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UN FUN FACTORY BLOG ZONE」,是讓玩家對[繽紛工房]的遊戲作品,所設的同人小說或插圖分享討論平台。歡迎玩家以本工房的遊戲為題的同人小說在這裡公開。
[666]  [665]  [664]  [663]  [662]  [661]  [660]  [659]  [658]  [657]  [65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投稿人/ Xing Hua (2013/8/11 (SUN) 12:48)

  『臭小鬼!你是還想睡多久啊!』
  聽到這聲大吼,卡柏猛然睜開他的雙眼。
  眼前一片明亮,木質天花板上,有個巨大的電風扇正轉著。見到這個景像,卡柏的記憶緩緩飄回了過去。彷彿身在妮歌家的別墅……
 

拍手[0回]


 但一切只是幻覺吧……卡柏轉頭看向左方的出聲者——死神——虛弱的問。「我死了嗎……?」
  死神用力的往卡柏的額頭上巴了一掌(卡柏大叫。「好痛!」),沒好氣的說:『如果你死了的話,你就會是站著而不是躺著,明白沒?』
  「……你真的連我死都不肯放過我?」卡柏挑眉問道,但是心裡非常慶幸,自己還活著……
  『當然,你的命可是我救的!』死神不以為然的說:『你唯一可以不當死神見習生的方法就是:上天堂或下地獄時給老子跑快點,別被我遇到。』
  「……明白。」那幾乎等同於不可能不當了……
  卡柏掙扎著想要起身,但是死神馬上把他的頭壓下去,厲聲道:『要找女人是不是?你旁邊就有啦!』
  「喂!」卡柏不屑的瞪了死神一眼,隨後,頭微微的向右轉,發現妮歌確實趴在床沿——她的眼角似有未乾的淚水……
  卡柏頓時熱淚盈眶。
  『我剛來的時候,看這女人快醒了,就用魔法弄昏她。』
  卡柏再次瞪了死神一眼,但又想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問道:「為什麼里奧他在我使用這個魔法時沒有睡著?」
  『里奧?你是說那個膽大包天的小子啊?』死神憑空變出了一把劍——正是刺傷卡柏的那把——他細看了兩秒,說出結論。『這是魔王的「魔神劍」,你用那種小兒科的魔法對付使用者自然會被它吸收。』他不自覺的摸了摸下巴。『該不會這小子跟魔王定了什麼契約,才借來這把劍的?』
  魔法會被吸收?原來如此……這就可以解釋許多事了……像是那些魔法都對里奧無效或者是無法聚集火球……
  但是有一點卡柏不太瞭解……「所以妮歌用魔法幫我治療時癒合不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因為當時魔神劍並沒有在他身邊。
  『大概啦,畢竟那時你被刺的很深,魔神劍的魔力大概有一些還殘留你體內,才會好不了吧。』死神隨口應付。『不過這種傷也不是一般藥膏就能治好的。』
  「不然……?」卡柏對自己生還的過程十分好奇。
  『後來這個女人拿出了一罐藥膏幫你止血的。』他用下巴比著妮歌。『那個藥很珍貴呀,我記得那藥草是生命女神特別加持在地精靈的藥草上,之後輾轉送到克洛利亞城的「繽紛工房」做成藥膏,但是這女人是怎麼得到的我就不知道了。』
  「繽紛工房啊……嗯,老闆的確很特別。」卡柏頓了兩秒,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不對勁的事,不滿的追問。「等等!你為什麼會有里奧拿的那把劍?還有,你是怎麼知道的?你該不會在場吧?」
  卡柏後面那句很明顯的是要追問「你怎麼知道妮歌有拿藥膏的?」但是死神卻故意說:『廢話!繽紛工房的老闆可是比我、生命女神、魔王還強大的人,我那時如果不在場的話,她以後可是會讓我連出場的機會都沒有好不好!』
  「是嗎……?」卡柏的貓臉又出來了,整個人就是很難相信繽紛工房的老闆居然可以掌控死神?但他突然意識到重點錯了,連忙恢復正經樣,大吼。「我是問你怎麼知道妮歌有拿藥膏!」
  『這個嘛……反正你那次摔入山谷都沒事了,這小傷也不會有事的啦!』死神依然迴避著他的問題。
  「哈哈哈……」卡柏乾笑著,摔入山谷那次若沒記錯的話,死神說他「肋骨跟大腿骨全碎、脊椎斷成兩截、內臟有幾處破裂」……
  若當時死神沒相助的話,他可能三秒後就要到地獄跟死神相見歡了。
  真難理解死神對「重傷」的定義。
  卡柏再次試著從他嘴裡問出一些東西。「那為什麼里奧拿的那把劍會在你手上?」
  死神又憑空把「魔神劍」給變不見,一臉無奈的說:『因為老子是神。而且當然要交給我!到時還可以順便威脅魔王,不知道我故意晚了幾天才還給他會不會很慌張呢……嘿嘿嘿。』他賊笑幾聲後,拍了一下卡柏的額頭。『好啦,不跟你哈啦了,我去找魔王了,這幾天就算放你假吧,再會囉!』隨後一陣小旋風在死神原本的位置成形。
  「死老頭……來得快去得也快。」卡柏低聲咒罵著,隨後,他嘆了口氣,坐起身來,輕輕的將手搭在妮歌的肩膀上,悲慟的說:「妮歌……」
  都怪我太過大意才會這樣……對不起……妮歌……卡柏自責的想著。
  念頭剛過,妮歌的身子微微一顫。見狀,卡柏立即收回了他的手,目瞪口呆的看著她……

  妮歌慢慢的睜開雙眼,輕揉了下它們。似乎是感覺到卡柏的視線,緩緩的抬起頭,看向他。在見到他雙眼的同時,妮歌哽咽的說:「你沒事……」
  卡柏微笑道:「還活著。」
  妮歌的眼角漸漸泛出了淚水,最後,她緊緊的抱住卡柏,在他懷裡大哭起來。
  「別哭了。」卡柏將妮歌摟著懷裡,輕拍著妮歌的背,安慰著她。
  妮歌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斷斷續續的說:「我真的……好怕你就這樣死了……我好怕……」
  卡柏忍不住笑出聲來。「妮歌,這些年來我一直活得離死亡很近,非常非常的近。」每天都生活在死神身邊,這還不夠近嗎?
