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UN FUN FACTORY BLOG ZONE」,是讓玩家對[繽紛工房]的遊戲作品,所設的同人小說或插圖分享討論平台。歡迎玩家以本工房的遊戲為題的同人小說在這裡公開。
[663]  [662]  [661]  [660]  [659]  [658]  [657]  [656]  [655]  [654]  [65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投稿人/AK47 (2013/04/06 (SAT) 23:59)

應觀眾要求,還是發了關於九龍魔法陣的同人,主角是張天佑,但才是是第一人稱:

十二點鐘,中壢幼獅工業區內一機械工廠:
「便當來了!是誰叫的臘味飯便當?」「我的!」一聽到同事詢問是誰叫的燒臘便當口味,立馬舉起手應了一聲,先將進度存檔,並連忙起身離開繪製設計圖的電腦桌前並過去拿了個飯盒後離開。雖然臘肉與臘腸沒有過去在港九時吃的夠味,但四副菜一主菜、還可額外叫白飯、並附湯與飲料,卻是過去吃飯盒時所沒見到的。回到桌上,三下五除二地開始解決那份臘味飯便當。這段吃飯加休息時間,算是唯一可以放鬆的階段──近來開始想起過去九龍的時光,同時外賣便當可以選要叫啥,因此吃了好一陣子的燒臘飯盒‧‧‧這邊的環境也逐漸習慣了。
食罷,因為血液流向胃中,開始產生睡意,索性瞇一下,並且回想過去──


 

拍手[0回]


自從2006年(自己設定的時間,因為叮叮姐你說是SARS之後的故事)我跟余紫薇、司馬明傑與李智良解決了九龍危機後,一切都歸於寧靜,至少表面是如此,因為我們還是有付出代價:我們並沒有成功地將和良大哥的女友冬玲姐救回。但換角度想:離開這個紛亂的人世或許對她是個解脫‧‧‧同時,大家的靈能/超能力/法力,或許是因為任務已結束,大家都變回普通人,揮劍使鞭頂多產生物理效果,不再有附加能力。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此次差點發生的浩劫解除後沒半年,和良大哥之後就不知去向;明傑也因為家人居美,同時需要進修,因此離港;而他離港的三個多月後,家父說這次將調職到台灣。一聽到這邊,我知道未來要見到紫薇與她母親的機會可能不多,將來要再見面恐怕得要靠視訊或MSN。
臨行前一晚,我們兩家子人在創發吃了一頓,算是餞別。大家多半都飲了些許酒,最後大家差點回不了油麻地。

