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UN FUN FACTORY BLOG ZONE」,是讓玩家對[繽紛工房]的遊戲作品,所設的同人小說或插圖分享討論平台。歡迎玩家以本工房的遊戲為題的同人小說在這裡公開。
[708]  [724]  [723]  [721]  [722]  [720]  [719]  [71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投稿人/ 靜 (2018/12/21 (FRI) 11:55)

(呃…這是這系列的番外篇。)

(請米納諾迷不要太激動太興奮要保持冷靜,嗯,就是這樣…好!)

(此篇是要補足米納諾x薇拉之間關係的小故事,歡迎大家觀賞,記得要用熱烈的掌聲歡迎他們~那麼故事開始了!)

 


拍手[0回]


  在城市角落裡男人拼了命在奔跑,為了保命跟守住秘密,他努力的邁開腳步狂奔,後方的陰影裡面有鐮刀跟武器的反光。

  [該死,怎麼被他們發現的?我們的成功大業即將要步入最後階段,怎麼可以就這樣被他們給擊垮,不可能!]

  轉角跑出去暗巷前面是條運河,前方有條小船,船夫正拿著繩子綁在木樁上,男人決定往水路逃亡,跳上船後男人大叫:「開船!快點!之後會給你很多酬勞的!快!!」

  船夫默默的綁著繩子完全不理會對方,男人開始焦急了,後面的那些人一定會伺機將他殺害,這個船夫在搞什麼鬼?男人憤怒道:「快啊!難道你不想賺錢嗎?不然我這個當訂金!」男人從口袋裡拿出一顆鑽石往船夫後腦砸去,船夫剛好彎下腰躲過。撿起地上的鑽石後,他解開綁在木樁上的繩子,船開始順著水漂流移動了。

  「我們的大業不能這樣子垮掉!絕對不行!我一定會在別的地方從新開始,別小看我的野心!」男人望向遠方城市,嘴上不停的念著他的野心。

 

  「用骯髒錢建起來的大業,還好意思說要重新開始啊?這顆鑽石也是你們欺騙那些難民的錢買來的吧?」一直保持沉默的船夫從後方涼涼的說道。

  「什麼?」男人轉頭看著船夫,這個人在胡言亂語什麼?!

  「你跟本國的外交官兩人互相勾結,一方面哄騙那些因為戰火失去家園的人,要他們拿出身上的財產去買外國的身份,一方面拿錢賄賂外交官,兩人把難民的財產土地中飽私囊,並且走私大量的寶石跟礦石。」船夫依舊自顧自的說道。

  「你!你是誰?」男人緊張得往後退,踢到了木板跌倒。

  「嗯?我是誰?我只是個無名人士,不用太緊張,我受人委託要知道一點真相,你可以告訴我嗎?」船夫涼涼的說道,走近男人。

  船面有點搖晃,男人緊張的說不出話來,現在仔細看才發現,船夫戴著帽緣很寬大的帽子,只看的到半張臉。

  「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寶石財富還是要女人?」男人腦內想的到的都說出來,然而船夫還是不為所動。

  「我想要的你給不起的,所以告訴我們那個外交官的藏身處就好。」看不出來船夫是不是笑了,男人正努力思考要不要供出合夥人的位置。

  [我們的大業,只要能在撐一下子就可以…]男人手摸到了木製船槳,只要攻擊這個來路不明的船夫,就可以繼續完成我們的夢想。

  船夫發現男人的動作,手一揮,男人移動的手插了一隻暗箭。男人痛的慘叫,船夫手上拿出一把鐮刀往男人的脖子一抵,冰涼鋒利的觸感讓男人恢復理智。

  「我們不希望打擾到這個城鎮的居民,想要活命就老實一點。」船夫冷冷的說道。

  「我不知道,那個女人的所在地…她很難找…」男人決定要守住合夥人的位置。

  「哼,真是有情有義啊。她的位置就是在拿畢里斯城的皇宮,而且她還想要殺了你獨吞全部的暴利。」船夫說的一字一句讓男人的心冷了一半。

  「可惡的女人!原來是她派你們來殺我的!!我不甘心!!!」男人盛怒之下往上一撞,脖子抹過鐮刀的刀刃血流如注,脖子上的倒十字架染上了紅色。

 

  利奇馬摘下帽子,看著逐漸沉下運河的小船,覺得這個男人很可悲。雖然沒有想要殺人,男人卻自己撞在自己的刀刃下,剛才的話是希望對方能夠吐出有用的情報,誰知就這樣死了。

  點了收隊的信號,陰影裡出現了若干人等,利奇馬披上領巾蓋住頭部,眾人離開了這個城市回到了山上不知名的村莊,「樂園」的根據地。

 