  「當……卡特告訴我……有個身穿黑色斗篷的人時……我一直相信那個人就是你……我一直在想……你回來了……我一定要再見到你!你卻……差點死了……」隨後妮歌低聲謝道:「謝謝你……你救了他……救了卡特……」
  「這是應該的……」卡柏輕笑著說,接著問道:「對了,這是哪裡?我昏睡了多久?」
  妮歌淡笑道:「是我家的別墅……你記得嗎?我們十四歲時去南部水鄉……」
  她還沒說完,卡柏便搶著說:「我想起來了,我記得妳好像最後一天穿淺紫色低胸長裙嚇我。」
  妮歌忍不住破涕為笑,悲傷的氣氛迅速地一掃而空。「嚇你……?我是給你驚喜。」
  「可是艾安當時也看得目瞪口呆……」想起往事,卡柏有些吃醋的說。
  妮歌反駁道:「他是在看瑪格莉絲。」
  卡柏的貓臉又出來了。「是嗎……?」
  「當然是真的,」妮歌咯咯笑著。「你沒注意到……他們在那天之後就變得更親密了嗎?」
  卡柏也沒多想,心中的話語就這樣脫口而出。「嗯……沒有,我很多時間都只注意妳呀。」
  妮歌聽了,害羞的說:「卡柏……」但是心裡頭卻是甜甜的。
  「話說回來,我昏倒了多久?」他總覺得肚子空蕩蕩的,估計自己至少倒了一、兩天有吧。
  「今天是第三天。」
  比卡柏想像的還久……「難怪我覺得肚子很餓……」
  妮歌不自覺的竊笑起來。「卡柏果然還是卡柏……」她的左手輕輕的貼上卡柏的右臉,道:「你果然沒有變。」
  卡柏的臉突然感覺一陣臊熱──他猜自己應該是臉紅了──結巴的說:「不……我才……沒有……沒有……」他輕輕的握住她緊貼自己的臉頰的手,搖搖頭。「我沒有……」
  「跟五年前比起來,你變了很多……」妮歌憂然道:「你那時變得很像……過去的我……還好你還是變了回來……」
  「……我那時……心都被黑暗侵蝕了,」卡柏的左手緊貼在他的胸前。「直到這次回來前都是這樣……但是……一看到卡特……就感覺……非常不一樣……」
  「他的存在帶給我很多的歡樂,」妮歌笑笑。「就像你一樣,這是你們兩個相同的魔法。」
  「是嗎……」他的心中也相當掛念著那個孩子。「說到卡特……他人還好嗎?」卡柏記得當時他很用力的把他推了出去──似乎還撞到一旁的樹上。
  「沒事的,」妮歌低聲道:「謝謝你救了他,卡特他……對我來說……很重要……」
  「我懂……」卡柏握緊了她的手。「所以我才會拿自己去擋劍……」
  她搖搖頭,不同意卡柏的做法。「你為了救他差點把自己的命都丟了。」
  卡柏笑道:「死而無憾。」
  妮歌慍色道:「不准這麼做。」
  他無奈的笑笑。「那妳要我怎麼做?眼睜睜的看著他死?我做不到!他可是妳千里迢迢去聖馬利諾城……帶回來的孩子……」他搖頭道:「不管是不是領養,總之,她是妳兒子,我不會讓他死的。」
  妮歌沉默了幾秒,點頭承認。「也是……在那種情況下……換作是我,大概也是拿自己去救他……」她閉上眼。「抱歉,卡柏……我沒有從你的立場去想……」
  「不用跟我道歉啦……」卡柏害羞的搔了搔臉。「妳擔心我……我很開心。」
  妮歌睜開眼,道:「擔心你是應該的,艾安跟瑪格莉絲也都很擔心,卡特也是。」
  想到自己讓這麼多人擔憂,卡柏自責的說:「對不起……」
  「你沒有必要說對不起,卡柏,該說對不起的是里奧先生。」妮歌激動的說:「我真不懂,為什麼他要這樣害你!幸好他已經被送去軍部了。」
  卡柏對他將被如何處置相當的關心。「里奧……他現在如何了?」
  妮歌搖搖頭。「我不知道……等會艾安會來,或許他會跟你說。」
  「艾安……艾安為什麼不當海員,跑去當皇宮侍衛?」卡柏依然不解。
  「你知道艾安去當皇宮侍衛?」但妮歌也沒追問,道:「艾安給我的答案是:『想留在麥迪利路城安定下來。』可是……我覺得……應該有別的原因。」妮歌似乎也不相信艾安的說法。
  卡柏不禁感到困惑,妮歌說的跟卡特告訴他的原因一模一樣。
  看來只能跟艾安單獨相處時才能問他了……
  「那時我跟卡特從聖馬利諾城回來……我便見到了艾安,」妮歌滿臉憂愁。「從他的臉看來……我覺得……不只是這樣……他看起來像是有在計畫什麼。」
  「有空時我會問他的……至於聖馬利諾城……」卡柏搔了搔臉。「呃……妮歌……妳怎麼會選擇去聖馬利諾城?」其實他大致猜得到原因……
  妮歌略微退開了下,淡笑道:「散個心,我在那住了大概一年多才回來,而且那裡其實不算非常遠,從拉迪亞提港再搭馬車就可以到了。」
  「嗯……那……妳怎會想領養卡特?妳也可以選擇不要領養他呀……」卡柏半暗示的問,但他見妮歌的臉色變得不悅,又說:「不過……卡特他……長的還真像我……」他故意低聲的加了一句,再次強調。「而且他只是領養而已……」
  「你也這樣覺得呀,」妮歌笑了笑。「這大概……是我帶他回來的原因吧……」
  聽到後面那句,卡柏忍不住問道:「如果……他沒有出生的話,妳有打算這一輩子都不回麥迪利路城嗎?」
  妮歌沉下臉,黯然道:「我不是沒有想過……不過……」她對卡柏微笑道:「我知道我還是會回來的……這裡有很多回憶……」
  「可是似乎是不愉快的回憶比較多……」
  「我說過了,」妮歌湊上前,再次撫住卡柏的左臉。「卡特跟你一樣,有著會讓人快樂的魔法,所以呢,我帶他回來多製造些快樂的回憶。何況……這裡終究是我的故鄉……」
  「妮歌……」
  妮歌將自己的臉更靠近他的臉,輕聲問道:「卡柏,既然提到快樂的回憶,那你願不願意……」
  她還未說完,卡柏便知道妮歌的用意。
  他輕輕的吻上她,堵住她的話,右手緊緊的貼住她的後腦,似乎有種不願放開她的意圖。
  妮歌的右臂也環住卡柏的脖子,讓彼此沉醉在彼此的思念與愛意。
  熱吻的同時,兩人的左手不自覺的緊緊相握著。
  在這甜蜜的時刻,兩人心中都一致的希望,時光可以停留在這裡……
  直至永遠……
  喀噹。
  開門的聲音突然響起。
  「咦?艾安叔叔、瑪格莉絲阿姨,你們看!媽媽跟大哥哥在親親耶!」率先進房的卡特指著熱吻中的兩人大喊。經這一喊才意識到有他人存在的兩人飛快的退開,害羞的看著艾安等人──但依然緊握著彼此的雙手。
  瑪格莉絲趕緊遮住卡特的雙眼,斥責說:「才沒有,你什麼都沒看到。」
  「瑪格莉絲阿姨,我都看到了啦!」即便雙眼被矇住,卡特仍笑嘻嘻的說:「因為大哥哥是卡柏王子,所以媽媽才會跟大哥哥親親,我知道媽媽喜歡卡柏王子。」
  「……卡特,你別再說了……」艾安苦笑道:「你這樣會讓他們很難堪的……」
