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UN FUN FACTORY BLOG ZONE」,是讓玩家對[繽紛工房]的遊戲作品,所設的同人小說或插圖分享討論平台。歡迎玩家以本工房的遊戲為題的同人小說在這裡公開。
[667]  [666]  [665]  [664]  [663]  [662]  [661]  [660]  [659]  [658]  [65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投稿人/ Xing Hua (2013/8/11 (SUN) 12:48)
 
  卡柏瞬間移動到了別墅的門外,他馬上打開大門,興奮的衝進裡頭大喊。「妮歌!」
  裡頭卻沒有她的身影……
  「還沒到嗎……」卡柏失望的說。
  雖然這麼說,但是卡柏還是在屋內到處晃了晃,試圖找到妮歌。
  找到最後,卡柏感到些許的心灰意冷,他直接把陽臺的落地窗拉開,從陽臺那跳下去,到沙灘上。
  

拍手[0回]


今日沒有人潮,現在是秋末──忽冷忽熱的氣候──近幾天天氣涼了很多,大概不久後就會轉為冬天。
  卡柏站在海浪拍打上來的沙子附近,再海浪又打起來時,他彎下腰,摸了摸那冷得有些刺骨的海水。
  ……好久沒碰海水了,沒想到現在的海水比想像中的還冷。卡柏收回手,正著身子遙望遠方的夕陽。
  ……水都如此寒冷,那……冰呢?「我大概知道為什麼妮歌會那樣形容我了……」卡柏望著自己的手,低聲道:「看來我真的被妮歌跟卡特給融化了。」
  卡柏抬頭一看,霎時間,相當熟稔的畫面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眼前的海水並不是現在映照的金黃,而是天藍。在那天藍的海水裡,他看到了過去的妮歌、艾安、瑪格莉絲。以及……束著頭巾,非常活潑開朗的少年……
  那名少年的臉上沒有任何哀愁,正快樂的向他的朋友們潑著水……
  看到過去他們在這片海灘歡樂嬉戲的情景,卡柏不禁悲從中來,脫口清唱:
  「沒人瞭解,才選擇隔絕這世界。
  有點疲倦,已決裂的信念。
  褐色皮靴,走不回喧鬧的海邊。
  月光營火,照亮許多笑臉。

  瘋狂畫面,停留在眼前。
  命運卻漸行漸遠。
  我們約好闖蕩的那片天。
  我不再同進退。

  我流浪在擁擠的從前。
  複習一頁頁,黑白的空蕩夏天。
  遙望著熱鬧的路邊,景象沒改變。
  卻少了傻得很認真的心願。

  我流浪在孤單的邊緣。
  懷念揮霍著笑聲的耀眼藍天。
  聽著那熟悉的心願,只剩下成全。
  希望讓時間回到誤解那天。
  能有機會,說聲抱歉……」
  卡柏收起尾音,決心讓自己沉醉在過去的回憶裡。
  沒想到卡柏一唱完,離卡柏有些遠的距離──約是別墅陽臺附近──傳出了女聲。似乎是意圖的對唱……
  「封鎖那些飄雪的回憶。
  迴避是用來保護自己。
  當堅強變無情再變距離。
  我的眼淚和微笑同時結冰。

  再也不信甜美的愛情。
  痛才詮釋了愛的宿命。
  你的浪漫熱情傻到不行。
  但卻拉我走向了奇妙旅行。

  擋不住的太陽,不管我抵抗。
  灑在我胸口最暗的地方。
  逼我把陰影都釋放。
  慢慢把心解凍之後,變得滾燙。

  擋不住的太陽,溫暖我眼光。
  學會溫柔的理解和原諒。
  推倒我灰色的圍牆。
  你的彩色讓我晴朗又能夢想!

  打開一個誤解,像開一扇窗。
  讓你看見我最本來的模樣。
  表面剛強,心裡迷惘。
  渴望誰懂我的冷酷等於害怕。

  擋不住的太陽,不管我抵抗。
  灑在我胸口最暗的地方。
  逼我把陰影都釋放。
  慢慢把心解凍之後變得滾燙。

  擋不住的太陽溫暖我眼光。
  學會溫柔的理解和原諒。
  推倒我灰色的圍牆。
  你的彩色讓我晴朗,又能夢想。

  你的彩色讓我晴朗,又能夢想……」
  

 

那女聲隨著歌曲逐漸接近卡柏。卡柏也心知肚明,知道這是誰的歌聲。
  他轉身過去,黯然道:「妮歌……」
  「你唱的很好呢,」妮歌走上前環抱住卡柏的腰際,將臉埋在卡柏的胸口,稱讚著。「我從來沒聽過你唱歌。」
  卡柏把妮歌摟在懷裡,在她耳邊低聲說:「妳唱的才好……我只是隨口唱唱而已……」
  「那……剛才你唱的那首歌……是在說你自己的心情嗎……?」
  「我只是隨口唱唱而已……」卡柏再次重複剛才那句話──他當然不會承認……
  妮歌似乎也知道這點,微笑道:「我剛唱的那首歌倒是真的在唱我的心情呢……我覺得那首歌……很像我剛認識你的時候。」
  卡柏明白那首歌的另個用意。妮歌唱的對象除了是指她以外,也是在指他自己……
  「我是妳的太陽嗎……」不是問句,他陰鬱的笑著,覺得五年前妮歌確實說對了一件事……現在的他才是冰……太陽這顆火球……似乎不適合形容現在的他……
  「一直都是,」妮歌篤定的說:「相信我,你會變回來的。」
  「是嗎……?」卡柏輕輕退開,捧住她的臉。「妳現在……可不是冰了呢。」
  「最好不要變回來。」妮歌握住卡柏的雙手,打趣的說:「我們回去吧,我打算親自下廚煮菜給你吃呢。」
  卡柏點點頭。「走吧。」
  妮歌笑了,卡柏緊握她的手,兩人並肩同去。


