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UN FUN FACTORY BLOG ZONE」,是讓玩家對[繽紛工房]的遊戲作品,所設的同人小說或插圖分享討論平台。歡迎玩家以本工房的遊戲為題的同人小說在這裡公開。
[723]  [721]  [722]  [720]  [719]  [718]  [717]  [716]  [715]  [714]  [71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投稿人/ 靜 (2018/06/08 (FRI) 23:27)

五彩繽紛的光芒讓人覺得刺眼,勉強張開眼睛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拉賽爾兩眼無神的在一盞滿是寶石的水晶燈下面,他站在那裡就像幅畫一樣。

下一秒水晶燈往下掉砸下底下的人,滿滿的都是寶石碎石還有一片白光。下一秒水晶燈往下掉砸下底下的人,滿滿的都是寶石碎石還有一片白光。

 


拍手[0回]


伊薩貝莉緊張的從床上跳起來,原來是夢。

這裡是羅斯威大宅,旁邊兩張床上還躺著哥頓管家跟保母,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自己會在羅斯威家?

用手抹了額頭上的冷汗,這個夢太可怕了,兩隻手還在顫抖著。

 

「伊薩貝莉,妳終於醒了!我快擔心死了!」

耳邊傳來薇拉的聲音,抬頭看到薇拉滿臉擔憂的表情,之後伊薩貝莉才知道自己已經昏睡兩天了。

這兩天城內發生很多的變動,先是羅斯威大宅遭人攻擊,保母跟管家都受了重傷,公主被人帶走。男生們晚上遭士兵攻擊,而且奧雲還被鎖定。然後城裡的士兵都不見了,城內的公家機關行政工作都癱瘓了。

 

「男生們決定要去城堡探查,他們說有危險就會趕快逃出來的。雖然我已經很努力拖延他們了…」薇拉越說越擔心,有傳聞只要進去城堡的人幾乎都沒有出來。

 

「發生這麼多事情,我居然在睡覺!?都沒有人想要叫醒我嗎?」

聽完最近的發生的事情後,伊薩貝莉心裡十分不悅,而且很著急,從旁邊的床櫃上拿起裝備,準備要進去城堡內追上男生們。

 

「不行,我已經答應拉賽爾了,妳不能一個人去冒險!」薇拉趕緊阻止伊薩貝莉的動作。

 

「薇拉,妳真的有這麼乖巧嗎?他們男生叫妳留下來妳就留下來?這次的事件這麼嚴重,靠他們三個人去解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伊薩貝莉淡淡的看著薇拉。

 

「嘻~我在他們男生走後就跟老師聯絡了,下午他們就會趕回來。剛才我已經先整理好一些裝備,老師他們回來我們就可以直接出發了。」薇拉有點調皮的笑著。

 

薇拉認為,這樣的方式叫「隨機應變」,而且她沒有讓伊薩貝莉獨自跑去城堡,而是她們兩個人一起去,所以不算違背拉賽爾的話。

 

「這還差不多,我們一定要讓他們男生知道,我們女生有多少能耐!」

伊薩貝莉握緊了拳頭,休息這麼久該換我出馬了!

 

「哈啾!」拉賽爾突然打了一個寒顫,其他兩個男生似乎也覺得有點冷。

「這裡有點冷呢…」拉賽爾看著四周,陰涼的風一直吹向大家。

「還有多遠啊?米納諾?」奧雲拉著帽子讓冷風不要一直吹臉。

「快到了,忍耐一下吧!」米納諾的脖子披著一條長布,似乎是防風用的。

城內地下道有一條通往城堡內的路,這是先前康妮藏匿樂園殺手團的祕密通道,米納諾舉著火把在前面帶路,沒想到之前的工作藏匿的地方能對這次事件有幫助,[這種巧合該說諷刺好還是幸運呢。]米納諾冷笑。

 

推開石造的拉門,後面是一片木板,出口被堵住了。米納諾摸了木板確定厚度後,不客氣的用力踹了去,木板順勢往出口方向倒塌,發出了巨大的碰撞聲。

[?!]拉賽爾跟奧雲驚訝到說不出話,秘密探查發出這麼大的聲音可以嘛?