  「喔,好吧,人家不說就是了嘛。」聽到卡特答應了,瑪格莉絲這才放下她的手,而在瑪格莉絲放下手的同時,卡特蹦蹦跳跳的來到卡柏身旁,滿臉笑容的問。「大哥哥,那你是不是也非常喜歡媽媽?」
  卡柏笑著捏了下卡特的小鼻子。「比你還要喜歡。」
  「我一定比大哥哥更喜歡媽媽!」卡特吐出他的小舌頭,問。「大哥哥,那人家是不是該叫你卡柏王子?不可以再叫你大哥哥了?」
  「你可以繼續叫我大哥哥的,你的艾安叔叔跟瑪格莉絲阿姨也都沒有叫我卡柏王子不是嗎?」卡柏親暱的的揉著卡特的頭。
  「真的嗎?」卡特張大了他的雙眼。「可是,人家不想繼續叫你大哥哥耶。」
  卡柏皺眉問道:「不然你想怎麼叫我?」
  「我可以叫你爸爸嗎?」卡特渴望的問。
  其餘三人都偷笑著,等著看卡柏的回答。
  卡柏一臉尷尬的說:「卡特……可是我不是你的爸爸……」
  「爸爸的意思不就是媽媽非常非常喜歡的人嗎?」卡特天真的說:「剛剛爸爸都跟媽媽親親了呀。媽媽說,要親親的話只能跟最最最喜歡的人親親,難道爸爸不喜歡媽媽,才不讓人家叫爸爸嗎?既然爸爸不喜歡媽媽,那就算了,我還是繼續叫大哥哥好了。」
  瑪格莉絲跟艾安大笑起來,妮歌則是對卡特斥喝著。「卡特!」但臉卻是羞紅的。
  卡柏心裡卻是在想「我都還沒同意你就已經改叫我爸爸了」,使他的貓臉不自覺的再度出現。
  見狀,艾安忍不住開玩笑的說:「卡柏,我想卡特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你不讓他叫你爸爸的話,等於你不愛妮歌?」
  「艾安!」妮歌氣急敗壞的說:「你別牽強附會了。」
  「你說呢?卡柏。」瑪格莉絲笑著追問。
  卡柏妥協了……「只能在沒有外人的時候可以這樣叫我……」
  「耶!」卡特歡呼著。「我有爸爸了!」
  艾安跟瑪格莉絲不約而同的鼓掌。「恭喜。」
  「你這孩子真是……」卡柏又揉了揉他的頭。「比你媽還古靈精怪。」
  卡特笑著叫了一聲。「爸爸!」後,飛撲到卡柏的懷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特!卡柏的傷還沒完全好!」妮歌這回真的生氣了。
  「對、對不起!」
  ……
  ……
  接連幾天,有許多熟悉的人都來探望卡柏。
  父皇、母后都來過了,而最令他吃驚的是……西華與米可莉帶著一名十歲的男孩來到他房裡的時候……
  那時看到發愣的卡柏,西華笑著問。「卡柏,我有兒子真的有那麼吃驚嗎?」
  「老實說我還是很驚訝……」卡柏承認。「因為我從沒想過西華哥哥會有小孩。」不過看到男孩也戴著麥迪利路城王室專有的臂環,他只能選擇相信。
  西華大笑了幾聲後,向他介紹。「卡柏,他叫爾曼剛,不過我們都比較常叫他亞爾。」
  爾曼剛?原來如此……所以他的臂環才會跟西華哥哥一樣是銀色的……但卡柏有點納悶……怎麼這次回來遇到的小孩們名字都是這類的啊?康斯坦丹……菲爾洛……現在又來個爾曼剛……
  他拋開腦海裡的思緒,仔細的看了看男孩的長相。男孩的髮色跟西華一模一樣,但是眼睛的顏色遺傳了米可莉的綠眼,髮型……倒跟自己很像……
  爾曼剛散發出來的氣質令人感到相當拘謹,果不其然,他對卡柏的第一句話便十分嚴肅。「您好,卡柏皇叔。」隨後對卡柏畢恭畢敬的鞠了個躬。
  「你好,爾曼剛。」卡柏對他點了個頭。「其實你不用鞠躬的……」還有叫我皇叔……
  「父親說,卡柏皇叔是父親的救命恩人,若卡柏皇叔沒有救父親的話,今天也不會有我,所以這點小事不算什麼的。」爾曼剛微笑道:「我一直很想見卡柏皇叔一面的,卡柏皇叔有許多地方都值得效法學習。」
  聽到這裡,米可莉忍不住提起舊事。「我還跟他說過你多麼喜歡妮歌小姐呢!這部分他一定要好好學一學!」
  一想起米可莉害自己當年被水球潑了兩次,卡柏的貓臉再次出現了。「嫂嫂……妳該不會教他怎麼測試女生多喜歡自己吧?說真的,城南占卜屋肯定比妳那方法準……」
  「哈哈,卡柏,你還記得這件事呀?」米可莉笑著搭住爾曼剛的肩膀。「別擔心,亞爾他很希望有這種堅貞不渝的愛情呢!這樣試試才有效,而且你後來不是跟妮歌小姐的感情越來越好嗎?」
  爾曼剛的臉上出現了淡淡的桃紅,他轉頭過去,對米可莉害臊的說:「母親……我沒有這樣想……」
  「你這孩子還是跟西華一樣不坦率,」米可莉輕輕的捏了下兒子的臉。「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我不坦率?」西華無奈的笑道。
  「對呀,逗卡柏比逗你好玩多了,你總是很快看穿我心裡在想什麼。」
  逗我很好玩……?卡柏依然維持貓臉,無言的看著米可莉。
  西華也只有苦笑。
  「咦?」米可莉不經意的望向窗外,卻意外見到眼熟的人,興奮的說:「卡柏,妮歌小姐在沙灘上呢!不過……好像還有另一個人,看起來應該是小孩子。」米可莉戳了下爾曼剛的臉。「亞爾,我們一起去看看你的嬸嬸吧。」
  「嫂嫂……我還沒有結婚……妮歌不是他的嬸嬸……」卡柏低聲反駁。
  「嗯?」爾曼剛似乎有點吃驚,但他依然聽從米可莉的指示,點點頭。「好的,母親。」隨後,爾曼剛看似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的讓米可莉牽起了手,一同離開別墅。
  在臨走前,米可莉還不忘對西華與卡柏揮揮手。「你們兄弟倆就好好聊囉!」
  兩人也就這樣目送他們離開,他們離開後,卡柏跟西華面面相覷著,沒有人先開口。
  對看了一段時間,最後破冰的是西華……「卡柏……你的傷還好嗎?」
  「好很多了,」卡柏讓他看自己受傷的地方。「結痂的地方已經漸漸脫落,大概這幾天就會離開……」
  「大概這幾天就會離開……?」西華重複了一次卡柏的話。「為什麼?卡柏,這不是你的家嗎?麥迪利路城不是你的故鄉嗎?」
  「……我今回跟上次一樣,有重事在身才會回來的……」卡柏冷然道:「西華哥哥,如果我真想回到麥迪利路城的話……五年前我就回來了,不是嗎?」
  「是嗎……」西華微微抿唇,搖頭道:「這些年……麥迪利路城變了很多……物非,人也非!我不希望……」西華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完全聽不清他到底說了什麼。