  一回到別墅,妮歌便往廚房走去,卡柏相當好奇的湊到妮歌身旁,問道:「妳打算煮什麼呢?」
  「炸魚排。」妮歌笑著答覆。
  卡柏興奮的說:「妮歌,妳還記得我喜歡吃魚啊?」但他又想到。「可是妳不是不喜歡魚嗎?」
  妮歌嘻嘻笑著。「你喜歡比較重要,另外一點,卡特這點跟你一樣,他也喜歡吃魚。久了我也習慣魚的味道了。」
  卡柏開心的笑了。「能吃到妮歌為我煮的魚排……我好幸福!」
  妮歌以一種懷念的眼神看著卡柏。
  「我可以幫什麼忙嗎?」
  妮歌想了想。「嗯……你用火球幫忙煮菜好了。你也可以幫我先切菜,我還打算煮蔬菜濃湯。」
  「好的。」卡柏拿了幾樣蔬菜,望了一眼後,又問。「需要洗嗎?」
  「不用,這是我從家裡帶來的,家裡的蔬果都早已洗乾淨了。」
  卡柏下意識的就是想拿背後的火精靈之劍來切這些蔬菜,但他仔細想想,還是先把火精靈之劍放到一旁,拿起小刀。
  只不過卡柏從來沒有下廚過的經驗,也因此……
  「卡柏!你怎麼這樣切菜?」看到那切的整整齊齊、方方正正的蔬菜,妮歌有些錯愕。
  「嗯?這樣不行嗎?」說的同時,卡柏又把一顆馬鈴薯丟到半空,以高速將他們切成馬鈴薯塊──同樣也是切得方方正正。
  「也不是說不行……」妮歌呆愣的看著卡柏繼續切菜。
  她忍不住笑出聲來,這的確……很像卡柏的行事作風呢!
  「妮歌!我全都切完了!」卡柏把他的「成品」用一個大碗裝著,擺到妮歌面前。
  「謝謝。」妮歌收過它們,邊吩咐著。「卡柏,魚的部分交給你顧好嗎?記住!不能像以前我們去露營的時候把整個爐子都燒起來!」
  「我知道!」卡柏拿起那已經放好魚肉與油的平底鍋,一隻手在下方聚起火球,慢慢烹調。「……我已經不是十多歲的小伙子了……」
  「二十七歲……我以前從沒想過這個歲數的我會是什麼樣子。」妮歌一邊處理那些青菜,一邊感嘆的說:「我也從沒想過你會離開……還有……卡特來到我的身邊……」
  「妳不用擔心……這次離開後,我會再回來的……」當你們的性命即將結束的時候……
  妮歌以極細的聲音說著。「我也會等你……」
  但卡柏並沒有聽到這句話。
  「妮歌!這魚是不是該翻面了啊?」卡柏看那已經炸得金黃的魚,不確定的問。
  「對!要翻面了!」妮歌一說完,卡柏便收起火球,直接用剛才切菜的小刀往魚肉刺下,讓它翻面。
  對於卡柏的煮菜方式,妮歌還是感到些許的錯愕。
  不消一會,所有的菜都完成了。
  「吃飯吧。」妮歌笑笑著說。
  看著這些菜餚,卡柏突然想到。「卡特他吃了嗎?」
  「我今天讓他去艾安他們家,」妮歌拉開椅子,坐在卡柏的正對面。「他應該會跟菲爾洛玩的很開心。」
  卡柏用湯匙隨意的攪拌著湯。「菲爾洛長的比較像誰?」他到現在都還沒看過這個小妮子呢。
  「這個嘛……她是一個黑髮綠眼的小女孩,所以我覺得沒有比較像誰,比較像是他們兩個的綜合體吧。」妮歌喝了一口湯。「她有著瑪格莉絲的好奇心,但也有艾安的細心。」
  「她幾歲?」卡柏邊吃邊問。
  「小卡特一歲而已,也許他們會成為另一對艾安跟瑪格莉絲呢。」妮歌打趣的說。
  卡柏點點頭,笑道:「成為親家也好。」
  妮歌咯咯笑著。「他們還小呢,說這個有點太遠了。」她喝了三分之一的湯後才說:「雖然卡特現在就常常嚷著長大要娶菲爾洛,瑪格莉絲似乎也早就認定卡特以後是她的女婿了呢。」
  「難怪我之前差點死掉的時候她會那樣說……」卡柏翻了翻白眼。
  妮歌掩嘴偷笑。「專心吃飯吧。」
  卡柏幸福的享受著晚餐。
  兩人靜靜的吃著晚飯,當兩人都吃完時,妮歌將碗盤都收去水槽清洗的時候,妮歌邊洗碗,邊低聲的問。「卡柏……我今天……可不可以陪你……」
  卡柏一愣,隨即不悅的說:「不行。」
  妮歌不明白的看著他。「為什麼……?」
  「妳要顧好卡特。」卡柏低下頭,哀求著。「請妳看好他……我不希望我離開時他來……」
  「……你不希望他難過嗎?」
  他並不怕他難過……他反而怕……自己難過……  
  但卡柏選擇了謊言。「對……我怕……」
  「……好,我會看好他的……」妮歌難過的語氣不自覺的從話中流露出來。
  卡柏憂傷的看著她,他並不希望自己將走之前……是與妮歌如此相處。
  卡柏轉頭望了眼窗外,頓時間他靈光一現,想到了個好方法!
  就在妮歌洗好碗的同時,卡柏飛快的衝向前,將妮歌公主抱起來。
  妮歌尖叫著。「卡柏!你要做什麼啊!」
  似乎是要化解剛才那沉悶的氣氛,卡柏惡作劇般地笑著說:「帶妳到樓上給點犒賞啊!」說完,卡柏飛快的抱著妮歌奔往樓上。
  「哇啊啊啊啊啊啊──!」

 


卡柏把自己暫住的房間的落地窗打開,施展出「卡柏輕功」藉著陽臺的護欄跳上了屋頂。這屋頂不算非常斜。所以抱著妮歌的卡柏,便輕輕的把嚇傻的妮歌抱到一旁。
  妮歌喘著氣望著哈哈大笑的卡柏,待他坐定位時,非常小力的打了他一下。「你知道你這樣做很危險嗎!」
  卡柏依然哈哈大笑著。「我們現在不是沒事嗎?」
  「你有沒有想過萬一摔下去怎麼辦!」妮歌心有餘悸的說。
  「我會保護妳的!卡柏肉墊絕對不會讓妳受傷。」卡柏彷彿回到了剛認識妮歌的時候,語氣變得跟以前非常非常的像。
  妮歌的心感到暖暖的,但還是忍不住斥責。「那你萬一受重傷怎麼辦?」
  「妮歌的魔法那麼好,一定治得好我的。」卡柏輕輕握住她的手。「妮歌,是妳把我從死神那邊救回來的不是嗎?」
  妮歌淡笑。「其實你應該感謝的人是瑪格莉絲……那時剛好那罐藥膏掉了出來……瑪格莉絲看到後,趕緊提醒我抹上的……而且那罐藥膏也是她送我的禮物。」
  「哦?那真該謝謝她了。」卡柏心滿意足的笑道。
  此刻天上的雲逐漸散去,一輪明月緩緩的出現在他們面前。
  「咦?今天是滿月?」卡柏感到有些詫異。
  妮歌自喃著。「我也沒注意呢……」
  「這樣推算的話……那我留在這至少超過兩個禮拜了……」卡柏也喃喃自語著,他記的很清楚,自己是二十八號時回來的。
  「時間過的真快。」妮歌說出了卡柏的心裡話。
  「是啊……」
  「有個科學理論,」妮歌笑著說:「若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會覺得時間過的很快。若是不喜歡的事,會覺得時間過的很慢……但是時間的流逝卻都是一樣的。」
  「這幾天……我很快樂。」卡柏這句話說的極為小聲,他也不管妮歌是否有聽見這句話,自顧自的向天空的月亮大喊。「今晚的月色好美呢!」
  妮歌先是一愣,隨後她甜甜的笑著。「卡柏……」
  「怎麼了?」卡柏轉頭看向她。
  「你以前也說過這句話呢……」妮歌低聲的說,月光下,隱約的看到她的臉頰有淡淡的紅暈。「我現在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了喔……」
  「咦?妳知道了?」卡柏感到有些驚訝,不過仍相當佩服的說:「還是妮歌聰明。」
  妮歌笑著轉頭看著月亮。「我也這樣覺得,」話中似乎有著另一個意思。「卡柏……這月色……也許今生今世再也看不到了。」
  她轉頭回來,與卡柏相視一笑。