隔天從赤角機場起飛,之後在桃園機場下了飛機。當從空橋走入機場內的一瞬間,我知道自己已進入台灣這塊相對較為陌生,不過土地範圍相對比我們大的地方。當我從入境辦理一直到我離開機場,發覺自己與這塊土地之間的不適應感相當地深──尤其當你發覺自己不是觀光者而是居留者的身分時。
過去對於台灣的印象最為深刻的就是有時在新聞中會看到他們會辦全民選舉活動,並且有時各黨間會相互指責或批判,有時往往搞不清楚是非問題。這在咱們居住的地方可能連一人一票都不太可能,特首都是指派的。另外某些場合電視新聞又會播台灣的一些負面政治消息,讓我都質疑台灣的環境會不會糟了些──除了地方比咱們大外。另外就是一些風格迥異於我們的連續劇,雖然以自身眼光來說不是很好看,但很奇怪就是會一直追。
另外就是台灣人的英語能力比不過咱們──這是我小時候在路上遇上一些台灣觀光團或是自助行的人常出現的狀況。另外他們又說著一嘴的普通話,這對我們這些習慣講粵語的當地人來說,相當難以適應──雖然上課期間也有開普通話課程,但平時上課不是粵語就是英語,要學也不容易。
可當我進入台北市後,發覺自己原本的刻板印象都不能隨意亂套:因為身居台灣的外國臉孔開始多了起來,並且開始比我們多,而我們則是逐漸被對岸的人影響,外國旅客或定居者逐漸變少了。另外就是同樣在油麻地只能買間公寓的價碼,在信義計畫區這塊炙手可熱之地,還能買得到四十多坪的大樓空間,也算是賺到了。
另外運氣不錯考上了建國中學之後,我發現其實自己的能力還不見得能贏過自己班上同學:上課進度快,甚至放學時間比以前學校早,足以讓我們參加各類社團,但往往也會因社團之故讓自己忘了讀書,這時候我才發覺自己得要主動規劃行程與讀書時間。剛開始一兩個月還不適應,後來也習慣了──唯有一件事情過了一年多還是不適應:無論上下課時間全是普通話,連無線台播的節目也是普通話,甚至還有客家話或他們稱之為「原住民」之少數民族的話的電視台與節目。這讓我某種程度上有點難交友,尤其因為粵語說習慣,往往遣詞用字與語法上會與他們不協調。但後來勤練之後不但可以講得很流利,甚至開始比起班上一些同學文雅,寫起文章也相對好許多。
會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還是因為無法預料的變化:本來家父公司還說只外調一年,因此一直想著會不會哪天可以回香港,再與紫薇相聚。但有一天家父叫我們寫一份表格,並且叫我們好好寫。我跟家母完全不曉得是啥,一看竟是入籍申請,我當場傻住!後來經家父說明:因為公司重整,原本一些領導階層被刷了下來,必得從較為有能力的低階幹部進行拔擢。而正好家父能力相當好,因此本來覺得應該不想妄想的高階領導階層,竟被家父得到了,而且甚至距離CEO的位置就差了一步。由於負擔變重,我們恐怕不能隨意離開這個地方。在工作與回家這兩條分叉路中,家父選擇了工作以盡其職責。也因此我們家的籍別從港籍轉台籍,護照也額外多了本「中華民國護照」,以後還得用這個出入境。雖然以後變成了以前過去在港九看過去,我們稱之為「台胞」的人士,但換個角度想,至少生活上可以不會像過去在香港那麼緊張,而且家父的薪資是按香港標準在發,生活品質一下子三級跳:原本不敢奢求的高階桌電/筆電、家機、掌機、高階手機與百科全書,現在只要有需求基本上都有機會買得到──何況這些東西的價碼某種情況下在台灣也不算貴:之後才知道台灣做了不少的機械電子代工才有這種價碼,雖然也因為如此,在引入新東西時相對會慢了一些。