  卡柏陰鬱的問。「哥哥……你是在指高斯……哥哥的事嗎?」就算再怎麼不願稱他為哥哥,但他已經死了……那麼……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西華驚訝的看著他。「你知道?」
  卡柏點點頭。「是里奧做的,他自己向我坦承的……」
  西華憤恨的緊握住拳,低語著。「原來……!」但西華也只是這樣而已,沒有大發雷霆,只有搖搖頭,冷靜的說:「好的,我會把這件事稟告軍部,將這事列入今回的審判。」
  「你不氣嗎……?」卡柏對西華如此冷靜的態度感到詫異。「高斯……哥哥他是被里奧害死的……」
  西華的雙眼黯淡,憂然道:「卡柏,很多事生氣跟悲傷是沒有用的,與其氣,不如好好想想怎麼替高斯哥哥討個公道。」西華低語著。「憤怒使人愚昧……卡柏,你明白嗎?在憤怒時做出的事,終將後悔。」
  憤怒使人愚昧……終將後悔……
  卡柏輕輕點頭。「我明白了……」這就是他跟西華的不同……若過去高斯沒跟他決裂的話……他一定會很氣、很氣……就算對方是里奧他也一定會以牙還牙!但是西華總是看得開……
  麥迪利路城若交給西華哥哥領導的話……肯定會變得更好吧?卡柏淡然一笑,覺得這是再好不過的結果。
  「所以……卡柏,我希望你放下對父皇的恨。」西華滿懷希望的對卡柏道:「該回家了吧……」
  卡柏顫了下,低下頭,刻意躲開西華的眼。「你還是不肯放棄……」他輕嘆後,道:「謝謝你……但我心意已決……」
  「只要你還沒離開,我就會一直勸說。」西華微笑道:「你十歲那年……我跟高斯哥哥離開了一段時間,相信你那時也一定很擔心吧?」
  卡柏承認這點。「嗯……」
  「是呀,」西華跟過去一樣,揉了揉卡柏的頭。「畢竟我們是家人,會擔心是正常的,我也是。」
  「西華哥哥……我不是小孩子了……」卡柏忍不住抗議摸頭這個舉動。
  西華笑道:「也是,我都快忘了你已經二十七歲了。」他放下手,感嘆的說:「時光過的真快呢……」
  「哥哥看起來一直都是那樣,沒什麼變。」卡柏誠懇的說。
  西華笑了兩聲。「若沒有亞爾這孩子的話,我根本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呢!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米可莉剛生完他的時候……現在這孩子都十歲了……」他開玩笑的問。「卡柏,你不在的這些年結婚了嗎?有沒有小孩呢?」
  「……沒有。」
  西華挑眉道:「你聽起來有點虛心?」
  「……真的沒有。」他咳了咳兩聲,故意轉移話題。「說到孩子……西華哥哥,你不覺得爾曼剛整個人太拘謹了嗎……?」卡柏搖頭道:「哥哥,他只有十歲而已,我覺得不應該讓他像個傀儡一樣。」
  「因為高斯哥哥他去世了……」西華的注意力成功被卡柏轉移。「加上他沒有結婚,所以沒有子嗣。因此父皇對亞爾的一舉一動相當關注──在哥哥去世前便是如此──哥哥去世後,照順序來看,若我當上國皇的話,亞爾就是皇儲,而我也只有一個孩子……亞爾的似乎也因為這樣而變成了一個完美主義者。」西華悶悶不樂的說:「我並不想當國皇,卡柏,我希望你回來。」
  「哥哥……我不想當國王。而且我剛就跟你說──」
  「其實就算你回來,我還是逃不過這命運吧……」西華知道卡柏的答案,所以直接打斷他的話,苦笑道:「但我希望我們一家能夠團圓。父皇他很愧疚……」
  卡柏的雙眼頓時變得黯淡。「西華哥哥……」
  說時遲那時快,門外突然傳來了一聲。「爸爸!我們回來了!」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聽到這──百分之百不是爾曼剛的──童聲,西華朝卡柏投了個疑惑的眼神,卡柏的脖子也直冒冷汗,開始思考等會該怎麼解釋……
  開門的卻是爾曼剛,爾曼剛一進門,便對西華說:「父親,我回來了。」但爾曼剛的手裡……牽著卡特的手……
  「爸爸,我剛剛在海邊玩水時遇到亞爾哥哥喔!」卡特笑嘻嘻的說。
  卡柏盡可能的繞過西華的視線,說:「卡特,我不是你的親生父親,你不是答應過我不會在外人面前這樣叫我嗎?」
  卡特義正詞嚴的說:「西華王子跟亞爾哥哥才不是外人呢!他們是爸爸的家人不是嗎!」
  呆愣許久的西華終於開了口。「卡柏……原來你……」
  「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樣!」卡柏急急忙忙的打斷西華的揣測。
  卡特歪頭問。「西華王子跟亞爾哥哥難道不是爸爸的家人嗎?」
  「我們當然是家人!」爾曼剛篤定的對卡特說,隨後不滿的質問卡柏。「卡柏皇叔,您怎麼可以不承認卡特跟您是父子呢?您再怎麼否認,卡特終究是您的兒子呀。」
  卡柏深深的覺得……他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為什麼卡特要長得那麼像他……?卡柏欲哭無淚的想著。
  最後,他幾乎是投降的說:「算了……你們愛怎麼想都隨便你們吧……」
  爾曼剛笑了,親暱的揉著卡特的頭髮,說:「哥哥說了吧,皇叔怎麼可能不認你呢?」
  「還是亞爾哥哥厲害!我要跟亞爾哥哥多多學習!」
  不……卡特……拜託你別再跟他學了……你已經夠厲害了……卡柏整個人感到欲哭無淚。
  只不過,西華低聲微笑道:「這感覺……很懷念呢……」
  卡柏朝著西華的視線一看,才發覺……這場景似乎相當眼熟……很像過去的西華與卡柏……
  『我要向兩位哥哥多多學習!』
  他不自覺地笑了出來。
  ……
  ……
  經過多天的療傷,傷口上的痂已經全部脫落,留在傷口上的,只剩那粉色的新生皮膚。
  「已經都好了,」小桑檢查完最後一次後,不知道第幾次這樣口氣不好的說:「好了的話就不要一直叫我來!」
  她是被阿雷感染了嗎……卡柏依然是一副貓臉看著她,想不通為什麼小桑火氣變得那麼大。
  隨行的瑪格莉絲似乎看出了卡柏的疑惑,笑著回答。「因為小桑姊姊最近跟阿布哥哥交往,可是你卻受重傷,害小桑姊姊每天都要來。」
  「我沒有要她來啊……是你們一直不放心的……還有,阿布是誰……?」
  「貓貓雜貨店店員。」瑪格莉絲回答。
  「哪一個……?」城裡可是有兩間雜貨店呀……