踩過木板走出去才發現這裡是城堡的內政辦公室,剛剛踩的不是木板,是放資料的書櫃,奧雲看著地上散亂的文件腦海裡似乎發出了文官們慘叫聲的錯覺。

 

「欸?資料下面似乎有什麼?」拉賽爾指著下方的黑色汙漬,應該是墨水潑灑出來的,地毯是乾的所以不可能是剛才的撞擊所致。

「我先去看看有沒有人,你們小心一點。」米納諾似乎不想管汙漬,自顧自的去亂走。

奧雲蹲下來收拾文件,拉賽爾把書櫃扶正從新檔住了秘密通道的路口,兩人收拾完殘局後看到地板上的汙漬,一片墨水漬旁還用什麼抹出一行歪七扭八的字。

 

【不要去餐廳!】

 

「不要去餐廳?什麼意思?」拉賽爾照著念了出來,看得很疑惑。

「餐廳裡有什麼東西嗎?」奧雲思考了一下,這行字一定是很危急的情況寫出來的,餐廳裡有什麼東西嗎?

四處檢查後都沒有人在附近,該找找亂跑的米納諾了,走出辦公室,看到餐廳的大門大開,裡面發出五彩繽紛的光芒,而米納諾呆站在門口不動。

「糟糕!」奧雲心一緊,腦內瞬間了解那行字的意義。

 

米納諾,拉賽爾團隊的成員之一,是拉賽爾的兒時玩伴,誕生石是月光石。

一到女聲傳出,眾人轉頭一看,一個長的很像康妮的小女孩從角落出現。

「拉賽爾!快點去把米納諾拉開,不然他會被控制住的!」奧雲緊張的叫著拉賽爾,餐廳裡發出的光就是寶石折射的光。

拉賽爾趕緊跑去救米納諾,後方一個影子揮向了他,是勒古拉斯的長槍,拉賽爾閃避不及直接被打倒在地,勒古拉斯兩眼無神的發出攻勢,拉賽爾完全沒辦法去救人。

奧雲念出魔法,冰的結晶從勒古拉斯身邊開始聚集,長槍一揮打散成為水霧,拉賽爾趁機衝向米納諾,兩人撞倒在一起。

「米納諾你還好嗎?」拉賽爾拍拍米納諾無神的臉龐,他的眼神散漫跟玩偶一樣。

「看來是被催眠了,你先帶他逃走,我來想辦法!」奧雲緊張的拿著法杖,想著接下來有什麼咒語可以對付勒古拉斯。

 

米納諾,該工作了,先制住身旁的拉賽爾,再收拾掉奧雲。

小女孩又開口說話了,米納諾似乎只聽的到她說話,揍了拉賽爾的肚子,之後舉起長弓放箭攻擊奧雲。

「米…納....!」拉賽爾抱著肚子難過得說不出話來。

奧雲拉低了帽子很勉強的閃過箭羽,勒古拉斯跟著奧雲準備要抓他。

「冰塊!」奧雲大喊魔法,大型的冰塊瞬間砸昏勒古拉斯。

奧雲閃躲了弓箭,之後拼了命往沒人的方向衝去,雖然很想跑去救拉賽爾,可是這個時候只能救自己之後才能有機會去救大家。

拉賽爾看著奧雲順利逃跑後,反而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麼容易就中招了,只要奧雲能順利逃掉,之後才能有機會得救,看著米納諾跟小女孩走進,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拉賽爾,阿捷提斯城的英雄,誕生石是祖母綠。」小女孩拿出了一枚戒指,上面的綠色寶石反射的光芒讓人覺得很暈眩,這是拉賽爾腦內最後的印象了。

