去了嗎……?卡柏的心中頓時變得五味陳雜。
  『小鬼,你就去吧。』死神露出了個不懷好意的笑容。『別遇到「魔王的新娘」就好了。』
  卡柏一怒,低吼。「她不是『魔王的新娘』!」
  死神『嘖嘖』了兩聲。『也是,魔王這傢伙畢竟被你打成豬頭嘛……那麼……「準死神的新娘」好不好?』
  卡柏嘴角抽搐著,心中突然有種想把火球丟過去的衝動,但最後想想,還是算了,畢竟他還是會死,而死神卻怎麼樣都死不了。若他這火球一丟……搞不好死神就會立刻把他丟入冥界跟其他孤魂野鬼作伴。
  「真好笑。」卡柏諷刺的冷笑道,心中滿是怒火。「似乎不止魔王是我的手下敗將呢。」暗諷死神的能力不如他,要他小心點。
  死神沒聽出來卡柏的諷刺,反而哈哈大笑起來。『小子,很久沒看到你這樣啦!看來以後多派你去麥迪利路城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卡柏冷哼了一聲,不再理會死神,憤而轉身離去。
  他飛快的戴上了斗篷,化為黑風。
 
  其實他可以黃昏來的,但他還是早早就到了城西——妮歌家的屋頂上。
  卡柏坐在屋上,眺望著麥迪利路城,心中不禁感到感慨。麥迪利路城已經有不少建築改變了……例如尤蘭特的家,已成了一棟十分溫馨的小屋。戴歷才船長的房子,感覺不久前才重新粉刷過,變得煥然一新。貨艙區也擴增了不少,多了些外國水手的面孔……但就是沒有看到一張熟稔的臉……
  卡柏不禁皺起眉頭,慢慢地起身,眼中不自覺地浮出兒時的麥迪利路城,試著讓自己回到過去……
  隱約地……他彷彿看到了四個孩子,愉悅的走在大街上……
  然而就在此時,卡柏僵住了,因為那間——曾是尤蘭特家的——小屋,走出了兩個人——兩個他非常熟悉的人。
  他們是艾安與瑪格莉絲。
 
  艾安親暱的搭著瑪格莉絲的肩,兩人一路上有說有笑的往城中走去。
  他們往城中的原因卡柏大致猜得出一、二,因為瑪格莉絲正穿著醫師袍——顯然瑪格莉絲被Dr.R雇用了——但令他困惑的是……艾安……居然穿著皇宮的侍衛服!
  卡柏絕對不會認錯的,里奧在皇宮時穿的衣服就是這個樣式。但是……艾安他不是去當水手了嗎?
  卡柏尚未想通,猛然地——妮歌家門外的那條街——爆出了一陣大哭,這哭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將目光轉為出聲者的方向。
  哭者是一名年記約四、五歲左右的橙髮男孩,男孩的面前有三名年紀比他大一些的孩子並排著,站在中間的那個孩子手裡正握著黑白相間的布巾,故意將它舉得很高,對橙髮男孩嘲笑般的說:「你來拿呀!來拿啊!哈哈哈哈哈!」
  男孩拚了命的伸長他的手,卻怎麼樣都拿不到,難過的大哭。「拜託你還給我!那是我爸爸的東西!」
  卡柏瞪大了他的雙眼——那當然是他的頭巾——可是……爸爸?
  難道他是妮歌的小孩?卡柏的腦海裡瞬間閃過了這個念頭,因為他最後是把頭巾留在妮歌那裡……
  其他兩名年紀比男孩大的小孩也哈哈大笑起來,其中一名——左邊的瘦子——走上前往男孩的肚子踢了過去——但或許因為他們只是小孩所以力氣不大,男孩並沒有被踢飛,只讓他跌倒在地——笑說:「亂講!它被老大撿到的,就是我們老大的!」
  另一個小孩——右邊的胖子——走上前扯著男孩的頭髮將他提起,罵道:「你這吹牛不打草稿的東西!討打嗎!」
  搶男孩頭巾的孩子則說了句推翻卡柏臆測的話。他——口氣十分輕蔑的——說:「哼!你這個外國人!你明明就沒有爸爸媽媽,不要亂騙人!」
  沒有父母?外國人?
  卡柏的眉頭皺得更深了,難道妮歌到國外時將頭巾送給別人,而這個孩子輾轉來到麥迪利路城?