  「這不重要吧!」小桑氣呼呼的說:「瑪格莉絲,那我先回去了!」語畢,她拎起醫護箱走出房間。
  「路上小心!」瑪格莉絲向小桑揮了揮手。
  對於瑪格莉絲仍待在這裡,卡柏無奈的問。「妳不用回去工作嗎……?」
  「不用,我早就請好假了。」瑪格莉絲笑嘻嘻的說:「順便跟你聊聊天。」
  「那妳不用顧小孩嗎……」
  「卡特會替我照顧小菲的!」瑪格莉絲用那種「你別擔心啦!」的語氣說。
  但是……「卡特只是個五歲小孩!瑪格莉絲!」
  「好吧,那我跟你說實話好了,」瑪格莉絲用手托住下巴。「艾安跟妮歌要我順便來監視你,以免你逃走。」
  「……我相信這句話。」看來瑪格莉絲的如意算盤打錯了,以為這樣講他就不會信……
  「你相信?那麼你不可以偷偷逃走喔!」瑪格莉絲特別叮嚀這點。
  「……我不會。」頂多用魔法讓妳睡著後,光明正大的離開。
  「我們不會強迫你留下來啦,」瑪格莉絲篤定的說:「至少你要告訴我們什麼時候走,讓我們為你送行,那天我跟艾安也會讓你見一下小菲。」她站起來,指著卡柏的鼻子,警告。「你不准騙我們喔!」
  「……後天,我預計後天早上走,從城西出口。」卡柏隨口說說。
  「好的……後天早上跟城西嘛。」瑪格莉絲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本筆記本,記錄著,寫的同時順便問。「幾點?」
  「約九點吧……」
  「九點……」瑪格莉絲邊唸邊寫,寫好後,她將筆記本與筆收回口袋,笑著說:「好囉!那我先回家啦!」
  「妳不是要監視我嗎……?」聽到這句話,卡柏更加感到無言。
  「只有監視一段時間而已,你放心,等一下艾安就會來接手了!我還要照顧小菲呢!」
  卡柏無言以對。
  「那我走囉!」瑪格莉絲站起身來,收拾了其他醫療用品,才對卡柏揮揮手告別。
  目送瑪格莉絲走後,卡柏重重的嘆了口氣,沒想到……一陣小旋風突然在床邊出現!
  卡柏下意識的就是握起床頭櫃上的火精靈之劍,但一看到來者,又放下了手。
  『小子,你就這麼想砍老子啊?』死神嗤鼻道:『當心這次換我讓你下地獄去。』
  「你來幹嘛……」
  死神摸了摸下巴。『嗯……今天跟生命女神討論了些事,有些事想要問問你罷了。』
  「你問吧……」
  『你……』死神頓了很久,才緩緩的問。『小子,你有沒有考慮過不當死神見習生這件事?』
  卡柏十分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你是生命女神吧?」
  死神大吼。『懷疑呀!要你回答還不回答!老子前幾天才親手殺了一大堆羊!別逼我宰了你!』
  看來是死神本人沒錯……不過……殺了一堆羊?這是怎麼回事……?但卡柏心裡覺得,還是別問的好……
  卡柏沉思了很久,最後,搖搖頭。「這些年來……我沒有想過。」
  『嗯哼,』死神的語氣聽起來很滿意這個回答。『很好!』
  「幹嘛問我這個問題……?」卡柏挑眉問道。
  『生命女神說……你可能這件事之後,就不想再當死神見習生了……』
  卡柏呆了兩秒,撇開眼,不願看著死神。
  死神仍盯著卡柏不放,低聲問。『小子……你到現在都還沒告訴我……你為什麼會想當死神見習生?』
  卡柏沉默以對。
  『你該不會是因為老子救了你,所以「以身相許」吧?』
  「我呸!你不要亂講好不好!」聽到「以身相許」,卡柏忍不住抗議。「誰跟你以身相許啊!不要亂用這句話好不好,你國文造詣有問題嗎?我就算要以身相許也不會跟你這種人!」
  『噢,對喔!我都忘了你以身相許給魔王的新娘了!』死神賊笑著。
  「……你少胡說!還有,她不是魔王的新娘!」
  『哈哈哈,』死神笑道:『我說錯了呀?抱歉抱歉。』
  卡柏已經氣到頭冒青筋。「麻煩請說重點……」
  死神這才恢復正經樣。『你當年該不會是因為老子一時好心救了你……所以來報恩吧?』
  報恩……虧他想得到這個詞……卡柏在心裡吐槽完後,沉重的說:「一部分是吧……但我那時為什麼會墜落山谷你也知道不是嗎?」想起往事,卡柏痛苦的說:「某方面來說……我是想在這個世界上找到一個屬於我的容身之處……」
  『嗯?』死神冷笑著反問。『意思是說……你把我這邊當收容所就是了?』
  卡柏不知道該回答是還是不是……因為他感覺這兩個答案都很危險……
  『放心啦,』死神拍了下卡柏的後腦。『老子今天沒心情殺人。』
  那剛才是誰說要把我送到地獄的……卡柏貓臉看著他。
  『照你這句話推斷的話……當初因為麥迪利路城容不下你,所以你才來我這。』死神的語氣不自覺的透露出了一股淡淡的悲傷。『現在……你家裡的人都想要你回來……既然這樣……』他說的話越來越小聲,最後,卡柏完完全全聽不到他在說什麼。
  即使死神沒有說完,但他也猜得到死神想要說什麼,因此卡柏向他保證。「你放心,我不會留下來的。」
  『那就好,』死神淡笑道:『我還以為你會為了女人跟小鬼而不走……』
  「小鬼……?你是指卡特……?」
  死神嗤鼻道:『啊不然還有誰?』接著他很理性的分析。『我看了下他的靈魂……跟你一樣,屬於火屬性的靈魂,所以你們挺合得來。』死神提醒他。『你還記得吧?幾年前我們遇到過一個小鬼,因為他的情況特殊,所以討論過靈魂、個性與屬性的關係。』
  「我沒有忘記……」卡柏忍不住酸了下他。「我記得那個小孩是被你害的所以個性才會那麼暴躁。」
  死神大笑。『反正那小鬼能力運用的也不差,沒關係啦!』
  卡柏翻了白眼。「你真是不負責任……」
  『哼哼,』死神賊笑了兩聲。『話題扯太遠了──跟你講完這件事後我就要去奪走某人的靈魂──既然你沒有打算留下來……你又不想傷他們的心的話……我給你個好方案。』
  奪去某人的靈魂……?怪了,他什麼時候講話變得這麼拐彎抹角的?卡柏嘆口氣後,說:「洗耳恭聽。」
  『就是呢……』死神說的相當小聲,但是音量足以讓卡柏聽見。
  聽完這個方案,卡柏呆住了很久。
  他低下頭緊握他的雙拳,猶豫不決……
  『對你本人可能是痛苦了些,』死神卻一臉輕鬆的說:『但我認為……這是最好的決定,與其讓這麼多人承受你離開的痛苦……倒不如你自己一個人痛苦好了,怎麼樣?』