  離別總該是孤獨的。
  卡柏早早就起來整理好艾安幫他弄來的衣物,並將它們整齊的堆在床頭櫃。
  時間還不到九點,但卡柏便想跟先行離去了。
  「反正他們也不會記得……」卡柏有些孩子氣的說。
  可他又想到……他們都還特地要為自己送行……
  他沉下眼,輕嘆了口氣,瞬間移動到城西出口。

  時間尚早,但卡柏還是決定在這裡靠著公告欄等候著。
  沒想到等不到幾分鐘──大概五分鐘內──疑似妮歌跟瑪格莉絲便出現在街頭。
  卡柏不敢置信的離開公告欄。怎麼可能?他們怎麼可能這麼早就來?
  沒想到……「我就說吧!妮歌!」疑似……不!就是瑪格莉絲的人指著卡柏大喊著。
  妮歌只有苦笑著。
  「瑪格莉絲?妮歌?」卡柏完全不敢相信她們居然也這麼早就出現在這。
  待她們走進後,瑪格莉絲便向卡柏打招呼。「早安啊!卡柏。沒想到你這麼早起呢!」
  「妳們也不惶多讓……」但他左顧右盼……就是沒有看到……「艾安呢?」
  「嘻嘻,他正看守著某個地方呢!既然你還沒走,那也應該要叫他來了──希望他記得帶我家小寶貝來給你看。」瑪格莉絲從口袋拿出了聆音笛,輕輕的吹奏幾聲。
  沒隔多久,艾安便緩緩走來,手上還抱著一個睡眼惺忪的孩子──看來就是瑪格莉絲跟艾安的女兒──艾安也不忘跟他問早。「早安,卡柏,你果然很早起床。」
  「那你們又怎麼說……?」他們不約而同的早早起床,肯定有很大的問題……
  「因為我們怕你跑掉,所以艾安、加賓跟科蓮在城門等著。」瑪格莉絲笑著解說。
  其實我若真的這麼想的話,你們這樣攔是永遠都攔不到的啦……卡柏在心中吐槽完後,無奈的笑道:「你們這樣好嗎?而且我看這個小孩……」他看向菲爾洛。「看起來還是很睏呢。」
  「小菲一直很想見你呢!她非常好奇麥迪利路城的王子長什麼樣子哩。」瑪格莉絲笑著從艾安手中接過菲爾洛,並把她抱到卡柏面前。「小菲,這位就是卡柏王子喔。」
  卡柏細看了菲爾洛的長相,果然跟妮歌形容的一樣,有著黑髮綠眼。她的頭髮及肩,綁著兩隻小巧可愛的低馬尾。從她的瞳孔就感覺得到,她是名好奇心旺盛的女孩。至於細心這點……他還感覺不到……
  「妳好。」卡柏非常有禮貌的跟菲爾洛打了聲招呼。
  菲爾洛仔仔細細的盯著卡柏的臉,沒想到……語出驚人!「卡柏王子跟卡特長的好像喔!」
  卡柏徹底被她打倒。
  艾安竊笑著。
  妮歌則是面無表情。
  瑪格莉絲哈哈大笑。「你看吧!我家小菲都這麼說了!卡柏……該不會卡特是你在外面偷生的,剛好被妮歌在聖馬利諾城的孤兒院找到,而帶回來的吧?」
  「才不是!」卡柏大聲反駁。
  「卡柏王子整張臉都跟卡特好像。」菲爾洛邊點頭邊道。
  ……這就是她細心的地方嗎?卡柏貓臉的看著她,但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忍不住問菲爾洛。「妳都不稱呼卡特他『卡特哥哥』嗎?」
  「人家只跟卡特差一歲而已!」菲爾洛嘟嘴抗議著,接著縮回瑪格莉絲的懷裡。
  這女孩還真是固執……
  「長大後會慢慢改的。」艾安苦笑著揉起女兒的頭髮。
  菲爾洛並不理會父親。她眨了眨眼,目光直盯妮歌。
  妮歌依然保持沉默。
  「媽咪我想下來!」菲爾洛掙扎著想要著地,瑪格莉絲有些吃驚──雖感到不解,但還是乖乖照做──沒想到菲爾洛一下來,便跑過去牽起妮歌的手,問道:「妮歌阿姨,卡特呢?卡特沒有來嗎?卡特為什麼沒有來?」
  妮歌沉默了許久才回答。「卡特還沒起床……」
  所有人同時僵住。
  「才不會呢!」菲爾洛鍥而不捨的追問。「卡特這幾天一直跟人家講卡柏王子的事,爸爸媽媽說今天要送卡柏王子離開,既然卡特那麼喜歡卡柏王子,才不會不來呢!妮歌阿姨妳是不是沒有告訴他!」
  卡柏這才發現……菲爾洛確實有艾安的細心!她還小……卻能猜出卡特的想法,可見她一定非常用心觀察著卡特的言行舉止……果然相當的細心。
  「我……」妮歌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個所以然。
  最後她乾脆的承認了。「是的……我並沒有告訴他……」
  「為什麼妮歌阿姨妳不告訴卡特!」菲爾洛並不像是詢問,而是在質問。
  「因為……」
  「因為我不希望他傷心。」卡柏接下妮歌的話。「是我拜託她這麼做的,菲爾洛。」
  菲爾洛直直的望向卡柏。「你們大人真的好討厭好討厭……都以為什麼東西對小孩最好……可是你們從來沒想過我們想要什麼!」
  卡柏沉下眼,蹲下身對菲爾洛說:「菲爾洛……所有的大人都曾經是兒童,我們怎會不知道呢?」
  「只是都不記得了……」菲爾洛像是賭氣的說。
  卡柏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所有的大人都曾經是兒童……只是都不記得了……
  艾安有些動怒,生氣的把女兒拉回來。「夠了,菲爾洛!妳怎麼可以這麼沒有禮貌?」
  「爸爸……」菲爾洛低下頭,癟著小嘴。
  「艾安……別這樣罵孩子,錯的人是我,」他站起來。「她並沒有說錯……我應該徵求卡特的意見才對。」卡柏搖搖頭。「只是……事成定局,已無他法。」
  「卡柏……」艾安的雙眼黯淡。「既然這樣……就早點回來看我們吧……這樣才不會對不起他。」
  「我會盡力的……」
  「如果生什麼奇怪的病,可以寄信問我,我會幫你解答喔!」瑪格莉絲微笑著說:「我還會順便送幾罐藥膏給你。」
  卡柏淡笑道:「謝謝妳……瑪格莉絲……妳人真好……」
  「我人一直都很好的啊!」瑪格莉絲依然笑笑著說,但那笑容在說完話的同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不捨與悲傷。
  卡柏轉頭看向一直不肯直視自己目光的妮歌,低喊她的名字。「妮歌……」
  妮歌這時才緩緩開口,坦承她的想法。「我並不想跟你分開……」妮歌抬頭看著卡柏的雙眼。「但我明白……怎麼勸阻都沒用……所以……」她掩面哭了起來。
  「別哭。」卡柏走上前,輕柔的握住她掩面的手,將它們放下,並擁住她。「又不是永遠不會見……」只是那時候……妳大概也忘了我……
  「要是可以……我真的好想跟你走……」妮歌邊哭邊說。
  卡柏苦笑道:「妳……難道願意跟我一起下地獄嗎?」
  「地獄……?」妮歌不明白的看著卡柏。「卡柏……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沒什麼……」卡柏輕輕的把她推開,微笑道。「總之,妳還不能跟我走,妳必須照顧好卡特。等時間到了……我就會來接你們的。」
  她黯然一笑。「好的……我相信你……」
  卡柏只有苦笑。她果然沒猜透我的意思……「那……各位,我該走了。」
  「路上小心。」艾安向他祝福著。
  「卡柏!再見囉。」瑪格莉絲仍笑著為他告別。
  「祝你一路順風……」妮歌也跟瑪格莉絲一樣笑著送他離開,只是……一行淚水自她臉龐流下……
  「我走了……」卡柏轉身離去,並望了眼那新建的尖塔頂端……
  想不到才走幾步路,菲爾洛便大叫一聲。「卡特──!」
  卡柏先是愣在原地,隨後……他緩緩的轉身……
  雖然其他人擋住了卡柏大多的視線,但是……從空隙裡,卡柏還是清楚的看到卡特正站在不遠處,臉上佈滿淚痕……