後來高中畢業,雖然想回去投考港九那邊的大學,幾乎把香港前幾名的都包含在內,但拼盡全力挑燈夜戰,最後都沒有上。只能怨嘆自己能力不足,實在難以跨過這條鴻溝。之後轉戰回台灣,努力加運氣考上了台灣最高學府:台灣大學的機械工程系。
來到這邊發覺這邊更多外國學生與導師,自己英文能力雖然足夠溝通,但要深談還是有問題。同樣地,他們跟我們香港的大學一般,不會催促你讀書,但報告、實驗、簡報等依舊一堆,甚至還得挑燈夜戰。不過也憑著自己的努力,終於能夠四年畢業。
讀書的這段時間,在假日期間或是課餘時間,甚至畢業旅行,從基隆鼻頭角到鵝鑾鼻的區塊都去了一陣,讓我親眼看到這塊土地上區域的不同生活環境,這讓我這種長年在香江區域活動,頂多到個廣州的都市「井底之蛙」見識了一陣。尤其是東部地區,我也曾參加他們救國團的登山活動。當我看到整座山不但高聳險峻,甚至植被相當原始,與我在港九看到丘陵地形被大量豪宅大樓占據成為強烈對比。
六年的求學生涯結束了,我在一家機械公司找到了工作,從基層做起。不過此時發覺薪水真的變滿少,三四萬台幣還算不錯,尤其畢業成績在系所內排滿前面,因此身分從「工程師」變成「高級工程師」。而且這個飯碗還很容易破:我之前一個跟我同時進公司與同種職位的同事,就只是因為上級一句話,他就捲了舖蓋,連三個月試用期都沒過。
雖然在家不愁吃穿,錢都能當成自己花用,但還是會上繳部分給自家,並進行存款以及投資。因為看了看新聞才發覺雖然台灣新聞一直在說自己經濟有多糟多糟,然後別人多好多好;但我親自看了BBC、CNN,甚至找網路資訊來看,發覺這是一個全球性的經濟問題,換誰來執政或是誰來當領導都難解決。尤其近來台灣關於核四是否建設的議題愈鬧愈大,到底建或不建也都沒標準答案了。
另外閒暇之餘,我也開始跟紫薇用電腦聊天,用SKYPE或是視訊進行交流。
剛開始我們多辦聊些家常事,好比今天香港環境如何,有啥好吃的介紹一下,未來請她來當地陪。但隨著近來國際局勢與現在生活環境壓力逐漸增大,我們開始談起了社會與未來問題。
幾天前,我問了問香港的狀況,結果紫薇說:「天佑,這幾年香港變得很亂,原本大家想著自由與安定,甚至對於中共還滿排斥的,但這幾年不少新崛起的富豪,他們背景與政治色彩多半與中共相關,甚至原本一些有錢人也開始轉向了。還記得曾X權嗎?當時他被爆料收受賄賂等案子引咎辭職,現在換了一個疑似是地下黨員的CY上台。走了一個貪腐,來了一隻狼,香港未來還會怎樣?我們本來都是對中華民族的崛起相當具有信心,但從九七之後的十餘年下來,人心變了,對岸人士也拼了命地來,尤其近來毒奶粉還有生育問題,讓他們大舉湧入這邊,好比蝗蟲入境‧‧‧天佑,你還想我嗎?我知道你的工作相當忙,近來連繫時間也逐漸減少了──求求你不要忘了我們‧‧‧!」說到這邊,我開始從耳機聽到已經壓抑很久,最後爆發出來的嚎啕大哭!