  最近利奇馬覺得工作上有點無力,回到空蕩蕩的住處也沒有米納諾可以聊天了,他已經回到阿捷提斯的故鄉。每到夜晚時,看到皎潔的月光他會想到另一個人,對方的天然呆真的讓人很難理解,怎麼會有人這麼少根經的。可是只要跟他在一起就會覺得內心無比的平靜,他所在的團隊是這麼熱鬧溫馨。

  這時候內心就會像是蟲子咬一般十分難受,孤單的情緒爬滿全身痛苦不已,這是之前不曾感受過的感覺。

 

  這次的任務因為男人死了所以線索斷了,利奇馬又要重新找外交官的行蹤,嘆了一口氣先去找大師告訴這次的任務情況。

  「孩子,你最近是不是很疲累?」老人溫和的眼神,看著眼周暗沉的利奇馬。

  「不會的,大師。這次的任務我想還是得要去皇宮那裡埋伏比較好。」利奇馬擠出了笑容回應老人,沒想到連日來沒有睡好居然反應在臉部上。

  「這次我想你去觀光吧。」老人笑著拿出一張傳單,上面是阿捷提斯的出版社安排的觀光行程。

  「呃…觀光?」利奇馬有點傻眼的接過傳單,「大師你說笑嗎?」

  「這是任務,你跟其他團員都去吧。」大師認真的表情,可不是說笑的。

  「是,那麼我就去準備了。」利奇馬把傳單摺好收近懷裡。

  「記得幫我帶祖魯村的魚乾回來,還有魷魚絲。」大師笑著說道。

 

  利奇馬背著行李走近阿捷提斯城的北門,路程中有點耽擱,所以其他團員以經先去阿捷提斯城報到了。這次的任務真的讓人搞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利奇馬內心很複雜,這時聽到城內有龍吼。

  衝進城內後看到一條龍在天上怒吼,尾巴上還掛著熟悉的兩個人,情急之下從行李內抽出了弓箭,幫忙協助制服這次的危機。

  跟觀光團報到後,打算去城東的酒館,就這樣遇到拉賽爾。這位少根經的人臉上還是掛著溫和的笑容,跟之前一模一樣是個還沒被社會黑暗汙染的人。

 

  在巴爾賽港遇到他們真的純屬巧合,瞭解了他們遇到的情況後,利奇馬決定一起幫忙解決這個事件,就像是無形的牽引讓他回到拉賽爾的團隊,該不會是米納諾吧?如果是的話,這個傢伙真是太多事了。

 

  在克爾特森林完成了奧雲的委託,拉賽爾跟伊薩貝莉兩個人在瀑布那忙著,回到這個團隊後利奇馬真的放鬆不少。靠著樹幹打算休息一下,看到薇拉正趴在地上找東西,看起來很著急。

  「薇拉,妳在找什麼?」只是單純好奇,這名少女常常會說出一些驚人的話語。

 

  「我之前做的押花書籤掉了,那是很難得找的到的四葉幸運草說…」薇拉很難過的說著,找了好幾次都不知到掉在哪裡,這樣幸運不就溜走了。

 

  「不就是路邊的雜草嗎?這麼珍惜它?」利奇馬看著這種三葉草看多了,葉緣呈現心型三瓣狀,有些會開出紫色的花朵也會開出黃色的花朵,就只是野花根本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

 

  「這不是什麼雜草,雖然很常見但是多一片葉子的是很少見的!我很難得才找到它的說…」薇拉越說越沮喪,早知道就不要帶書出來了。

 

  「……」利奇馬默默的看著失落的薇拉,之後往森林走去,過沒多久他帶了一把的四葉草回來並拿到薇拉面前。

 

  「欸?怎麼會有這麼多?」薇拉很驚訝的看著數量龐大的四葉草覺得很不可思議,對方還示意要薇拉接下這把四葉草。

 

  「這種植物只要在太陽曬不到的地方跟岩石後面,或是道路旁邊就會比較多,聽說會多長一片葉子是要補足成長的養分才會變成這樣。」利奇馬拍掉手上的泥土,看著薇拉的笑容覺得很滿足。

 

  「我覺得米納諾你很像是酢醬草呢。」薇拉笑著說道。

 

  「那是什麼?」利奇馬很疑惑,這是什麼植物?

 

  「就是你現在找到的植物啊,我曾看過一本書寫過受過這種植物祝福的人雖然表面很刻薄、冷淡,但實際上卻是個溫柔的人。」薇拉回想著書本的內容,之後接著說到,「雖然你的另外一面是冷漠無情的,但是我看的出來你本身是個溫柔的人,你雖然對伊薩貝莉講話很刻薄,她需要幫助時你還是會協助。」

 

  「雙手已經沾滿鮮血的人,怎麼可能跟溫柔扯的上邊。天真的話還是少說一點吧,說不定我這次歸隊還是來利用你們的呢。」利奇馬冷笑的說道,內心有點自嘲,我可是一個殺手呢,怎麼可能是溫柔的人?