  他實在是想不透,也有些猶豫該不該幫男孩拿回來——因為那幾個小鬼的態度讓他開始有些受不了。
  但是……他已經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不應該涉足太多人間的事……
  「我有我有我有!」男孩氣哭了。「快把頭巾還給我!」
  「你搶的到我就還給你呀!」他大笑道。
  胖子緊抓著男孩的脖子,在他耳邊笑著大吼。「你這矮冬瓜來拿啊!雜‧種!」
  卡柏咬牙切齒的瞪著那個孩子——聽到「雜種」這兩字,他再也看不下去了!——他飛快地從妮歌家的屋頂上一躍而下,不偏不倚地來到搶頭巾的孩子面前,冷冷的瞪著他們,充滿殺氣的說:「還給他。」
  四個孩子當場嚇壞了,在小孩子的觀念裡就是:好可怕!怎麼會有人從天而降還沒受傷!再加上卡柏現在戴著斗篷,陰影掩蓋了他的臉,更添加了殺戮的氣息……
  搶頭巾的孩子先是嚇得腿軟,其他兩名跟班也紛紛往後退,最後,他們的老大大喊一聲。「快逃啊!」,便把頭巾隨便一丟,拔腿就跑。另兩名也不忘追上去,不約而同的大喊。「老大~等等我們啊!」
  頭巾在風中緩緩的飄著,卡柏順著風向,將飛舞在空中的頭巾輕輕的握在手中。他懷念的望了頭巾一眼,蹲下身,把頭巾遞給男孩,淡然一笑。
  男孩感激的接過它,露出陽光的笑容,開心的說:「謝謝你,大哥哥!」
  卡柏微微笑著問道:「這是你爸爸的東西?」
  男孩用力的點了點頭。「嗯!對呀,我媽媽說是爸爸的。」
  卡柏的目光撇向男孩的銅臂環跟十字項鍊,禁不住心中的好奇心,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在哪裡?」
  「我叫卡特!」卡特的右手指向妮歌的家。「這是我家。」
  「卡特.高寶?」卡柏挑眉問道。
  卡特搖搖頭。「不對,我叫卡特.康斯坦丹。」
  「可是……」卡柏差點說出「這不是高寶家嗎?」但隨即一想,瑪格莉絲跟艾安都已經搬到以前是尤蘭特家的位置,搞不好……妮歌真的已經不是住在那裡……
  卡特眨了眨他的雙眼,似乎是不理解為什麼卡柏呆愣的原因,偏頭問道:「大哥哥,你怎麼了?你認識我媽媽嗎?」
  「你媽媽叫做……?」卡柏抱著一絲希望問道。
  「媽媽叫做妮歌。」卡特乖巧的回答。
  卡柏先是一愣,隨後略為驚訝的問。「你沒有跟她姓?」
  「沒有啊,我是媽媽領養來的。」卡特把頭偏了回來。「所以我姓康斯坦丹。」
  康斯坦丹……?卡柏仔細想了想,才一下子,他便想通了。嘴角不禁微微上揚,再次笑著問道:「他們說你是外國人……你是在哪出生的呢?」
  卡特笑著說:「聖馬利諾!」
  聖馬利諾!卡柏吃驚的想著。沒想到妮歌居然會去那麼遠的地方……
  卡特拉了拉卡柏的斗篷,再次眨了眨他那橙色的雙眼,偏頭問道:「大哥哥,你還沒告訴我,你認識我媽媽嗎?」
  卡柏先是呆愣了兩秒,才點點頭,淡笑道:「是,我認識她的。」
  卡特聞言,興奮的拉住卡柏的手。「真的嗎真的嗎?我以為媽媽的朋友只有艾安叔叔跟瑪格莉絲阿姨呢!大哥哥,你是怎麼認識我媽媽的呢?」
  卡柏相當的猶豫,如果說出來的話,搞不好這孩子會轉述給妮歌知道……可是……
  「這裡……是我的故鄉……」卡柏說了個模稜兩可的答案。「我父親……是個有聲望的人,你的外公也是,所以我跟你母親小的時候見過面。」
  「喔喔喔!」卡特抓的更緊了。「大哥哥,那你見過我爸爸嗎?」
  卡柏哭笑不得的說:「卡特,你是在聖馬利諾城出生的,我怎麼可能見過你爸爸呢?」
  「可是哥哥你不是認識我媽媽嗎?」卡特嘟起嘴來。
  卡柏苦笑道:「你媽媽沒有結婚吧?還是你現在是在問你的親生父親?」
  「就是媽媽常常提到的人啊!」卡特理所當然的說:「雖然媽媽沒有說,可是那個人一定是我爸爸。」
  卡柏只有苦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妮歌……妳常提起的人……是我嗎?卡柏的苦笑漸漸轉為欣慰的笑容。
  就在此時,有人突然大喊了一聲「卡特!」分散了男孩的注意力。
  卡特對卡柏笑咯咯的說:「是我媽媽!」然後他頭也不回的衝回家門,也大喊著。「媽媽!」
  卡特的媽媽確實是妮歌……卡特衝到她的懷裡,對母親撒嬌著。「媽媽!」
  「卡特,」妮歌擔憂的搭著他的肩膀。「怎麼回事?你的頭巾……?」
  「在這裡!」卡特伸出他的小手,露出手中的頭巾。「媽媽,剛才戴摩他們又來欺負我了,這次還搶走人家的頭巾。可是有位大哥哥幫我拿回來唷!」
  妮歌抿了抿唇,先是向卡特叮嚀。「以後出門一定要記得帶聆音笛,媽媽才知道你有沒有發生危險,剛才媽媽真的很擔心你。」隨後她又問。「是哪位大哥哥?」
  「不知道!」卡特據實以報。「可是他說他認識媽媽,還問我的名字呢!他以為我姓高寶!」
  「認識我?」妮歌驚喜的問。「他長什麼樣子?有沒有告訴你他的名字?」
  卡特搖搖頭。「沒有啊,他沒有說,而且大哥哥穿著黑色的斗篷,把臉都蓋住了,看不清楚。」卡特頓了一下,說:「可是我覺得他是好人。」
  妮歌一聽到「黑色斗篷」這四個字,不顧卡特的話尚未說完,連忙跑出門外。
  只可惜……他並沒有在那裡……
  來不及的……終究來不及嗎……?
  妮歌苦澀的想著。
 
  卡柏在屋頂上看著卡特與妮歌的相處,忍不住感到一陣心酸。
  尤其是當妮歌衝出家門外尋找自己的身影時,卡柏更是痛上加痛。
  「死神啊死神,」卡柏喃喃自語。「你就這麼愛讓我為情所苦嗎?」
  話一說完,霎時間,卡柏的身旁刮起了一陣強風——風中彷彿傳來了死神的譏笑聲。
  卡柏輕嘆了口氣——對於死神的戲弄他也無可奈何——站起身來,再次化為黑風而去。
  然而這一切,那個人都看在眼裡。
  看著他們的,是一雙充滿恨意的雙眼。
  那人眼中的怒火,足以燎原。
  ……
  ……
  「看來今天應該是沒有迷路的靈魂……」卡柏將火精靈之劍收回原位後,如此斷言。
  時間已近傍晚,今天的任務也該完成。
  可是卡柏的心思依然放不下,但他想不到還有什麼理由可以讓自己留在這……
  突然間,其中一個墓碑前微微出現了亮光,亮光逐漸形成了一個人形,而那個人,令卡柏愣住了。
  雖然印象極淺,但是從那與妮歌極為相像的外貌看來,她一定是……「歌露蓮女士。」卡柏向她行了個禮。
  歌露蓮也對卡柏鞠躬,臉上帶著笑容,淡然道:『謝謝你……』隨後一陣微風吹拂,歌露蓮隨其煙消雲散……
  這是什麼意思?卡柏皺起眉頭來。為什麼她只說了「謝謝你」三個字?難道妮歌的母親預知了等會將發生什麼事嗎?