  卡特飛奔向前,緊緊的抱住卡柏的大腿──死命地不放──哭喊著。「我不要你走!」隨後即是一陣大哭。
  「卡特……」卡柏雙眼憂傷的看著哭泣的卡特。
  「卡特?怎麼會……?」妮歌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她明明特別看過了呀……
  「我……我知道……媽媽昨天會那麼奇怪……一定跟大哥哥有關……」卡特哭哭啼啼的說,卡柏也注意到,卡特這次說的並不是「爸爸」,而是「大哥哥」……「所以……媽媽剛才來人家房間時……人家就裝睡……果然……果然……大哥哥要走了!」他又哭喊著。「拜託你不要走!」
  「卡特不要哭。」菲爾洛拿了一條小手帕,遞給卡特。
  卡特淚眼婆娑的看著菲爾洛。「謝謝妳,小菲,我不用。」
  「喔……」菲爾洛點點頭,退回父親的身旁。艾安在她退回的同時,蹲下身,搭住菲爾洛的肩膀。菲爾洛對父親這個動作感到不解,疑惑的問。「爸爸?」
  聽到這聲「爸爸」,卡柏不禁問道:「卡特……你不想叫我爸爸了?」
  卡特抬起頭,淚眼汪汪的看著卡柏。「大哥哥……雖然……雖然你不是我真正的爸爸……可是……可是我真的好開心,這幾天……我有爸爸也有媽媽……」豆大的淚水又不停的落下。「可是你要走了……所以人家不可以再叫你爸爸了……」
  「沒有關係的,」卡柏蹲在他的面前,捧著卡特的臉蛋。「當你這幾天的爸爸,我也很開心。」
  「真的嗎?」卡特又習慣性的微微偏頭。
  卡柏篤定的點點頭。「嗯哼,是啊……」卡柏輕輕的抹去他臉上的淚水。「別哭,我會再回來看你們的。」
  「你不可以騙我喔!」卡特又伸出他的小手。「我們打勾勾。」
  ……即使如此,你大概也會忘了吧。雖然心中這麼想,卡柏還是伸出他的手,勾住他的小指頭。「一言為定。」
  「嗯!」卡特用袖子抹去他的眼淚。
  「時間到了……我該走了……」卡柏再次揉了揉卡特的頭,隨後站了起來。
  艾安也一同站起,並將菲爾洛抱起,對他微笑著說:「我不會跟你說告別的話語,因為我們還會再見的──我堅信不疑。」
  「你至少要回來參加卡特跟小菲的婚禮喔……」瑪格莉絲拚命的用手帕擦著眼角。
  「再見……卡柏……」妮歌也哭了,且道出他的全名。「卡柏‧麥迪利路……」彷彿有意提醒,他是屬於麥迪利路城的一份子……
  卡特胡亂的擦掉眼淚,最後笑著對他喊著。「爸爸再見!」
  卡柏微笑著向他們道別。
  就在這時,一陣白光以卡柏為中心,迅速的擴散出去。
  接著……籠罩住整個麥迪利路城……  
  ……
  ……
  ……
  ……
  ……
  ……
  風和日麗,城西大宅中,一名年約五歲男孩興奮的蹦蹦跳跳,朝屋內大喊著。「媽媽!快一點!艾安叔叔跟瑪格莉絲阿姨在外面等很久了呢!」
  金髮女子苦笑著說:「你是想趕快見到小菲吧。」
  男孩被說中了心事,害臊的說:「才……才沒有呢!」
  金髮女子偷笑著,故意說:「再等一下下吧,再等個五分鐘就好了。」
  「還要五分鐘啊!」男孩的眉頭緊皺著。「媽媽!人家想趕快見到小菲啦!」
  金髮女子笑道:「早就好了啦。」
  「吼!媽媽妳又騙我!」男孩氣的嘟起嘴。
  金髮女子笑著走過去牽起男孩的手。「我們走吧,時間快到了呢。」
  「嗯!」男孩充滿朝氣的說。
  母子倆有說有笑的離開了家門。
  一走出門,外面已有三個人在等候著,分別是一名黑髮男子與一名桃紅髮女子,而在兩人中間的,是一名黑髮綠眼的小女孩──她的手正被他倆牽著。
  「小菲!」男孩甩開母親的手,開心的衝向女孩。
  女孩笑著跑到男孩面前,握住男孩的手。「卡特!你好慢喔!」
  「誰叫媽媽又騙我。」卡特嘟起嘴來,不悅的看著金髮女子。
  「妮歌,你怎麼可以騙卡特呢?」黑髮男子苦笑著問道。
  「只是玩笑而已。」妮歌淘氣的說:「艾安,你沒有這樣逗過菲爾洛嗎?」
  「嗯……沒有,啊!瑪格莉絲倒是很喜歡。」
  瑪格莉絲抗議。「亂講,我才沒有!」她走上前抱起菲爾洛,揉著她的頭髮。「小菲,妳說,媽咪有沒有逗過妳?」
  「逗?沒有啊!」瑪格莉絲用一副「你看吧!」的表情看著艾安,沒想到菲爾洛居然說……「只是很喜歡欺負人家而已。」
  瑪格莉絲斥喝著。「小菲!」其他人見狀,不約而同的哈哈大笑起來……
  