剛聽到哭聲,又聽到「我們」二字,立刻覺得問題有點嚴重,於是我開始先跟她安慰道:「別哭了,你哭了我也很傷心。到底是發生甚麼事情,怎麼會叫我別忘記妳們?」紫薇收起哭腔,淡淡地說:「天佑,事實上你離開沒幾年,我母親有時會呢喃地說著一些話,這話的內容連我都聽不清楚。平常我都跟她分房睡,近來她因為生病,我只好在她身旁照顧他──之後有天晚上,我依舊睡在她旁邊,結果聽見了一句我想不到的句子:『天佑,對不起,我真的很喜歡妳──如果你能早十年與我相遇,說不定我會立刻愛上你‧‧‧造化弄人,為何我喜歡的對象竟然是我女兒的男友?老天爺,求求告訴我吧,我該如何是好?』
聽到這邊,我也發覺到過去每次到紫微家時,她母親看我的眼光似乎不太一樣,不像是在看晚輩,而是像是在看一個自己希冀對象的樣子──這問題真的要找機會解決。於是我回應了她
「紫薇,我也真的很想妳,待了六年多的台灣,環境也都變了:近來台灣開始有一群所謂的『愛國賊』當道:只要不依循其軌跡走,甚至某種情況下,都可當成對台灣不忠不義的理由;另外近來發覺某些人只要其祖上並非漳泉人士者都會被排擠,甚至包括東南亞與大陸新娘──長期的內鬥與口水戰,都完全搞不清楚究竟為何而生,為何而起?某種程度上,愛國賊比叛國賊更為可惡,後者一看就明白,但愛國賊可以用各種名義來行非法之事,每次看電視政論節目或是一些談話節目,口沫橫飛,雙方各執一詞,到底誰是對的跟錯的,好像已經不重要了。」
最後,我問她:「紫薇,既然在九龍已經沒啥好友,將來要不要來台灣跟我一起住?如果可以,記得把令堂帶上。」她雖然讓我說三天後再決定,但以我對她的了解,三天是否能解決這個問題實在是未知數。果不其然,三天後從她口中說著:「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我該不該來,還是保持連絡,或是你找機會過來找我們吧。」
想到這邊,內心是十五個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一點時分,又響起了工作鈴,我睜開眼睛,打開存擋進度,一面專注地畫著設計圖與結構,一面想著:現在這世道,能找到一個穩定工作與房屋就該偷笑;這年頭政治是被一群少數派掌握在手上,或用民意,或用威望──台灣都這樣,何況這個香港‧‧‧
也許我真該請周五與周一的假──這段時間為了不要被人抓到把柄同時捲鋪蓋走路,我拼了命工作,除了周休二日沒事幹才敢放假,否則沒有做完的工作照樣得要回家繼續拼。我內心一直想放假,但還是不敢放‧‧‧這時上司來了:「張天佑!」,我連忙回應上級:「敢問主管有何要事?」上司沒說甚麼,他跟我說:「張天佑,你把自己都忘我在工作上頭,連我這個主管也看不太下去。依你的狀況也該休息幾天。」說完他拿了面鏡子給我看──我看到自己滿臉的黑眼圈與眼睛大量的血絲,還有一種有氣無力的感覺。
上級說道:「看到你的狀況,我於心和忍?你還是休息吧,放心,你的工作我會找個人幫你替代」接著,他要我選擇時間,我決定了周五至周一中午,正好可以放三天半的假。