  卡柏抬起頭看向他,一臉悲傷的說:「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決定權在你嘛,你既不想留──老子知道你又不想傷他們的心──不然你想想看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你想得到我就幫你咩。』死神相當難得的當了個好人,願意幫助卡柏。
  「……我知道了。」卡柏似乎是也想不到其他更好的法子,他輕輕地閉上他的雙眼,強忍悲傷的說:「就照這個方法吧……」
  『好的,』死神又露出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後天早上九點是吧?我會在那裡新建的尖塔上等你的。』
  「城西新建的尖塔……」卡柏皺眉道:「有這東西嗎?為什麼我都沒注意到?」
  『眼凸啊你,那麼大一座你還沒看到!』死神用力的往他後腦拍了一掌(卡柏大叫。「很痛耶!」)。『反正我會在那就等你就是。』
  卡柏揉了揉被打的部位後,不滿的說:「好啦!我知道了。」
  『嗯……時候也差不多了,』死神嘴裡低喃著卡柏聽不懂的東西。『小子,我感覺到你朋友快來了,那我先走啦!我還有任務呢。』
  「慢走不送。」卡柏語氣不是很好的說。
  死神冷哼了兩聲後,化為黑風。
  沒想到死神一離開,門外就傳來「叩叩」的聲音。
  他時間也算的太準了吧……卡柏貓臉想著,但也沒忘說:「請進。」
  沒想到來者居然是……「艾安!」除了上次跟瑪格莉絲一起來外,艾安就不曾來過。
  「好久不見,卡柏。」艾安臉上依然帶著那溫柔和藹的笑容。
  見到艾安那身跟里奧一模一樣的侍衛服,卡柏先是嚥了嚥口水,才問了個很傻的問題。「你……剛從皇宮回來呀?」
  「嗯……是呀,」艾安循著卡柏的視線看了下自己的侍衛服。「剛才我順路回家時,瑪格莉絲吩咐我一定要記得來看你。」
  卡柏貓臉望著他。「艾安……你該不會是來監視我的吧?」
  艾安溫和的笑道:「怎麼會呢?我這幾天一直沒有空來看你,感覺很過意不去。今天事情終於告一段落了,才有時間來探望你。」
  「你在忙……里奧的事嗎?」
  艾安沉下眼,點點頭。「大部分在忙這個……這件事今天已經做出判決了,因為這件事鬧得整個麥迪利路城都知道。除此之外我家裡也有一些事要處理……」後面這句艾安講得特別小聲。
  「整個麥迪利路城都知道?」卡柏嚇壞了。「怎麼可能?」
  艾安苦笑道:「卡柏……刺殺王子這種事會鬧得不大嗎?」
  「刺殺王子……你的意思是說……整座麥迪利路城都知道我回來了!」卡柏驚呼著。
  艾安點頭道:「是啊,城堡正預計下週要辦舞會慶祝你回來了呢。」
  卡柏翻了翻白眼,這下死神會忙的很了。
  可他已經下定決心不會留在這……所以卡柏有些難為情的說:「艾安,但是我……」
  艾安直接打斷他的話。「我早就猜到了,所以我有向國皇勸說過,但他還是執意要辦……」艾安抿著唇,停頓了很久才接下去說:「我想……也許跟高斯王子去年離開的事有關吧……」艾安對卡柏淡笑道:「國皇已經失去兩個兒子了……小兒子『失而復得』……他不快樂才奇怪呢。」
  前些日子國皇跟皇后只是抽空看了幾分鐘就離開了,沒想到……他們的喜悅自己卻沒有察覺……
  卡柏不禁感到汗顏。
  此時艾安沉下眼,再三問了卡柏已經聽了好幾次的問題。「卡柏……大家都很開心你回來了……可是……你真的要走嗎?」
  「我早就決定好了……」
  「但……你有沒有想過,卡特該怎麼辦?」艾安有些激動的低吼。「我們或許就算了……可是那孩子那麼的黏你。你忍心嗎……?」
  「你別想太多……艾安,」卡柏嘆道:「我離開時……我會請妮歌不要告訴他的……」
  「……你這是在逃避。」艾安重重的說:「我們不是小孩了!你、我、妮歌跟瑪格莉絲已經不是十歲小孩,只有小孩子才會耍賴的權利。」
  「……你想說什麼?直接說吧。」卡柏明白艾安會變得那麼激動,一定跟卡特有關。
  「你知道我想說什麼……」艾安氣憤的臉部都扭曲了,但是看得出來,他很努力不讓自己的情緒爆發。「妮歌……還有卡特……」
  「艾安……我說過很多遍了……」卡柏再次重申。「卡特並不是我的兒子……」
  艾安冷笑道:「你要說服我這點真的很難,五年前你一定回來過。」
  「你從哪裡推敲的……」
  「卡特的頭巾、頸鍊跟臂環,還有長相。」艾安搖頭笑道:「你沒有回來的話,那些東西怎麼會落到妮歌手上?」
  「妮歌也可以特別訂做啊……」卡柏狡辯。「誰說那一定是我的……」
  「既然如此……那你那些東西呢?為什麼我們一個都沒看到?」艾安反問。
  「……剛好都沒帶。」
  「真巧,」艾安微微挑眉問道:「卡特的長相你要怎麼解釋?」
  「世界上無奇不有……長得像的人還是有的。」
  艾安嘆了口氣,似乎是決定放棄逼問,便無奈的說:「答案是什麼我們都曉得……」
  「對不起……艾安……」卡柏以極為輕的聲音說了這句話。
  「對了,你剛才問我怎麼知道你五年前回來過……除了那些線索外,其實妮歌自己也有向我透露。」
  卡柏瞪大雙眼,不敢置信的說:「妮歌說的……?」
  艾安笑了笑。「原來是真的……」
  聽完這句話,卡柏這才恍然大悟,艾安居然是故意誘他上當!被騙的卡柏不禁感到惱羞成怒,低吼。「你騙我……艾安‧亞萊斯!」他已經氣到吼出艾安的全名。
  「冷靜點……卡柏,」艾安苦笑道:「妮歌確實是有向我暗示……或者說是默認比較貼切。」
  卡柏的火氣這才略微消去。「你該不會套她的話吧……?」
  艾安搖搖頭。「四年前……親自問她的。我還記得……那時是我結婚前的一個月。我當時還是海員……沒想到……在那艘船上,我遇到了妮歌……以及還是嬰兒的卡特……」
  卡柏一愣,靜靜的聽著艾安說起往事。
  「那時我很驚訝,畢竟那是從拉迪亞提港到麥迪利路城的航班,航程是那麼的遙遠!而且……對象還是妮歌……妮歌還抱著一個孩子……當時妮歌正在甲板上吹著海風……
  我覺得事有蹊蹺,便走向前跟她打了聲招呼,她看到我,也是很驚訝。但我注意到我只是講隨意幾句話,妮歌卻總是急忙的掩蓋住卡特的臉。
  於是我跟她約了時間一起吃飯敘舊,其中我也問到了卡特……
  多年來……妮歌一直沒有告訴我們卡特的姓氏──我總認為他是跟妮歌姓──直到卡特長大後,某次我罵他──喊他全名時──他跟我說:『艾安叔叔,我不叫卡特‧高寶,我叫卡特‧康斯坦丹。』這時……我就……」艾安沒有再說下去。
  「康斯坦丹……」卡柏低喃著卡特的姓氏。