  
  「這樣都沒問題了吧……」尖塔上,卡柏坐在那兒看似歡喜的他們,心裡頭卻有著無盡的惆悵……
  『當然!我的魔法絕不會讓人那麼輕易破解的,』死神接著不屑的說:『不過你老爸真的很煩耶,居然讓整個麥迪利路城都知道你回來了。害老子的魔法得擴張大整座城,以免有漏網之魚。』
  「謝了……」卡柏心不在焉的說。
  『幹嘛說的那麼難過的樣子啊?』死神拍了下他的頭。『你要開心才對呀,大家不會因為你走了而傷心呢!』
  「這下……他們都不會記得了吧……」卡柏有些牛頭不對馬嘴的自喃。
  死神邪惡的一笑。『不一定喔,搞不好有些人有神級護身符之類的東西。不過,我敢肯定的是大多數的人的記憶都被修正了,何況時間一久,自然而然不會有人提起你的。』他低語著。『繁忙的人類啊……可記不住那麼多事的哩……』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卡柏搖搖頭。「忙碌……只是人類用來逃避的一種方法。」
  死神嗤笑。『好吧……我已經跟人類的想法脫節很久了,你說了算。』他偏頭想了想。『嗯?好像真的是這樣沒錯。』
  「怎麼說……?」卡柏挑眉問道。
  『因為你也是這樣呀!』死神邪惡的笑著。『相信我,接下來你可有得忙了!』
  「你這懶鬼!你想太多了!我警告你自己去處理!」卡柏低吼道。
  死神大笑。『哈哈哈,你不用擔心,絕對會這樣的!小子,你很多事都早早被我看透了!例如……嘿嘿嘿嘿嘿。』死神賊笑著。
  「喂,」聽到那不懷好意的笑聲,卡柏向一旁的死神追問。「你該不會早就知道……」
  死神哈哈大笑。『只要成了鬼魂多少都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啊!』
  「你……!」原來如此,許多事都是他故意推一把的!
  但也就在同時……卡柏的臉頓時變得柔和。他大概知道……為什麼當時歌露蓮會出現了……
  『你還是放不下那女人跟小鬼吧?』死神再次大笑道:『你想的話,我還是可以讓他們記起你唷。怎麼樣?意下如何?』
  「少囉唆。」卡柏瞪了死神一眼後,又轉頭望向妮歌一行人,低語著。「忘了我……這是最好的結局……」
  是的,這是最好的結局。卡柏心中也如此認為。
  就在說完這話的同時,遠遠的,卡柏看見卡特顫了一下,接著……卡特緩緩的轉身過來,不偏不倚的看著死神與卡柏的方向。
  卡柏愣了片刻──只不過他並不感到奇異──因為他知道,這是他們心中的牽絆……
  即便相隔遙遠──明知卡特不可能看得到──但,卡柏還是回了個微笑給他。

  只是卡柏永遠不會知道……在那個瞬間,卡特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卡特!」妮歌皺眉向遲遲不走的兒子呼喊著。「快一點!我們要遲到了!」
  卡特回頭「喔──!」了一聲,隨後,他仍望著那新建的尖塔頂端。
  最後,他笑了──沒有猶豫──頭也不回的追上他們。

 

冰與火之歌 完


總後記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著「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樣美好的結局。
  包括童話在內,不是所有的童話都是那種溫馨的故事,若是這樣的話,世界上也不會有<藍鬍子>與<杜松樹>這種駭人聽聞的故事存在。
  對我來說那種過於快樂的故事,是不切實際的,所以我總是偏愛那些較陰暗的劇情。(即便是文藝……但我其實不喜歡文藝小說的……這文可以算破例吧?)
  不過感覺有點過於沉重,所以我在裡面試著加一些笑料來緩和氣氛,希望能好轉點,因為我知道大多的人並不喜歡悲劇故事。(這結局已經算好些了……因為我有準備另一個更悲傷的結局)
  這個故事在前幾篇就有提過了,我幾年前就構思好了。很多劇情都是過去就定下,像是卡柏成為死神見習生、第一次回來、第二次回來見到卡特且幫助卡特、為了救卡特與里奧決鬥,以及這個結局。
  這裡來談談結局。
  《冰與火之歌》的結局原型來自於我小時候所看的一齣動畫《小公主優希》(香港譯名:超細齡公主)。很多劇情我忘了,但有一幕令我印象深刻……我想那也許是結局吧?
  疑似結局的劇情就是,優希成為了什麼公主,但好像因為什麼原因優希得跟朋友們分開,在優希大吵大鬧之下,最後她似乎昏了過去,她的朋友們便向某人請求,希望優希忘了她們。
  我當時一直想不透,為什麼她的朋友希望她能忘了她們?這個問題一直存在我心中多年,長大後我才明白……她們並不希望她難過……
  所以這情節我把它借來這裡了。
  有關於卡柏為什麼不肯回到麥迪利路城這點,雖然我心中是有答案,但我並不想解釋,這部分就留給各位自行想像了。
  以下分幾點跟叮姊以及讀者聊聊。

一.原創人物
  我原本只打算出現卡特這個男孩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我想到彩虹寶藏中的另一對CP這時也該結婚了(笑)而西華王子更早以前就跟米可莉公主結婚……
  這麼多年……也該有小孩吧?(笑)
  所以我便寫出了菲爾洛跟爾曼剛,三個小孩的姓名都延續了彩虹寶藏的傳統,都是由金屬命名。
  他們的姓名是什麼意思?提示都在文章中。(笑)
  西華來探望的那段純粹是為了讓爾曼剛出場才寫的。
  至於卡特的名字由來,其實是有一點點私心的存在,因為「卡特」本身是一個知名歷史人物的姓氏,他又是我很敬佩的人,剛好跟卡柏的名字有一字一樣……便選上了!
  這孩子的父母是誰我不打算多說,不過若解出「康斯坦丹」這個姓氏的話,許多事就真相大白了。
  歡迎各位解出他們的名字!