最後這當這一切辦妥後,我內心的大石頭才稍可以放下──我也該回到自己的出生與成長的地方:油麻地,一方面看看現在的變化,還有回去看看紫薇母女她們的情況‧‧‧身在台灣,雖然有不少女性一直追求我,但我內心一直想著紫薇,現在可以撥冗離台,暫時回到家鄉,也算是夙願以償了。
(FIN)

PR
COMMENT
NAME
TITLE
FONT COLOU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九龍魔法陣同人:離鄉生活
其實我不認同天祐會離開香港…但是以天祐喜歡機械和電子,現實在台灣的發展比香港好。(笑!)
由於內容涉及部份政治人物,我把名字以「X」代替部份字。始終同人文章的話,我不想涉及真實的政治。
P.S.這篇作品並不是以遊戲內容來作主線的同人作品,希望下回能以主線創作。
JUSTINE URL 2013/04/07(Sun)11:23:21 EDIT
無題
當時兩三點多,跟FB的人留言──近來又跟香港人聊了很多。看到你們現在的狀況還有台灣現在的狀況,我才開始會有這種想法,接著就隨意寫些內容,也沒真去深思些甚麼。真有甚麼不妥,以後會注意。
老實講,真要寫遊戲內容,寫支線劇情任務、打工日子,日常生活或是劇情中一路過關斬將的種種,感覺起來如果不會寫就真成流水帳──METRO 2033原作是小說,改成電玩之後,原本主角在小說中基本上多當旁觀者,但當變成FPS之後,真的就要大殺四方。而這種作戰場面如果描寫得不好,不是感覺太乏味就是太過讓人受不了‧‧‧
想寫主線嘛‧‧‧後續如果真的要寫,腦海中大概的劇情就是明傑要離開香江的前一兩天,天佑與明傑兩人約好在一個能夠大家看得到的地方,兩人正式拼一場看看──畢竟兩人這種都是靠武器在對戰的人,多少都想知道自己的能耐,雖然自己已經沒道行與法術,但就因為如此,對周遭的殺傷力也比較不會那麼大。可能寫到後來就成了武俠風了吧?(汗)
至於為何會寫主角離開家鄉,一方面我從大學起也離開了自己原本的縣市(北部到中部),有的朋友都到國外旅遊打工,另方面這年頭是個遷徙的年代,尤其不景氣之後,能留著就留著,但如果自己的地方沒工作機會或是難以溫飽自身,能離開就離開。我自己就有同學是香港人來台,無論高中還是研究所都是在台,基本上也根本就算半個台灣人,粵語不會講,對香港也相對陌生。之前想在香港找工作,找了一陣子最後還是到台灣來找工作。未來我們也可能到對岸、新加坡,甚至歐美找個機會‧‧‧就像當年對岸那些非法入境港九地區的亡命之徒‧‧‧
最重要還有個因素:我自己這邊雖然可以找到從港澳來讀書的人,但某種程度上難以詢問其生活環境──只知道香港的M型化比咱們嚴重許多,但其他生活方面與一些景點,真的除了從港片了解之外,我實在想不到該怎麼動手。頂多我能夠找個機會自己踏上香港,然後找個認識的人去探訪──真的。
寫到政治社會,一方面是看到自己居住環境的亂象,再來就是看到FB上頭也有不少香港人對自己的社會環境已經不知如何是好。長期這麼看了看發言,最後也只能從其中找內容來抒發宜下。不然就是獨白。
最後講到天佑有機會可返港──現實環境下有多少人能夠抽空回去看自己家人?能把部分家人接到自己工作的地方還好辦,但就怕長輩對陌生環境恐懼,同時戀棧著自己的故居,因而也搬不了。目前這邊都更往往常見到這類問題‧‧‧光我們家附近就曾經鬧到上新聞,也不知責任歸誰;先不說遷徙,光就對岸的農民工問題,每年能夠返鄉看到自己家人的時分也就只有春節──交通不便之故‧‧‧
最重要的就是年味淡了,回鄉過年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一種形式,更多人是選在這時節出遊‧‧‧
最後台灣能否走出代工,在電腦各方面創造出真正自己品牌,就要看了──台灣的遊戲業基本上說好聽點是垂死,說白了已經難以復甦,網路遊戲一出來,大多數公司開始炒短線,做OLG,然後再用商城來賺一筆──導致優質單機遊戲變少,連優質的網路遊戲也少了很多。
想了想:當勇者結束任務之後,他們最後的歸宿是啥?大多數是回歸現實,該種田的種田,該回去照顧孩子舊照顧孩子‧‧‧曾聽聞一些來台的第一代過往生活,他們有的是小兵或將領,有的是歌廳紅牌,有的是教師,甚至有的就是農民──當最後不得不逃到這邊時,一切又要從頭開始,甚至還要跟其他人相互溝通。也只有少部分人有特權,大多數人還是過得滿糟。軍人有的退伍之後由於回不了鄉,不是再度結婚就是只能種田或是重新經營事務。勇者最後抱得美人歸或是拿到高額獎賞,甚至變成將軍的結局往往是童話,現實卻多半回歸到最根本。除非組織一個團,然後到公會去接任務──可哪有那麼多任務可接,又哪有那麼多未探查的地方可以去可以逛?最厚就是如何分配獲取利益問題,這往往也是現實最大的問題。
理論上除了傭兵,才可以像RPG主角一般一直冒險與戰鬥──但現實的傭兵是靠勞力與性命在掙財富,對抗得是有血有肉的同類。你不知道這個僱用者究竟目標是對誰,僱用者其居心與目的,然後會不會守信,最後就是彼此之間會不會有人扯後腿或是從你後面刺一刀‧‧‧RPG某部分像現實,但又不像現實的地方在於主角們多半是有使命,而普通人最根本就是掙口飯罷了。
AK47 2013/04/09(Tue)03:33:24 EDIT
<< 冰與火之歌 中 HOME 加里 >>
Calendar
04 2019/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近回應
[04/16 幽影]
[04/14 幽影]
[12/23 鈴貓]
[12/23 鈴貓]
[12/21 JUSTINE]
[12/21 JUSTINE]
[08/20 Emma]
[08/17 鈴貓]
[08/17 鈴貓]
[08/17 鈴貓]
[08/16 JUSTINE]
[08/16 JUSTINE]
[08/16 JUSTINE]
[06/26 鈴貓]
[06/22 JUSTINE]
Search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

material by: * Photograph by:Sayo(Le*g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