  艾安笑出聲來。「在那之前,我從未想到妮歌居然會把卡特的身世藏在他的姓氏裡呢。當初妮歌替小菲取名字時,因為『菲爾洛‧瑪格莉絲‧亞萊斯』很多人都可以馬上知道她的父母是誰,又因為是妮歌取的──最重要的是,瑪格莉絲喜歡──所以才選定的……但我沒想到……妮歌早也用同樣的手法向卡特暗示他的親生父母是誰……」
  「艾安……這件事並不重要,況且……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卡柏嘆道:「……瑪格莉絲也知道嗎?」
  「不……而且不從科學的角度想的話,其實也不多人會注意到……瑪格莉絲還是由我解說才明白小菲的名字……」
  卡柏的貓臉又冒出來了。「瑪格莉絲還是一樣討厭唸這類東西嗎……?」
  艾安淡笑道:「這方面本來就不多人注意呀……」
  「也是啦……可她也要稍微讀一下科學吧……她可是藥劑師呢……」卡柏瞇眼想像著瑪格莉絲的藥害人中毒的情形。
  「瑪格莉絲很努力了呢……」艾安欣慰的說:「當年我想成為海員跟皇宮侍衛……也下了不少功夫。」
  卡柏連忙抓住這點。「艾安,說到這點,為什麼你不當海員,跑去當皇家侍衛?」
  「因為我──」
  「少跟我鬼扯什麼『想安定下來』之類的鬼話!」卡柏先警告他。
  艾安無奈的看了他一眼,搖頭道:「這的確是原因之一……」
  「之一……所以還有其他原因……」卡柏拆解艾安的話中話。
  艾安嘆了口氣。「是的……」他續道:「多年來……我對你為什麼離開麥迪利路城的原因感到不解,所以當爾曼剛王子需要一個隨身侍衛時,我便去應徵,藉機去調查你離開麥迪利路城的真正原因……」
  「艾安……!你……因此放棄你的夢想?」卡柏又驚又氣,非常氣自己毀了多少人!毀了妮歌……毀了西華……連艾安的夢想也是被自己毀的!
  「我沒有放棄我的夢想,卡柏,」艾安淡笑道:「你說反了,我所有的夢想都實現了。」
  「出海看遍這個世界不是你的夢想嗎!」卡柏氣的抓住艾安的肩膀,低吼。「你怎麼可以因為我放棄了這個夢想?」
  「卡柏,你沒聽清楚我剛剛說的嗎?」艾安板著臉說:「我所有的夢想都實現了。」
  「但是──」
  「我的夢想可不只有一個,」艾安嚴肅的說:「我不能把所有的時間全都投注在一個夢想上……若這樣,我會有很多其他我想做的事沒有完成……」
  卡柏這才收回他的手,愧疚的說:「對不起……」但又問。「可是……你也可以去海員事務室工作吧?這比較符合你的興趣……」
  「沒關係的。」艾安溫柔的說:「做這項工作……我很滿意。何況……我也知道為什麼你會離開了……」
  卡柏一愣,撇過臉,不願看著艾安的臉。
  「國皇在高斯王子去世後的一個禮拜知道了真相……」艾安憂然道:「我當時把所有的證據都交給了國皇,國皇看完後……當場痛哭……」他搖頭道:「憤怒……果然會讓一個人不理智……在憤怒之下做出的事,最後一定會後悔。國皇那時大概知道……他已經永遠失去兩個兒子了……」
  卡柏頓時想起了西華之前說的那句話。
  憤怒使人愚昧,終將後悔。
  「是嗎……」
  「在皇宮搜查那些資料真的是不容易……」艾安撥了撥他的頭髮。「我原本想說等高斯王子回來後再把資料交給國皇的……沒想到他就這樣一去不回……」
  卡柏感激的說:「艾安……謝謝你……」
  艾安爽朗的一笑。「這是應該的,畢竟我們是朋友嘛。」但他的雙眼又變得憂愁。「可是……還是挽不回你……」
  卡柏沉默不語。
  許久,卡柏才開口。「別聊這部分了吧……」他搔了搔頭,轉移話題。「所以……你其他的夢想是什麼?」
  艾安微笑道:「很簡單啊……我想多多陪在瑪格莉絲身邊,組一個家庭。但如果我繼續當水手──以及瑪格莉絲隨我四處行醫──的話,這個家也會不完整……所以我跟瑪格莉絲選擇回到麥迪利路城。除此之外還有……寫書。」
  「書?」卡柏這才想起,卡特似乎有說到艾安寫書介紹許多國家……
  「是啊!」艾安興奮的說:「你如果還是執意要離開的話,我可以送幾本書給你,讓你當導覽書。卡柏,你之後要前往哪裡呢?」
  「前往哪裡……?」對了……他們好像不知道我是去做死神見習生去了……所以卡柏只好隨便掰一個地方。「永無島。」
  「永無島?」艾安皺起眉頭起來。
  卡柏又擺出那張貓臉,他對艾安感到困惑一點都不驚訝。
  但令卡柏最驚訝的是,艾安居然說:「卡柏……你是當冒險者去了嗎?永無島上據說有很多鱷魚……而且那是一座很少人會去接近的島呢!我還聽說那裡的鱷魚還會發出像鐘錶的聲音,島上的原住民也非常危險,最重要的是……那裡偶爾會有海盜出沒──雖然說蒙古斯在我們小時候就被我們打得落花流水……」
  真的假的?世界上真的有這座島嶼?下不了檯面的卡柏只好接著說:「是啊……離開麥迪利路城後,我就想當個冒險者,走遍世界……就跟你一樣嘛。」以上皆是謊言。
  「原來如此……」嚮往外面世界的艾安居然因此被說服了。「皇宮那種不自由的地方難怪你不會想回來……好的,我不會再要求你留下來了,外面的世界能學到的事情終究比在這裡的多。」
  ……沒想到這樣誤打誤撞……艾安居然「諒解」了……
  「但是……我希望你還是可以抽空回來多看看我們……」艾安笑道:「現在我有家庭,沒辦法隻身看透世界,你現在……勉強可以算是一個人,」卡柏明白艾安話下的意思,無奈的瞇著眼看他。「那……請你替我完成另一半的夢吧……」
  即使不是真的,但卡柏還是笑了笑,說了聲。「我會的。」
  在你們的生命即將抵達終點時,我會來接你們的。
  ……
  ……
  時光匆匆,今日是卡柏留在麥迪利路城的最後一天。
  一大清早起,卡柏便獨自離開別墅,再次晃了晃麥迪利路城。
  卡柏也去了東部森林,探望世界樹。還去了北部雪山,到飛翼之塔的門外、聖誕老人的家,以及武神殿的入口。
  來到西部沙漠的時候,卡柏站在那深不見底的大洞,回想與朋友們一同拯救西華與高斯的過程……心中不禁感到五味陳雜……
  而大洞的一旁就是魔界的入口。
  想起那好笑的魔王,卡柏嘴角也微微上揚。
  當了死神見習生後,記得某次卡柏有提起「惡魔之鍊」的去向。
  死神的回答是。『抓了一隻母綿羊讓牠戴上。』
  不知道魔王跟綿羊小姐過的如何……卡柏的臉忍不住變為貓臉。
  最後他也不忘去太陽殿。
  但礫石依然阻擋著入口,看來自他們四人之後,沒有人再進入太陽殿了。