二.高斯、里奧、艾安、死神
  我慎重的向喜歡里奧跟高斯的粉絲道歉……高斯我原本並沒有想寫成反派的……寫著寫著他就不小心成了反派……
  不過里奧倒是早早就決定好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過去我第一個想到的反派就是里奧……但是我並沒有跟他結仇或對他不滿啊……!
  結果我還是延承下來這設定了……
  關於里奧的最後一點,故事裡他的姓氏,跟霓虹燈有一點點關係。歡迎找出並留言^_^
  接著是艾安。
  艾安也是在最初設定中就決定好後來成了皇家侍衛,而且還是穿的跟里奧的一模一樣!另外……原本我想像的是艾安率領士兵來解救卡柏。
  但左思右想,還是決定只讓原班人馬來……
  順便提個我寫完那段後所發生的事:
  為了看文章是否通順,我找了我妹當作讀者,沒想到她居然說:「叮姊好像以前有說過有想過艾安當皇家侍衛的樣子呢。」
  「真的假的?」我不敢置信的看著她,因為冰與火之歌中篇叮姊提過某部分很像死神結局的感覺……偏偏我任何一個人的死神結局都還沒開始玩……難道我又不小心撞了什麼設定嗎……= =
  「印象中好像有啦。」
  因為那句「印象中好像有啦。」所以在此我想求證……請問這部分是我妹自己想像出來的?還是真有其事……?
  總之……我就是非常私心的讓艾安成了皇家侍衛啦!>W<
  理由是之後才想的。(笑)
  死神在這裡似乎難得的當了一次好人(?)該怎麼說呢,在這文章中卡柏跟死神的關係有點亦師亦父,所以……偶爾會有一點點的慈悲心吧?
  老實說我很想給死神名字的,可又擔心叮姊早就想好……想想就算了。
  我設定的名字是帝斯。
  是什麼詞的音譯相信許多人都猜得到。

三.沒有交代清楚的地方
  故事裡我很多地方都沒有寫出來原因,例如:卡柏為什麼會墜落山崖?死神與卡柏以前遇到的小鬼的情況是怎麼一回事?
  案例一也許哪天我會寫出……但絕對不會是今年……
  案例二大概永遠都不會寫……因為我有個奇怪的毛病,總喜歡把許多文章都有間接的關係(無論是原創或同人),而這案例二……是我自己想像的故事,只是借用了神祕世界之旅系列與彩虹寶藏的世界觀,以及角色客串(卡柏與死神就是這種情況)。這是我一個放棄投稿的過於原創的同人故事,而且……這故事……我真覺得根本是自創的神祕世界之旅三了= =最重要的是,我有很多原創故事,它們比這個故事重要的許多……
  也許會讓他們在我下一篇所有人物大集合時當個信差。
  最後,有關月亮的部分……請各位自行Google一下吧,那跟一位日本著名的小說家有關。

四.「冰與火之歌」
  在故事尾端卡柏跟妮歌唱的歌分別是<一個人流浪>與<擋不住的太陽>。<一個人流浪>的歌詞我有改寫幾句,<擋不住的太陽>則是原封不動。
  基於避免被我妹說我是趁機為他們打廣告,我只公布歌名……有興趣的人請自行Google,您會發現他們的共通點在哪。
  歌曲的部分,順便提個比較沒什麼關聯的事情。因為某個原因,我最近寫這文時聽起了<Home Again>這首歌。
  聽著聽著,某天,我突然想到……這首歌不就是卡柏的心境嗎?
  嗯……聽著這歌寫著這文……還真有感觸。

五.寫作過程……
  我的進度非常的慢……其中誘惑不斷……更可怕的是……我並不擅長寫第三人稱視角……所以讀者們若仔細看的話,會發現我相當的詞窮……很多詞不斷重複……所以怠惰的非常嚴重……
  另一個怠惰的原因……是因為我只預計寫五千字而已……結果……完完全全爆了八倍以上!
  看來真的想像成動畫容易……描寫成文字困難……
  而且寫作途中,我還找了些童話來回味。其中故事裡有兩則我最喜歡的童話的相關用詞或名言出現在文章裡,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得出來……^_^但回味而導致我……精讀精讀,再次拖了進度……
  加上寫文中……我不時開叮姊的遊戲來解悶……有時候是為了確認用詞(例如:到底是「國王」還是「國皇」,最後我決定以遊戲為主)結果常導致我繼續攻略下去……在這途中被我玩完的遊戲有……迷失的心(諾基與艾莉各玩完一次)、九龍魔法陣(三人結局)、心靈之門(賈斯克結局)、西丹撞磚……
  四個遊戲中有三個是我第一次破關……
  可想而知我分心的多麼嚴重……
  加上還有其他的事情耽擱……最可怕的誘惑就是……我所喜歡的武俠小說作家這個月初出新書啦!好想買>W<
  不過,我還是沒有買下手……因為我的偶像也準備出新書了>W<
  總之這些書總令我魂牽夢縈。
  為了斷絕這些誘惑,寫作時我總是把網路線拔除。果然,進度變快了許多(雖然常常會變成我跑去玩叮姊的遊戲……)不過進展的確快了不少。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點。故事中很多地方我總是害我忍不住想多加,但是為了避免爆字……最後我留下的部分大多是以卡柏作為視角。
  所以像是爾曼剛跟卡特、米可莉跟妮歌在海灘上談話的部分被我大刀闊斧的斬了。
  還有死神最後一次來探望卡柏時的一些小秘辛……
  這些地方我不會寫出來的,這部分,還是留給各位自行想像吧。

六.結尾
  《冰與火之歌》的主線故事就到這裡就結束了,非常感謝願意讀畢的您^_^全篇長超過四萬字,我從沒想過許多的劇情居然會全部卡在這……而且還會爆出那麼多字!我原預計它只是短篇小說的……
  如果您對這個故事的結局非常有感觸、有想法的話,歡迎直接在下方留言發表意見。如果您想要開心的大笑一番的話……歡迎繼續往下看!有一些謎也會跟著解開。
  非常感謝讀畢的您、寫出<死神見習生-卡柏>的靜姊,以及製作遊戲的叮姊。
  沒有你們也不會有這個故事!