  卡柏搖搖頭,覺得自己不該再胡思亂想。他往墓園的城牆上一跳,再次望了眼令他眷念的城鎮。
  「啊!」卡柏想起來還有一個地方沒去了。「岸濱公園。」小時候卡柏會去岸濱公園的機率極低……就連後來跟妮歌交往時,他也很少帶妮歌到那裡約會過……
  「還是去一趟好了。」卡柏下了這個決定。上回回來也只有在城堡、城西徘徊,這次幾乎整個麥迪利路城都走遍了,差一個岸濱公園似乎也不妥當。
  他跳下了高牆,選擇徒步慢行。
 
  來到岸濱公園不久,卡柏便聽到有人正快速的往他的方向飛也似的跑了過來。
  他一轉身,那小小的身影幾乎是用飛撲的抱住卡柏。他像是玩捉迷藏的勝利者一樣,歡樂的大喊著。「我找到大哥哥了!」
  卡柏無奈的笑著。沒錯,那個人就是……「卡特。」
  「大哥哥你去哪了啊?」卡特嘟起嘴,不滿的說:「你知道嗎,我今天一跟我媽媽說到你的事啊,媽媽就跑出去找你呢!結果你居然不在,害媽媽很傷心呢。」
  卡柏苦笑道:「抱歉,我還有事。」
  「那現在沒事了吧?」卡特眨了眨他的雙眼。「大哥哥是冒險者嗎?所以才會離開麥迪利路城?可不可以多跟人家講講外面的故事?人家都不記得在聖馬利諾城的事了。」說到最後,卡特都癟起他的小嘴了。
  卡柏一把抱起卡特,笑著問。「這麼晚了不回家去嗎?都要六點半了……」
  「沒關係啦!」卡特拉了拉卡柏的斗篷帽。「媽媽說有帶聆音笛就好。」
  不……卡特,我不相信這句話……卡柏的貓臉無意識下的又出現了。但還好有斗篷遮著,卡特並沒有看見卡柏對這句話的反應。
  好吧,至少最後送卡特回去……卡柏欣慰的想著。還好他遇到的是我。
  可是他又擔心,萬一被妮歌撞見該怎麼辦……?
  算了,遇到了再說。
  「大哥哥這樣抱著卡特不累嗎?」卡特貼心的問。「雖然人家是很喜歡抱抱啦,可是卡特不希望大哥哥的手很痠。」
  「不要緊的,」卡柏笑了笑。「不然我們到那邊的長椅去坐,怎麼樣?」
  卡特點頭如搗蒜。「好好好!」他再次拉了卡柏的斗篷。「大哥哥不熱嗎?不把帽子弄下來嗎?」
  原來如此,他原來是想看自己的臉,才一直拉……卡柏明白了他為什麼如此後,只有苦笑著把他抱到長椅上——而自己坐在一旁——故意將斗篷拉的更緊,說:「卡特,這樣不行喔。」
  「還是被大哥哥發現了啊,」卡特搔搔頭,不好意思的吐出小舌。「人家真的很想看見大哥哥長什麼樣子咩。」
  「……晚點再讓你看吧。」
  「真的嗎真的嗎?」卡特緊抱住卡柏的腰。「一言為定喔!我們打勾勾!」卡特伸出了他的小手。
  卡柏笑出聲來,也伸出手,勾住卡特的小指,點頭道:「我答應你。」
  「耶!」卡特再次撲到卡柏的懷裡。「大哥哥是好人!」
  卡柏對卡特的熱情感到相當的無奈,但突然又覺得……好像有點熟悉。
  他忍不住問。「你對其他人也是這樣嗎……?」
  「其他人?」卡特抬頭望著卡柏,偏頭想了兩秒,才說:「唔……對呀!我都會這樣抱媽媽、艾安叔叔跟瑪格莉絲阿姨,不過外公不會啦!啊!小菲也不會!因為小菲太小了。」
  「小菲?」卡柏對這名字感到十分陌生。「小菲是誰?」
  卡特笑嘻嘻的說:「小菲是艾安叔叔跟瑪格莉絲阿姨的小孩喔!」
  「艾安跟瑪格莉絲結婚了?」卡柏驚呼著,不過想想也是,今天既然看到艾安跟瑪格莉絲從同一間房子裡出來……不是結婚的話……難不成是同居?但依艾安的個性來看,不可能是後者的,那也只有結婚這個選項了……
  「對呀!媽媽說,艾安叔叔跟瑪格莉絲阿姨是在我跟媽媽回麥迪利路城後一個月結婚的喔!」卡特又補充。「而且小菲的名字是媽媽取的哩!」
  「怎麼取的?」卡柏好奇的問。
  卡特神秘的說:「小菲的全名是:『菲爾洛.瑪格莉絲.亞萊斯』。」
  卡柏笑道:「我懂了。」就跟康斯坦丹這個姓一樣。
  「話說回來,大哥哥,你也認識艾安叔叔跟瑪格莉絲阿姨?」
  「啊……」對了,今天似乎沒跟卡特提過……「嗯,我也認識他們。」卡柏趁機追問。「艾安他……為什麼不當海員了呢?」
  「這個嘛……」卡特也沒想到為什麼卡柏會知道艾安當了皇宮侍衛。只是皺了皺眉頭,搔搔臉,聳肩道:「艾安叔叔好像是說,想安定下來吧?人家不太記得了耶。」
  怎麼回事……?