 

  看著起身走遠的利奇馬,薇拉輕輕摸著四葉酢醬草,它散發著酸澀的味道。

 

  夜晚收到了在觀光團內的同伴來信,一直在追查的對象居然在祖魯村有了動作,利用當地民家的漁船載運大量的寶石。

  [看來這次事件不單純啊…]利奇馬摸著送信的鷹正想著要怎麼回覆。

  「那個…我可以過去嗎?」薇拉在後方說到。

  「薇拉怎麼了嗎?」放走手上的鷹轉頭看向薇拉。

  「我是來道歉的,下午我說的話似乎讓你很不高興。」薇拉有點無辜的說著,「老師說過如果不小心失言讓別人不開心時一定要道歉,不然那句話會影響別人一輩子。」

  利奇馬有點傻眼,看著薇拉的肩膀有點顫抖,難道她以為自己在生氣嗎?

  「過來吧,我沒有在生氣。」利奇馬無奈的笑著。

  薇拉慢步走來,不小心踩到石子滑倒,利奇馬趕緊接住薇拉。

  「沒事吧?」女性特有的柔軟部位就靠在自己身上,利奇馬有點緊張僵直的詢問薇拉的狀況,看起來是沒有大礙的。

  「沒事的,幸好你沒有生氣,我好擔心呢。」

  薇拉笑得很溫柔,利奇馬原本緊張的情緒消去了不少,兩人禮貌性的互動交談後薇拉回到屋內休息,臨走前留下了一句感想就跟早上一樣。

  [果然你是一個很溫柔的人。]

 

  「怎麼會有人這麼天真的。」利奇馬忍不住嘖嘴,居然會有人會利用宗教去欺騙人民說什麼因為神的感化下能讓他們走到樂園的世界,真正的樂園可是用鮮血跟無數的麻藥堆積而成的。如果宗教或是神能幫助人,那麼拿畢里斯就不會演變成這樣可笑的局面。

  [嗶呀-]傳訊的老鷹發出長嘯,帶著回復的訊息飛走了。

  利奇馬一轉身,看到拉賽爾正靜靜的看著他,表情還是平時那溫和的笑容。

  「你什麼時候在那裡的?」利奇馬並不驚訝,他知道後方有人,對方沒有殺氣。

  「我剛起床就看到樹上有一隻老鷹,所以我就猜想到了。」拉賽爾笑著說。

  「那麼你這次會想要被我利用嗎?」利奇馬冷笑。

  「利不利用是一回事,這次的事件造成阿捷提斯的危機,我就會用盡一切方法努力解決。」拉賽爾眼神轉為堅定,之後看著利奇馬,「這次的事件跟你們有關嗎?」

  「我說過了,這次我是來觀光的。」利奇馬雙手一攤,接著說:「不過我能透露的是,或許跟我們有關,但我們沒出手。」

  「那麼你只要答應我一件事情就好,就是不要傷害無關的人。」拉賽爾認真的說。

  「你放心,我們做事有個準則,不會傷及無辜的。」利奇馬淡淡的回應。

  兩人的對話結束後,利奇馬把心態轉成米納諾,跟拉賽爾一起進屋內吃早餐了。

 

  「欸,米納諾。你好像還是很睏的樣子,在馬車車廂內睡一下吧。」奧雲的聲音傳入利奇馬的意識裡,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走神了。

 

  「我沒事的,才一小段路而已我還有體力。況且我現在如果進車廂休息,我擔心伊薩貝莉又在睡覺說夢話吵死人。」米納諾把背伸直,聳肩表示無事。

才講完後方的車廂內就傳出怒吼:

  「渾蛋!到底是誰害我壓力這麼大的阿,我才沒有在睡!!」

 

  「米納諾,你去睡一會吧。如果之後有戰鬥我還需要你幫忙呢,不用強撐的。」拉賽爾看著米納諾表情十分認真,不容許米納諾拒絕。

  「我真的看起來有這麼疲累嗎?」米納諾無奈的表示。

  「嗯,看起來真的像是很久沒休息過一樣。」奧雲看著對方暗沉的臉色,眼神裡透露著擔心的感覺。

  「那我去車上休息一下,有需要在叫我吧。」米納諾投降了爬上車休息。

 

  說是閉目養神,腦袋裡還是把最近的事件整理了一次,運河上死掉的男人脖子上帶著一條倒十字架,那是要防止神聖攻擊的道具,跟這次的寶石催眠有什麼關聯嗎?該不會這次說的宗教神力感化人心就是用催眠控制人吧?那也太費周章了,怎麼會有人這麼愚蠢的,那個外交官到底來阿捷提斯做什麼?