By Xing Hua
5e8334af.JPG

 

 

 

 

  「啊,艾安,你回來啦!」遠遠就看到艾安身影,艾安的父親欣悅的向兒子打了聲招呼。
  「嗯,阿添告訴我,農場裡似乎發生了奇怪的事,所以我回來看看。」但艾安左顧右盼,都沒發現農場有什麼異常……忍不住問。「怎麼了嗎?」
  「呃……這個嘛……農場裡所有的母綿羊都不見了。」
  「咦?」

 

 

 

 


  魔王殿
  『魔王!』
  死神隨手把魔神劍插到一旁的岩漿上,追問著。『我問你,為什麼你的劍會落入到一個人類小鬼的手上!』
  『死~~~神~~~』魔王非常熱情(娘?)的握住死神的手,像是炫耀的說:『那不重要啦,我告訴你喔,我又有幾個可愛的老婆囉~』
  死神挑眉道:『你不是只愛你的「瑪莉」嗎?』
  『唉呀~~』魔王(很娘的)揮了一下手。『幾天前有個小鬼帶了老婆們來,說只要我借他東西的話,她們就是我的喔~呵呵呵~』
  死神的臉頰抽搐著,難道魔神劍就是在那時候被借走的?
  『不說那麼多了~死神,念在你是我的手下敗將,就讓你看看我可愛的老婆們吧~』
  聽到那句「手下敗將」,死神的頭上立刻爆出了青筋。
  但死神也就這樣被魔王拖進去他的房間內。
  沒想到……
  「咩~~~~~~~~!」
  『這˙是˙怎˙麼˙回˙事!』見狀,死神爆吼著。
  沒錯!一進魔王的房間,就是見到這副場景——滿山滿谷的綿羊!
  『她們就是我的老婆們啊~』魔王幸福(?)的說:『來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你早就認識了~她就是瑪莉~!然後呢,這位是多莉,再來是桃莉、愛莉、凱莉、莎莉、雪莉……』
  死神依然頭冒青筋的聽著那一堆的「X莉」系列,聽到最後,死神再也承受不住!把藏在背後的巨大地獄火火球朝羊堆丟了過去,大吼著。『全都去死啦!』
  「咩~~~~~~~~~~~~~~~~!」
  空氣中緩緩的飄出一陣羊肉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魔王尖叫著,見到愛妻們(?)在他面前當場慘死,魔王崩潰的拉著死神的衣領,大哭大鬧。『嗚嗚嗚~~死神你怎麼殺了我的愛妻們~~還我瑪莉還我多莉還我桃莉還我愛莉還我凱莉還我莎莉還我雪莉……(剩餘的X莉省略),死神我要你殺人償命~~~!』

  『閉嘴啦!』


冰與火之歌 裏結局 完

PR
COMMENT
NAME
TITLE
FONT COLOU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冰與火之歌 下
很長的下篇…花了不少時間測試blog的功能--字數限制。(笑!) 真的感受到xing hua對這遊戲的愛。頓時覺得自己像罪人:(人家花不少時間在你的blog啊!)真的很謝謝你!

人物方面,里奧的變化還真讓人嚇一跳…=.= 有點難過呢…
彩虹寶藏主角們的孩子還是和金屬元素有關,真細心呢。艾安的孩子是 ferro 嗎?至於卡柏和妮歌的孩子,我曾想過是coin。因為 copper and nickel的合金是cupronickel那是一般鑄造錢幣的"coins"。
至於卡特—我想不出來拼音…。

其實有關彩虹寶藏的後續,我想過卡柏是當國王,高斯和西華跑到其他公主的國度當親王。(如英國的菲臘親王(英女王的丈夫))。

至於艾安方面,我好像曾提及過當近衛騎士…大概受卡柏的邀請。(笑!)

最後的魔王和死神還真搞笑!^_^
JUSTINE URL 2013/08/11(Sun)18:16:50 EDIT
無題
叮姊留言好多啊!+w+不好意思讓叮姊試了那麼久……QAQ
我覺得叮姊真的做的遊戲都好棒>w<雖然在玩完彩虹寶藏之後玩過別的RPG,但還是覺得叮姊的最好啊!!!角色也還是覺得卡柏最棒!!!所以對於宣傳繽紛工房的遊戲,我可是非常熱血的呀!之前在叮姊的Diary有提說我跟一位香港哥哥見面嘛,跟他打完招呼後我問他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知不知道繽紛工房?」(他說不知道時我好難過啊!QAQ)到餐廳後我很乾脆的拿我媽的手提電話連上網當面宣傳+w+(我最近還有想到別的宣傳方式,不過到Guest Book再談吧+w+)我妹已經覺得我病入膏肓了。哈!
因為太愛卡柏,所以當我知道卡柏他們會出現在元素傳說時,我尖叫加鼓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真是太開心了。所以如果元素傳說完成時,真的可以考慮找我當測試員!(遭揍)
既然叮姊問起人物名的話,我先公佈吧+w+(雖然我本想說多點人留言再公佈的)先談下里奧。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最初想到的壞人是他=w=|||雖然想過換成原創人物……但里奧那張猙獰的臉(本人自己想的畫面)還是覺得適合到不行啦!>w<所以仍決定就他了>w<
里奧的姓氏感覺不好猜出^_^希望有人解得開。
艾安跟瑪格莉絲的小孩確實是來自ferro!ferromanganese這詞我從中分開,把manganese變為中名。+w+叮姊真厲害!!
卡特的名字是來自一位我極為敬佩的英國考古學家Howard Carter。這位先生的功績在於挖出了知名法老Tutankhamun。(本人略涉古埃及史與中共史= =+)在卡特第一次聽到卡柏名字時的回憶畫面,妮歌有提到他的名字來自一名考古學家。
康斯坦丹這姓氏是Constantan的音譯(本人自行譯的)。Cupronickel還含有Zn,如果Cupronickel中的Ni含量更高的話(甚至到沒有Zn的地步)就是Constantan。
Constantan,中譯康銅。其餘資訊就留給維基百科說明了(笑)
所以這小孩的英文名是Carter Constantan。
爾曼剛不解釋。
我還是要重申一遍,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EX:彩虹寶藏跟心靈之門都有「西丹」。
因此卡特的身世不打算多說明,留給各位自行想像。
如果這文留言數破二十人仍沒人全部答對的話,我會公佈答案的。(不包括我、叮姊、我妹)
但若一直沒破二十人就永遠不會公佈啦!XD
至於彩虹寶藏的後續這部分,昨天我重新發信後,在BLOG等了等,最後翻了翻叮姊過去一些對文章的留言,有看到這點。
不過這只是同人文嘛,不用太在意的。不過我個人覺得西華王子當國王挺不錯的。+w+
艾安當侍衛的地方我也有看到。(好像是在舊版BLOG?記不得@@)
死神殺友妻(?)的地方在死神去探望卡柏時就有埋伏筆了+w+艾安去探望他時也有提到家裡有事,所以才沒什麼來探望他。+w+不知道其他人看到最後時有沒有想起這兩件事呢?
這篇文可有著大量私心呢+w+像是引用的歌曲跟童話,最大私心在卡特的長相描述!!那是我腦海中更加正太的卡柏啊!+w+
給未來看到這留言的讀者:
加油啊!各位,我所引用的童話還沒被找出來呢!爾曼剛也還沒被解出!
給叮姊:
叮姊加油啊!我很期待元素傳說呢!我非常希望看到卡柏他們在元素傳說時的樣子呀!+w+
啊,遊戲內容我也很期待!
最後還是要說……叮姊辛苦了!
Xing Hua 2013/08/11(Sun)21:10:31 EDIT
無題
這是冰與火之歌的最後一篇了嗎?感覺真捨不得。
NONAME 2013/08/14(Wed)16:08:20 EDIT
無題
To NONAME:是的~這是最後一篇,不過明年(或許)我會考慮再投稿。主角依然是卡柏~預計三篇,名稱是《復仇三部曲》,跟《冰與火之歌》有極大的關聯。敬請期待。
(也有可能不會再投)
Xing Hua 2013/08/14(Wed)18:19:12 EDIT
無題
非常期待大還會在寫與「冰與火之歌」的相關文章,因為,大寫的文我實在太喜愛了。
因此,希望大不要放棄,吾必定全心全力支持。
NONAME 2013/08/14(Wed)21:25:32 EDIT
無題
To NONAME:謝謝你的支持!知道自己寫的文章有人喜歡是件非常感動的事!有時間我還是會寫寫的,但由於我是長期住校的學生,又加上我自己也有原創要寫。最快看到《復仇》第一章可能要等到明年寒假了……(像冰與火之歌我拖了至少有三年才動筆……)近日還有別的文在趕……
希望你繼續支持繽紛工房@w@且多多為它宣傳。
Xing Hua 2013/08/15(Thu)00:34:52 EDIT
無題
恩!我會很有耐心去等待的,希望大不要放棄
NONAME 2013/08/20(Tue)22:21:24 EDIT
秘辛公開
爾曼剛:Amalgam,身為西華王子跟米可莉公主的兒子,當然是「銀汞合金」。