  「然後呀,艾安叔叔他還有寫書喔!」卡特笑咯咯的。「像是介紹一些國家的風俗跟特產,有一本書有介紹聖馬利諾城喔!」
  「是喔?」卡柏忍不住想逗一下他。「那你說說,聖馬利諾城有什麼特別的?」
  卡特撥了撥他的橙髮,說:「唔……人家只記得聖馬利諾城的國王叫做加文耶……」
  加文……?卡柏隱約記得加文曾來過麥迪利路城一次……但是是什麼原因他也不記得了,沒想到他已經登基當國王……
  不過……「聖馬利諾城不是女王世襲制嗎?」
  卡特聳聳肩。「我不知道耶,好像是以前發生一場政變吧?可是大哥哥,政變是什麼意思?」
  聖馬利諾城發生政變?這怎麼可能?印象中的加文是一個非常豪爽的人……
  卡柏搖了搖頭,心中譴責自己不該太驚訝,時光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開朗的人也可能轉為冷漠……冷漠的人也會緩緩的敞開心胸。
  「你是冰,我是火。」是吧?妮歌?卡柏的嘴角微微揚起。
  我不再感到快樂……直到我再遇見妳為止。
  「大哥哥,你在想什麼?」
  卡柏立即回神過來,他淡笑著揉了揉卡特的頭,說:「沒事,只是想起過去一些事情罷了……」
  卡特又眨了眨他的雙眼,呆愣了兩秒,沒想到……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大哥哥……我覺得大哥哥……很有爸爸的感覺。」
  卡柏嚇了一跳,隨即不悅的說:「卡特‧康斯坦丹……我不是你的父親。」
  「可是……」卡特皺著眉頭。
  卡柏搖搖頭。「沒什麼好可是的,卡特。」他站起身來,冷冷的說:「我送你回家。」
  「什麼?我不要!」卡特彆扭的說:「人家真的這麼覺得啊!大哥哥你不喜歡我這麼說嗎?那我跟你道歉,拜託你……拜託你不要走,好嗎?」說到最後,卡特幾乎是要哭出來了。
  『卡柏?是你嗎?拜託你……拜託你不要走,好嗎?』
  聽到那似曾相識的話語,卡柏的雙眼立即變得茫然,目光毫無焦距。
  卡特也注意到了卡柏的不對勁,他拉住了他的手,緊張的問:「大哥哥?」
  但卡柏並不領情。他硬生生的甩開卡特,手指牢牢的扣住那疼痛不已的頭,像是能宣洩心中之痛地大吼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特吃了一驚──他從未見到如此異常的場面──他依然緊張兮兮的搖了搖卡柏,急切的問道:「大哥哥?大哥哥你怎麼了?」
  「給我滾開!」卡柏暴怒的吼道。
  他的關心換來的卻是卡柏的滿腔怒火。
  卡特錯愕的看著卡柏——他不明白自己做了什麼事——只覺得心裡十分受傷……
  明明自己只是想關心他而已?為什麼他卻這樣對我?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
  卡特越想越難過,最後,他大哭起來,對卡柏又哭又吼。「為什麼大哥哥你要吼人家?人家做錯了什麼!我只是……我只是想安慰大哥哥啊!我討厭大哥哥!我討厭亂吼人的大哥哥!」語畢,卡特用袖子擦著淚,流淚而去。
  卡特……?卡柏依然雙眼茫然的看著那逐漸遠去的孩子。
  他試著讓自己的腦袋冷靜,重新回想一遍那孩子剛剛說的話。頓時間,他回過神來,這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他……他就算再怎麼惱怒——再怎麼想吼人——也不該是吼這個孩子!他怎麼可以對一個無辜的孩子大吼大叫……
  「卡特!」卡柏朝著那小小的身影大喊著,希望他能停下來,懇求他原諒自己。
  可是卡特依然沒有停下他的腳步。
  卡柏咬著牙,握緊了他的雙手──他恨透了自己為什麼這麼做──心中也猶豫著自己是否該使用魔法來到卡特面前。但是……估計那孩子會當場嚇壞……想到這裡,不禁感到左右為難。可他又擔心他的安危……
  「嗶滋——嗶滋滋滋滋——」
  霎時間──在眾人都沒有留意的時候──整座岸濱公園突然傳出了一陣刺耳的聲音,在公園裡散步的人全都抬頭張望著,想找出怪聲音的來源。
  卡柏則是注意到……所有的電燈……忽明忽暗的閃爍著!
  在眾人還未明白發生什麼事的時候,猛然地,在某處不明的地方,傳出一聲宛如物品爆裂般的巨響,「砰──!」的一聲,整座岸濱公園——以及鄰近的住家——的電燈,不約而同的熄滅!
  「老天!為啥會這樣?」「怎麼燈突然暗了?」「這麼暗我哪看得清楚啊!」「寶貝~~妳有沒有嚇壞?」等慌張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岸濱公園只剩皎潔的月光可讓大家看見一絲光明。
  「這是怎麼回事?」卡柏喃喃道。印象中,麥迪利路城不曾發生過這樣的缺失。除非……有人蓄意破壞!
  如果真的是有人蓄意破壞的話……那……為什麼那個人要這麼做?他是要針對誰?他的意圖是什麼?
  卡柏還來不及理出一絲頭緒。說時遲那時快,鄰近甜品屋的方向傳出一聲「救命啊!」
  而那個聲音……甚是耳熟!