  [重點是,他口口聲聲說的大業,到底是?]

 

  原本思考到最後意識有點迷糊了,這時有人摸了他的臉移動了他的身體靠到一個柔軟的東西上面,睜開眼看到薇拉柔和的長髮還有溫柔的笑容。

  「啊…把你吵醒了嗎?我只是想說讓你靠著軟墊類的東西會比較舒服。」薇拉笑著說,「再休息一下吧,還有一小段路才會到巴爾賽港呢。」

  「……」利奇馬再度闔眼,在意識消失前他聞到了青草的味道。

 

  透過李察先生的介紹,大家對寶石催眠有了初步的認識,不過能解除的方法太多了卻沒有一個正統有效的答案,解除的不好居然有後遺症?!這樣到底要怎麼處理這次的事件才對?眾人抱頭苦思陷入一個非常困窘的狀態。

  「那個…」薇拉舉手有點欲言又止。

  「怎麼了薇拉?」伊薩貝莉疑惑,難道薇拉想到方法了?

  「我收到了老師的訊息,必須回到克爾特森林大屋一趟。」薇拉有點不好意思的接著說,「我會順便看看有沒有相關的資料,可以幫助我們解決這次的事件的。」

  「那我們陪妳一起去吧?」拉賽爾趕緊叫大家準備動身。

  「等等,等等!不用麻煩了。我現在也有足夠的實力能夠面對森林裡的蘑菇的,大家現在的目標就是要想辦法解決這次的危機。我拿完老師需要的東西我就會回去阿捷提斯跟大家會合的!」薇拉意志堅定的說道。

  「薇拉真的沒問題嗎?我有點擔心阿!」伊薩貝莉抓著薇拉雙肩有點擔憂的說。

  「嘻,放心吧!我沒問題的,而且我現在需要去看看可愛的蘑菇魔物休息一下,不然最近的發生的事情讓我的思考變的鈍鈍的。」薇拉笑著說。

  「……」眾人沉默,前天看的那些蘑菇還不夠多嗎?

 

  「薇拉,這個還妳。」米納諾把薇拉的法袍披到她的肩上,「多虧妳我有好好的休息了,謝謝。」

  「不客氣,那麼我出發囉~」薇拉點頭跟大家致意後離開了。

  米納諾看著薇拉離去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失落,這時候後方傳來了一道視線,轉身一看又消失了,是誰?

  「那麼我們就先回阿捷提斯等薇拉回來會合吧!」拉賽爾跟大家說著接下來的行程,「我們順便在城內打聽一下最近的情報,在薇拉回來之前我們要掌握住城內的情形,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就這樣眾人踏上了回歸阿捷提斯城的旅程,城內還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

  演員休息室:

  「阿靜!為什麼我的戲份這麼少!!妳給我說清楚不是要給我跟拉賽爾親密且轟轟烈烈的劇情嘛?!」伊薩貝莉用力敲擊反鎖的休息室大門,這次阿靜拖稿太久大家都快無聊死了。

  「嘻,沒想到會有我跟米納諾哥哥的番外篇,我會加油的。」薇拉笑著說。

  「……」米納諾在一旁沉默沒有表示什麼。

  「所謂轟轟烈烈的劇情到底是要怎麼樣才是啊?奧雲?」拉賽爾很困惑。

  「嗯…伊薩貝莉可能想要『嗶-嗶-』之類的東西吧?」奧雲喝著黑茶說。

  「等等『嗶-嗶-』我完全不懂啊!」拉賽爾更困惑了,可是奧雲不說總不能去問伊薩貝莉吧?拉賽爾在困惑的情況下,默默的把紅茶給喝了希望自己的疑問就這樣融掉,結果自己還是很想知道,誰能幫忙解答一下啊?

PR
COMMENT
NAME
TITLE
FONT COLOU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天上掉下來的-幸運-上
阿靜看來很喜歡米納諾X薇菈。^_^我可沒想過這組合呢!感覺很新鮮!
JUSTINE 2018/12/21(Fri)23:04:24 EDIT
無題
我想看一堆逼~逼~逼~的劇情 哇哈哈
鈴貓 2018/12/23(Sun)16:54:03 EDIT
Calendar
04 2019/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近回應
[04/16 幽影]
[04/14 幽影]
[12/23 鈴貓]
[12/23 鈴貓]
[12/21 JUSTINE]
[12/21 JUSTINE]
[08/20 Emma]
[08/17 鈴貓]
[08/17 鈴貓]
[08/17 鈴貓]
[08/16 JUSTINE]
[08/16 JUSTINE]
[08/16 JUSTINE]
[06/26 鈴貓]
[06/22 JUSTINE]
Search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

material by: * Photograph by:Sayo(Le*g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