特拉維斯與拉姆瑟:
威廉.拉姆瑟(William.Ramsay)與莫理斯.特拉維斯(Morris.Travers)的姓,兩人為科學家,發現「氖」這個氣體,而「氖」就是Neon,因此里奧虛構的姓氏是由他們的姓氏而來的。(文章內也有提到里奧的兩個父親是科學家)

欺負卡特的小孩戴摩:源自於Devil

引用的部分:
1.永無島的敘述-出自彼得潘,永無島亦同。
2.「所有的大人都曾是兒童,只是都不記得了。」出自小王子,聖修伯里所寫的序。
3.「今晚的月色好美呢!」出自夏目漱石與學生的對話,妮歌所答的內容就請依這規則自行想像到底她想表達的真正意思是什麼。(題外提醒:若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了,請記住,以後賞月時千萬別跟日本人說這句話)

已公開秘辛部分:
卡特.康斯坦丹-Carter.Constantan,名字來自本人非常敬佩的考古學家,姓氏是康銅的英文,而康銅的成份是Cu55Ni45。(一個極為私心設定的名字)
菲爾洛.瑪格莉絲.亞萊斯-Ferro.Manganese.Alloys,由Ferromanganese從中拆開。小菲這暱稱是Fe。

我藏的秘辛大致就是這些了……若我有發現缺的地方會再補。因為我明天離開後,會離開非常久的一段時間……我怕時間久了我會忘的一乾二淨,所以還是決定提前公布。(而且我看大概也沒有人會找得出全部= =……)

好了……大概就這樣了吧……要準備離開了Q_Q……我會想念繽紛工房的……
Xing Hua 2013/08/30(Fri)23:31:42 EDIT
無題
來晚了啊!!一直找不到時間留言....
沒想到一來就看到Xing Hua大大的離去留言QAQ
加油喔!!!繼續創作喔!那天出書了記得回來告訴我們你的筆名喔!一定會去買來仔細細觀賞的!!

當初看到這篇故事就非常喜愛~等整篇都結束了,還把它弄成檔案放進手機收藏>//<
文筆和劇情都很棒~人物性格描寫也很成功!妮歌好溫柔啊!感覺就是優雅美麗的媽媽呢!艾安還是穩重(可是有時候覺得有點陰沉...呃...應該說沒那麼開朗)瑪格莉絲好可愛啊!!長大了也沒變呢~每次只要看到她出現就會嘴角上揚www(里奧:你家小菲是誰我根本不認識啊啊啊!!(慘叫)
雖然我前前後後看了很多變...可是很多伏筆和涵義還是看不懂TOT
其中我最無法理解的就是為何卡柏選擇離去?不像他個性啊!(還是他的旅程中發生什麼重大的事?)總覺得妮歌被留下,無法跟卡柏在一起...和從前的三人變四人,讓我看了覺得好不甘心>且<瞬間有點想揍死神(你對卡柏做了什麼?!?!!
還有一段卡柏回來看妮歌,妮歌對他提出要求...究竟是?和我想的一樣嘛?總之我認定卡柏丟下妻兒(我覺得是親生的)去當什麼見習生了ˊˋ

期待大大繼續創作喔~要是有彩虹寶藏的文就更好了~
留言中有看到《復仇三部曲》希望能早日見到啊XD會常常來關注的~
Xing Hua大大真的很厲害!打的這麼一篇長文~(而且感覺還有很多伏筆)簡直可以出書啦!加油!夢想要顧,身體也要照料喔^^
2013/08/31(Sat)12:09:10 EDIT
無題
看完全文覺得還ok
可是樓上的留言徹底讓我笑倒XDDDDDDDDD
里奧:小菲你誰啦囧囧囧囧囧囧囧
T.M.S 2013/08/31(Sat)12:38:19 EDIT
無題
To拿:
喜歡到做成檔案放到手機?對於這點我真是受寵若驚啊!
其實冰與火之歌有三個結局,這是主線。
這雖然不是我最喜歡的結局,可是我留下了一線希望,把剩下的故事留給讀者自行想像。
因為呢......在這結局之後的結局,並不算非常快樂。
那個結局的大意就是......多年後,他們又見面了,但是--
這結局我是已經寫好了,可是短期之內我不打算投。
至於我未來會用的筆名?
沒意外的話,會一直是「華星」。取自中「華」之「星」。
所以我這文的筆名是Xing Hua(這是漢語拼音)有時會因為我用不同臺的電腦,因此用縮寫-X.H
不過拿大的留言也讓我笑了好久XDDDD你家小菲是誰我根本不認識啊。
我那時想像瑪格莉絲在鞭屍(?)時嘴角也不自覺的上揚。
最後還是要謝謝你的喜歡!復仇第一部我已經有在動筆了,但因為我有參加比賽@@大概不會有那麼多時間寫它。
我會努力的,但願這次是真正的短篇......
Xing Hua 2013/09/20(Fri)16:59:36 EDIT
Calendar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近回應
[01/25 Xing Hua]
[01/25 鈴貓]
[01/17 Xing Hua]
[01/13 鈴貓]
[01/10 Xing Hua]
[01/06 JUSTINE]
[01/06 JUSTINE]
[01/03 Xing Hua]
[01/01 JUSTINE]
[01/01 Xing Hua]
[12/31 Xing Hua]
[12/30 JUSTINE]
[12/29 Xing Hua]
[12/28 JUSTINE]
[12/10  穎]
Search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

material by: * Photograph by:Sayo(Le*g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