  卡柏愣了一下,隨即會意過來那是誰的呼喊!他朝著北方大喊。「卡特!」希望能聽到他的呼喊。
  但卡柏得不到他的回應。
  卡柏咬著牙,低聲咒罵著。「可惡!」他憤然不顧一切,使用了魔法讓自己轉移到甜品屋隔壁那民宅的上頭。
  瞬間移動到了那斜屋頂上,卡柏趕緊取得平衡,試圖從高處尋找卡特的身影。
  然而……他發現,他不必找了……
  從那屋子看下去,一名灰髮男子一手緊緊抓著卡特,另一手正拿著一把長劍架在卡特的咽喉上。而男子的臉……戴了一副面具,蓋住了他鼻子以上的部分。
  卡柏當場呆愣了幾秒,不知道為什麼……他給他的感覺……是那麼的熟悉……
 
  「你是誰?為什麼要抓住卡特?這孩子跟你無冤無仇吧!」卡柏拔出背後的火精靈之劍,向對方放話,藉此聲東擊西,悄悄的施展魔法讓他睡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對方仰天大笑著,似乎是覺得卡柏的問題相當的可笑。「我是誰?你早就認識我了!這個孩子當然跟我沒有關係,他只是誘餌罷了!」
  卡柏驚訝的瞪著他。怎麼回事?為什麼他的魔法沒有用?卡柏再次施展同樣的魔法,但將法力加強!他暗暗的下了決心,就是讓整座岸濱公園的人昏倒,他也一定要救出卡特!
  「這裡發生什麼事了?呃——」
  「砰——」的一聲,聽到聲響趕來的士兵當場倒地。
  「砰——」
  「砰——」
  「砰——」
  「砰——」
  許多原本在岸濱公園的人,接二連三的倒了下去……
  但是對方與卡特依然沒有睡著!
  這怎麼可能!卡柏驚慌失措的看著他。他從沒遇過這種情況!
  難道……只能決鬥了嗎……?卡柏不甘願的瞪著男子。
  但是……他剛才說……自己早就認識他了……卡柏搖了搖頭,他不希望傷了任何一個熟稔的人……
  「你說你認識我,」卡柏再次試著分散他的注意力。「但是我已經離開麥迪利路城很多年,我想你可能找錯人了。」
  又是一陣大笑。
  「認錯人?我絕對不可能認錯人的!」對方奸笑著。「就算十二年沒見過你,我絕不會認錯的!」
  十二年!既然他能這麼精確的說出自己離開麥迪利路城幾年……那他……確實認識自己!
  「可我不記得有跟任何人結仇,」卡柏淡淡的說:「我幾乎可說是被逐出城的。」
  這話反而觸動了對方的怒火。「沒錯!就是這點!就是你害死了她!」
  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行,至少一定要知道這個人的身分,他才能推敲出他的動機。「你到底是誰?如果我真有什麼不對,我向你道歉就是了!」
  「道歉?」男子冷笑著重複那兩字,接著歇斯底里的大吼。「不夠!就算是賠上整個麥迪利路城都不夠!我只要你的命!」
  「既然這樣……」卡柏低聲念起咒文,施展瞬間移動來到他的面前!「是你逼我的!」
  只要看清他是誰跟救出卡特就好了。卡柏心中盤算著。他向對手的左手飛快的砍了一刀,不出所料,男子果然痛的放開了卡特——卡特也趕緊逃到一邊去——而對方也來不及掩護自己,卡柏便施展出他那高超的劍術,輕輕的用劍挑開他的面具!
  一切就像是慢動作,挑開他面具的那個瞬間,卡柏當場僵住了。
  空氣猶如結冰似的,所有的一切都凍在那裡。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很意外嗎?」沉默許久,最先破冰的是「他」,而「他」瘋狂的大笑著。「幸會……或者我該說好久不見?卡柏‧麥迪利路……還是你比較習慣我叫你……卡柏王子?」
  卡柏完全無法相信,挾持卡特的人……居然會是「他」!過去猶如兄長照顧自己的「他」……
  ……
  ……
  卡柏‧麥迪利路?
  卡特知道這名字,他是麥迪利路城的三王子,也是……媽媽常常提到的那個人!
 
  『卡柏王子?』聽到母親提起這個未曾聽聞過的王子,卡特按不住內心的好奇心,問道:『可是媽媽,麥迪利路城不是只有高斯王子跟西華王子嗎?』
  『不,』妮歌溫柔的順了順卡特的橙髮,淡然一笑。『他真的存在,艾安跟瑪格莉絲也認識他。只是……』妮歌沉下臉,眼神頓時變得黯然無光。『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走了。』
  『媽媽沒有再見過卡柏王子嗎?』卡特好奇的追問。
  聞言,妮歌笑著把懷中的卡特抱得更緊。『有啊,在媽媽到聖馬利諾城遇見卡特以前,他有回來見我一次。』妮歌親暱的捏了卡特的小鼻子,接著親了他的額頭。『他讓我遇到了你,你的名字除了是一位知名的考古學家外,也是要跟他相對應。』
  卡特興奮的問。『卡柏王子是我爸爸嗎?』
  妮歌笑而不答。  
 
  「真的是你?」彷彿是感到不敢置信,卡柏再次出聲確認。他緩緩的拉下自己的斗篷帽,想要看得更加清楚……
  「為什麼不是我?」「他」冷笑著反問,再次仰天大笑。「沒錯!就是我!前皇宮侍衛——里奧‧特拉維斯!」
  真的是……里奧……卡柏心灰意冷的望著那曾經十分照顧自己的他,不明白……為什麼他會反目成仇。「里奧……發生了什麼事?」
  里奧嗤笑道:「好吧,為了不要讓你死的不明不白,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里奧直瞪著卡柏的雙眼,恨意直入他深邃的瞳孔裡。「十二年前……高斯這傢伙決定剷除你時,就決定連相關人士也一起剷除!