  「話說回來……除了上次跟里奧打鬥外,好像很久沒有試試身手了。」卡柏自言自語,說的同時也拔出背後的火精靈之劍,向最近的魔物攻過去。
  雖然說用魔法更快能解決牠們,但是用刀劍來比劃更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
  結果卡柏在西部沙漠待了足足兩小時才回來。
  回到城西與西部沙漠的交界處後,卡柏心滿意足的說:「好久沒活動筋骨了!」卡柏轉了轉頸部與其他地方的關節──發出一陣霹靂啪啦的聲音──也伸了下懶腰。
  而在伸懶腰的同時,卡柏才注意到死神說的尖塔。
  「原來真的是我沒注意到啊……」怪不得當時死神會打他,這塔的確相當大一座。
  卡柏使用魔法讓自己瞬間移動到尖塔的斜屋頂上,眺望整個麥迪利路城。這座尖塔高度大概是兩層樓半,從這邊看妮歌的家大致還看得出誰是誰,還有他們的動作。
  此時微風徐徐吹過,輕拂著卡柏的臉龐,如此舒適的天氣令卡柏坐了下來,在上頭悠閒的休息。
  ……
  ……
  『喂!小子,還在睡啊!』
  卡柏猛然張開他的雙眼,轉頭一望,才驚見死神正站在他的左方。
  除此之外,週圍的一切一片金黃……卡柏這才意識到。「我睡著了?」
  死神挑眉反問。『你說呢?』
  ……肯定如此。卡柏懊惱的說:「我居然睡著了!可惡。」
  『誰叫你在那麼熱的地方打怪打兩小時的啊?這樣你哪有體力……』死神賊笑著。『睡一下也好,補充點精神,畢竟你還是凡人嘛。』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卡柏不解的問。
  『沒事,只是提醒你罷了,』死神哼了兩聲。『順便告訴你……拉姆瑟的靈魂我拿走了。』
  「拉姆瑟?」卡柏雖然沒聽過這個名字,但心中卻有些不好的預感。
  『喔,我想起來了,拉姆瑟是他原本的姓氏。』死神這才說明白。『他現在是叫特拉維斯,里奧‧特拉維斯。』
  「里奧死了?」卡柏不敢置信的說,全身不停的打起冷顫。
  『呵呵,是啊!你要看他的靈魂嗎?』死神像是惡作劇的說,他伸出一隻手,一顆猶如黑色玻璃珠的物體立即出現在他的手上。     
  但卡柏知道……那並不是玻璃珠……而是靈魂……
  『他的靈魂被黑暗侵蝕了才會這樣,』死神慢條斯理的說:『憎恨、貪婪、恐懼、不信任……還有一些負面思想,都會改變一個人的靈魂……這些後天性轉為闇屬性的人常常不能拿捏住自己的情緒……導致悲劇發生。』他轉頭看向卡柏。『你的靈魂也正處於這種狀態。』
  「我不意外……但我不覺得我的情緒很難掌控……」
  『那是因為還有外在因素的影響,』死神竊笑道:『你呀,已經多年沒有跟人接觸了,所以受到的影響很少。最重要的是……你早就將自己浸在黑暗之中了。』
  「將自己浸在黑暗之中……」卡柏重覆著這句話。這點,他並不否認。
  『好了,』死神將靈魂一握──那靈魂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輕拍了下卡柏的頭。『老子要去找生命女神聊天囉。』
  「你給我站住!」卡柏連忙拉住死神的大衣。「我有事情要問你。」
  『你被那膽大包天的小子傳染了啊?居然敢叫我站住?』死神甩開了他的手,挑眉問道:『要問就快問。』
  「里奧是怎麼死的……?還有……他的名字是怎麼回事……?」
  死神沉默了兩秒,說:『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他是自殺的。』
  「自殺?」卡柏驚訝不已。
  死神點點頭。『是啊,那小子早也知道自己難逃一死,所以昨天士兵送飯給他後,他把陶碗打破,利用那陶片自刎了。』他嘻嘻的笑。『他還真浪漫,先刻了愛人的名字在手臂上才死呢!』
  昨天?卡柏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昨天死神說話那麼拐彎抹角……就是為了取走里奧的靈魂。
  「你當時為什麼不告訴我……」卡柏的話中隱約流露出了一絲悲傷。
  『你這小子怎麼這麼奇怪啊?怎麼會有人會想聽自己「以前的」朋友被我奪去靈魂?』死神聳肩道:『算了,世上人有百百種,也許你有這種特殊癖好吧。』
  「我才沒有這種鬼癖好!」卡柏氣得反駁。
  『隨便啦,我才不管你有沒有這種鬼癖好。下個問題的答案比較好回答些,』死神不知道為什麼亂哼了奇怪的歌,哼幾聲後才說:『他原本的名字好像是里奧‧拉姆瑟,後來呢,好像是被他爸爸的朋友給收養。就改姓特拉維斯──附贈最後一點,他倆都是科學家。』
  原來里奧的父親是名科學家……卡柏這時也才想起,他過去似乎從未與里奧聊過他的家庭……
  『好啦,我要走了。喔,對了,你剛睡死的時候,你的女人我剛看到她正往你現在暫時住的地方,建議你趕快回去。』死神難得真的一次好心提醒。
  聞言,卡柏連忙起身,他飛快的向死神說了聲「謝了!」後,馬上施展魔法離開。
  看到那來去匆匆的卡柏,死神感嘆的說:『人類啊……真是一種情感豐富、又矛盾的物種呢……』

PR
COMMENT
NAME
TITLE
FONT COLOU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Calendar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近回應
[01/25 Xing Hua]
[01/25 鈴貓]
[01/17 Xing Hua]
[01/13 鈴貓]
[01/10 Xing Hua]
[01/06 JUSTINE]
[01/06 JUSTINE]
[01/03 Xing Hua]
[01/01 JUSTINE]
[01/01 Xing Hua]
[12/31 Xing Hua]
[12/30 JUSTINE]
[12/29 Xing Hua]
[12/28 JUSTINE]
[12/10  穎]
Search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

material by: * Photograph by:Sayo(Le*g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