  當然,他念在我有一些功勞的份上,只讓我丟了工作而已,但……我沒想到,他們居然殺了她!他們殺了希莉安……」
  「怎麼可能?」聽到這裡,卡柏不敢置信的說。
  里奧自嘲道:「大概是我被解雇前有向國皇為你求情吧。」
  卡柏胸口一緊,沒想到……是他間接害死了希莉安小姐……
  但是……「希莉安小姐是怎麼死的?你怎麼能確定是皇室下的手?」卡柏一定要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希莉安是淹死的,」里奧沉下臉,冷冷的說,如冰的語氣裡,隱約透露出了一絲淒蒼。「我一開始以為是我害死她的,因為在她死前一天,我才跟她吵架……
  但我後來覺得不對,希莉安沒理由就這樣自殺。所以我花錢去僱傭人幫我調查,才發現……是皇室派了某個人趁機把她推落水裡的!」
  里奧邪惡的笑著——那笑容跟死神那種惡作劇般的邪笑截然不同——再次猙獰的瞪向卡柏。「我知道那是高斯做的,所以去年他一個人出去時,我就趁機殺了他!」
  一直悶不吭聲的卡特聽到這點,大叫。「高斯王子是你殺的!」
  「卡特,住口!」卡柏連忙把卡特拉到自己身後,厲聲道。
  里奧嗤笑著──但那邪惡沒有削減──道:「可後來我越想越不對勁,他死了我也沒有仇已經報完的感覺,後來我才知道……除了他以外……我也應該殺了你!如果沒有你……希莉安就不會死!只可惜你早就遠去高飛,我一直沒有機會報仇,直到我看到這小鬼……」他雙眼瞪大的盯著卡特。「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回來!所以我每天都會去城西大宅等,今天終於給我等到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聞言,卡特驚慌失措的看著幾近發狂的里奧,又抬頭看看一臉淡定的卡柏。
  月光下,看到那跟他一樣的色澤的頭髮與雙眼,卡特的心揪了一下,慌張的心漸漸的轉為平靜,因為在他的心底深處,他知道,這個認識不久的「大哥哥」……一定會保護他的……
  「你真的瘋了。」卡柏輕輕的說了這麼一句。「現在的你,根本叫作『喪心病狂』。」
  「那是因為你沒有喪失你的摯愛!」里奧咆哮道,隨後他的眼神一寒,邪笑道:「對呀,我怎麼沒想到?我應該殺光高寶家的人呀,呵呵呵呵……沒關係,等你死了以後,到時讓你們一同團聚!」
  卡柏咬牙切齒的瞪著他。「里奧!你要殺了我可以!但別動高寶家!」他低頭望向卡特,只見那孩子如此信任的看著他……
  他知道,要保護他只能這麼做了!
  卡柏將自己的魔法加注在火精靈之劍上,讓火精靈之劍從底部到劍端都佈滿了火焰,接著,他飛快的衝上前往里奧的脖子斜砍過去。里奧見狀,連忙舉劍抵住卡柏的攻勢,兩人在那裡僵持不下,彷彿誰稍稍退讓了一步,就準備見死神!
  「大哥哥!」卡特緊張的大喊起來。
  「卡特,你快走!去找其他人來!」卡柏略微分神對他吶喊,喊完後,連忙回去集中注意力抵制里奧的劍。
  「不要!我才不會丟下大哥哥!」卡特倔強的說。
  卡柏咬著牙,心思不再理會卡特,他的注意力反而被火精靈之劍的火焰吸住。因為那火焰……正不斷的減滅當中。
  為什麼會這樣?卡柏仔細地看了眼里奧手中的劍,他的劍上充滿了暗紅色的魔紋,形狀也異常的特別。
  難道……它並不是一般的劍?而是跟火精靈之劍一樣,同等級的武器?
  既然如此,只能以劍技制裁他了!
  卡柏略微往後跳了一步,將火精靈之劍上的火焰熄滅,再次以斜砍砍向里奧的腰際。里奧連忙將劍擋住他的左方,使劍端呈現於指地的樣子,然而這個姿勢卻讓他的右側有極大的空位。
  見里奧的右腰至腹部有了破綻,卡柏飛快的往他的腹部中間踹了一腳。
  而這腳不偏不倚的擊中他,里奧整個人直飛出去,當場倒地不起。
  「大哥哥贏了?」卡特又驚又喜的問。
  「還沒有。」卡柏冷淡的說:「要殺了他才算。」他緩緩走到里奧面前,舉起火精靈之劍,對準里奧的胸口,準備讓他一刀斃命!
  卡特先是愣了下,連忙跑到卡柏的身邊,喊道:「大哥哥!夠了!不要殺他!」
  卡柏的怒氣未消,語氣略為激動的說:「為什麼?他想殺了你!他想殺了妮歌!我若不趁機斬草除根的話,他就會傷害你們!」
  「可是我現在沒事呀!」卡特看了里奧一眼。「大哥哥……不要殺人……」
  聞言,卡柏一愣,眼中突然浮起過去里奧天天陪伴他的回憶。
  『卡柏王子。』
  卡柏的心頓時糾結在一起。
  里奧……
  卡柏咬著牙,心裡感到相當的矛盾。
  最後他嘆了口氣,放下他的劍,輕輕的揉了卡特的頭髮,溫柔的說:「好吧,聽你的就是,至少我們要連絡軍部把他帶走。」
  「要把他留在這裡嗎?」卡特擔憂的問道。
  卡柏點點頭,隨後轉身離開,走的同時邊對他說:「我們離開吧。」
  「喔……」卡特心不在焉的說,他依然放心不下,仍待在里奧的身邊繼續看著。
  見卡特尚未跟上前,卡柏皺起眉,回頭──有些不悅的──說:「卡特。」
  喀啷。
  金屬碰觸地板的聲音霎時傳入他們的耳裡。
  里奧睜開了他的雙眼,右手飛快的將劍提起,站起來刺向一旁的卡特。
  ……
  ……
  ……
  ……
  卡特的腦海裡只有「好痛」兩字,後腦勺到後背都好痛!
  他緩緩的睜開眼,眼前……看到一把刺穿身體的劍……
  而劍端……正緩緩的滴下暗紅色的液體……
  「卡特……你……快走……」卡柏斷斷續續的說。
  卡特當場僵住了。
  被劍刺穿的人……並不是自己……!
  雖然方才的一切發生的極為快速!但是卡特知道一件事!
  他飛快地將自己推開,用他的身體為自己擋了這一劍!
  「大哥哥!」卡特再次大叫。
  「快點走……!」卡柏直瞪著里奧的眼睛,雙手扣住他的手,讓里奧動彈不得。
  「可是……」
  卡柏依然緊扣著里奧的雙手,幾乎可稱做憤怒的大吼。「少給我可是了……快走!」
  卡特頓時泫然欲泣,但他也只能乖乖聽從卡柏的命令,飛快的……躲到一旁的角落──他還是無法扔下卡柏……
  可是……我該怎麼辦……?卡特為自己的無力感到相當的難過,低頭哭了起來。
  然而在低頭的同時,卡特注意到了一樣掛在自己胸前的東西。
  聆音笛。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里奧狂笑著。「快死的感覺是什麼呀?卡柏王子?你真是慈父呀,居然臨死也不放開我的手,一心想讓『你兒子』趕快離開,真是天下父母心!」
  「少囉嗦……他不是我兒子。」卡柏重傷到咳了幾口血在他的衣服上,但依然死扣著里奧的手。
  「隨便你怎麼說,總而言之,他等會就跟你一起找死神去了!只是誰先誰後而已。」里奧在說這話的同時特意將劍刺的更深。「還有力氣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這瘋子……」卡柏試著在手掌聚起火球準備擊退他,可他發現……自己連火苗都無法聚出!
  他從沒遇過這個狀況!
  里奧也發現了卡柏困惑的眼神,冷笑道:「服侍你這麼多年我還不知道你的火系魔法多麼厲害嗎?我早就為了這點想好對付你的法子了!你真是不了解我,卡‧柏‧王‧子。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嗎?」卡柏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接著飛快的再次往他腹部用力地踢了一腳,忍痛大吼著。「那就吃我這一記吧!」
  里奧再度連人帶劍的飛了出去,可在劍抽出卡柏體內的同時,劍上的鋸齒二度重傷了卡柏,鮮血也不斷的從傷口流下……
  「該死的……」卡柏低聲咒罵著,試著用魔法暫時止血,但……血只停個一秒,又再次汨汨流出……
  魔法還是沒效嗎……?卡柏絕望的想著。
  里奧這次並沒有像剛才一樣倒地不起,他很快的從地上爬起來──可見前次必然是詐敵之計───死盯著卡柏,舉劍上前咆哮道:「我要了你的狗命!」
  看里奧揮劍過來,卡柏急著想要閃躲,但是眼前突然變得一片模糊,他才剛要移動,就直接地倒了下去。
  該死的……失血過多了嗎?卡柏在心中咒罵著。
  風水輪流轉,現在換成卡柏倒在地上,里奧正舉著劍對準他的胸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雖然說你也會因失血過多而死,但我還是想要親手宰了你!」里奧欣悅的笑道:「死吧!卡柏‧麥迪利路!」
  語畢,他的劍直直的往卡柏的胸口刺去。
  見那即將奪去他性命的利劍逐漸接近,卡柏此時的心情卻感到異常的寧靜。
  他輕輕的闔上他的雙眼,等待死亡降臨。
  ……
  ……
  ……
  ……
  ……
  ……
  ……
  「咻──!」的一聲瞬間傳入了他們的耳內
  正要刺到胸口同時,一隻箭矢命中了里奧交叉握劍的手,痛楚使里奧停了下來。
  「可惡!」里奧低聲咒罵,緊接著,他抬頭向遠處的陰影吼道:「是誰過來壞了我的好事!」
  「你不需要知道。」發箭者冷冷的說,話一說完,他連射了好幾發往里奧的肩膀與手臂上,那箭矢的力道甚大!里奧被這好幾箭再三打飛,倒地不起──在他飛出的同時也鬆了開手,手上的劍正好飛往一旁。
  「該死的…..」里奧再次咒罵,掙扎著想伸手握起劍來反擊,對方卻用如風一般的速度來到了他的身邊,狠狠地用腳踩斷里奧的右手背,另一腳則把劍踢到遠遠的角落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里奧痛得大叫起來。
  「我改變主意了,你不是想知道我的名字嗎?」他用力的踩著里奧的手,陰著臉說:「我是艾安‧亞萊斯,現任皇宮侍衛,想復仇就來找我,我隨時歡迎。」
  艾安?卡柏猛然睜開他的雙眼──可是眼前仍是一片模糊──即便如此,他還是想要在死前看眼昔日的好友,但腹部的傷卻讓他動彈不得……
  「艾安!你跑那麼快幹嘛!」一個再熟悉不過的女聲從不遠處傳了過來。她的腳步聲在卡柏附近稍停了下,數秒後,她驚呼道:「卡柏?你是卡柏吧?天啊!你怎麼傷得那麼重?難道……」她瞪了正被艾安踩踏的人,飛快的跑向前,向里奧揮舞起手中的長鞭,大吼道:「是你對不對?就是你傷害卡柏的對吧!還欺負卡特!可惡!那麼可愛的卡特你居然敢欺負!那我家的小菲你是不是也不放過?可惡啊!看我怎麼打死你這個東西!」
  里奧的尖叫聲響徹雲霄。
  「瑪格莉絲……夠了……」看到那血肉模糊的里奧,艾安不禁心生一絲憐憫。「我們早就說好的,不要打死他……」
  瑪格莉絲「哼」了一聲,朝里奧的鼻樑鞭了一下才罷手。
  「卡柏!」
  令卡柏魂牽夢縈的那個聲音正一步步的接近他。
  「媽媽,快點來快點來!」卡特拉著金髮女子──妮歌──的手,急急忙忙的趕到卡柏的身邊。艾安與瑪格莉絲對看一眼,也趕緊丟下里奧,來到他的身旁。
  妮歌跪在一邊,眼淚一滴滴的流下,但她知道自己沒時間悲傷,迅速的將卡柏的頭抬起,枕在自己的腿上。
  卡柏感覺到自己的頭正被某人的大腿枕著,他精神一振,連忙將視線定焦,低聲問。「是妮歌嗎……?」
  她並沒有答話,為了證實自己的臆測,卡柏努力集中他的意識。
  而在看清她的同時,卡柏頓時熱淚盈眶……
  「卡柏,撐著點,我馬上幫你治療。」妮歌順了順他的頭髮,像是安慰著他。隨後,妮歌輕輕的將手移至卡柏的傷口上方,開始念起咒語,手上立即發出了一道溫暖的青光籠罩他的傷。
  想起了方才的情況,卡柏沉下眼,搖搖頭,瀕臨絕望的說:「沒用的……妮歌……沒用的……」
  妮歌收起魔法,指著已經癒合的傷口,斥責道:「不要這麼說!你看,傷不是好了嗎?」
  話一說完,卡柏傷口再次裂開──血流量比前次更加地多──驚住了眾人!
  「怎麼可能!」瑪格莉絲慌張的說:「為什麼?剛不是止住了嗎?而且妮歌的魔法這麼強……不可能無效啊!」
  艾安雙眼瞪大,緊握拳,悲憤的低吼。「怎麼可能……!」
  「我說過了吧……你們不用再試了……」卡柏望了好友們一眼,淡笑道:「能在死前看到你們……還真不錯呢……我死而無憾了……」
  「卡柏,不要說這種話!」艾安不自覺的流下淚來。「你要想想你欠了他們什麼!」
  他知道艾安在暗指什麼。「艾安……你真過份……居然想在我死前故意讓我有遺憾……」
  艾安咬著牙,低低的說:「我這是在提醒你……」
  「你不能就這樣死掉!卡柏,」瑪格莉絲非常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對卡柏說:「你還沒看過小菲呢!啊……對了,你應該不知道吧?小菲是我跟艾安的女兒,我們幾年前就結婚了喔…….你沒參加我們的婚禮真的很過份呢……你至少……至少也要撐到卡特跟小菲結婚才死啊……嗚……」瑪格莉絲雖然強顏歡笑,但仍抵不住悲傷,哭了出來。
  聽到這裡,卡柏才意識到自己錯過了什麼。「啊……艾安……瑪格莉絲……很抱歉呢……沒能去參加你們的婚禮……」
  瑪格莉絲邊擦眼淚邊說:「對嘛……你真過份,我們的終身大事你居然沒來……」
  「所以你要快點好起來,」艾安哽咽的說:「作為卡特的父親,你有義務彌補他沒有父親的五年。」
  「卡特他……」不是我兒子……但見到身旁那個男孩,他不忍再說下去……
  卡柏強忍將逝去的悲傷,不再試圖澄清兩人的關係,對卡特說:「卡特……你要當個男子漢……保護好你媽媽……好好陪在她身邊……我對不起她……」
  「大哥哥……」卡特豆大的淚水一滴滴的流在臉龐。
  「不要對不起我……卡柏,」妮歌又施展了一次魔法。「我不會讓你死的!」
  見他的摯愛仍鍥而不捨的救他,卡柏的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道:「放棄吧……妮歌……放棄吧……死神一直都在我身邊……他早就準備好……隨時揮下他的鐮刀……奪走我的生命……」卡柏的雙眼再次變得模糊──他知道,這回是眼淚造成的……「若能擁有來世……我好想再愛妳……我好想……當個平凡人……隨時隨地……待在妳的身邊……守護你們……」他閉上眼,輕輕的說:「妮歌……我們……來世再見……」
  可笑吧……死神,沒想到我得死著回去見你了。卡柏不禁在心中嘲笑著自己。
  活著是那麼的困難……死亡卻那麼的容易……
  「卡柏!不要死!你不要死!」聽到這番話,妮歌流淚大喊著,拚命地、拚命地使用魔法。
  但無論施展多少回復魔法,卡柏的傷口依然癒合不了……
  卡柏淡淡一笑,頓時間,許多的回憶湧上了他的眼簾。有快樂的、悲傷的,種種回憶如同幻燈片似的一閃而過……
  最後的畫面,出現了所有人的臉……
  父皇……母后……哥哥們……里奧……艾安……瑪格莉絲……妮歌……
  以及那個剛認識不久的孩子……卡特……
  卡特……
  卡柏緩慢的睜開他的雙眼,輕輕的伸出他的右手,撫住妮歌的臉。淚如雨下,痛苦、悔恨的說:「對不起……妮歌……對不起……我……真的……好……愛……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R
COMMENT
NAME
TITLE
FONT COLOU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alendar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近回應
[01/25 Xing Hua]
[01/25 鈴貓]
[01/17 Xing Hua]
[01/13 鈴貓]
[01/10 Xing Hua]
[01/06 JUSTINE]
[01/06 JUSTINE]
[01/03 Xing Hua]
[01/01 JUSTINE]
[01/01 Xing Hua]
[12/31 Xing Hua]
[12/30 JUSTINE]
[12/29 Xing Hua]
[12/28 JUSTINE]
[12/10  穎]
Search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

material by: * Photograph by:Sayo(Le*g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