 

杜蘭跟馬勒卡兩名騎士團長在城堡的二樓,雖然聽到樓下有打鬥的聲音兩人卻決定不理會,繼續尋找保羅將軍被囚禁的房間。

「樓下有打鬥的聲音,不去看看嗎?」安迪不安的說道,看著兩位騎士團長四處在貴賓休息室內亂翻亂找的。

「現在的城堡內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奇怪,我們剛才沿途也打昏好多個人,這些侍衛真是太柔弱了!之後我要跟陛下建議,連侍衛都要來參與軍部的訓練。」馬勒卡四處開著休息室的大門,確認是不是有人在裡面。

「這樣侍衛們也太辛苦了,保護城內的人還是交給我們這些騎士才對吧!」杜蘭檢察著牆壁上的燈飾,2樓的覲見大廳大門是靠這些燈飾才能打開的。

「城內的人都被控制了,難道沒有辦法解除催眠嗎?」安迪正在思考著。

「我們現在只知道抽掉上面的寶石飾品能比較容易解開,像是剛才的馬勒卡一樣,我趁他昏過去後抽掉上面的寶石飾品,弄醒他後意識就清楚了。」杜蘭也想到這個問題,所以大致整理了一下腦內的情報。

「不過不是每個人都有配帶寶石飾品啊!剛才的侍衛女僕身上連一塊石頭都沒有。」馬勒卡也開始疑惑。

「對了,我還有一個問題,為什麼房間裡的窗簾都是關起來的?」安迪看到四周都很陰暗,每扇窗戶都是被厚重的窗簾掩蓋著。

「拉賽爾說過,公主被控制過後就很怕光,看來城內被控制的人們應該也是。」為什麼會怕光?城內的士兵似乎都是夜晚才會出現…難道光有什麼問題?

「這麼暗也不好找線索,我們拉開吧!」馬勒卡順手拉開窗簾,看到兩個女生悄悄的從城堡的側門進入,她們好眼熟啊?難道是?

 

城北的羅斯威大宅外有一排大樹,一旁是清澈的護城河,原本平靜的河面忽然有陣風吹出現一片漣漪,慢慢的大風吹出水花飛散,一個劇大黑影從天上慢慢降下快到水面時,風力一震…嘩啦啦…水花變成一片水牆,等到水花散去後,大樹旁的空地站著兩個人,旁邊還有好幾箱的行李。

 

時常在護城河釣魚的老伯全身濕透,他在一旁釣魚卻看到了跟平時不一樣的景象,到現在內心還是心有餘悸,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

盛大出場的兩人發現老伯驚恐的表情,金髮的女人趕緊拿出一塊巾子幫老伯擦臉,兩人臉上都帶著黑色的眼鏡,看起來很冷漠,又很有型。

「你們…到底是誰?」老伯腦內只想到這句話。

「您好,我是羅斯威伯爵,旁邊的是我的妻子祖安娜,讓您受驚了,我很抱歉。」羅斯威伯爵微笑的跟釣魚老伯行李,之後請祖安娜給予老伯洗衣的費用。

「我們還有急事,先告辭了!」不顧老伯傻住的表情,夫妻倆大步進入了大宅。

老伯手裡抓著洗衣的費用,到現在還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麼,難道是龍嗎?

 

薇拉看到自家老師終於回來了趕緊衝去抱緊老師,最近發生太多事情了,尤其是看到保母跟管家受傷讓薇拉內心受到不小衝擊。

「別怕~薇拉,我們回來了,先讓我們了解情況吧!」祖安娜摘下臉上的眼鏡,很簡單的跟眾人詢問最近城內的事情。

伊薩貝莉跟薇拉詳細的告訴羅斯威跟祖安娜,公主失控跟寶石催眠還有城內的政府機關成現半癱的情況,還有士兵們襲擊拉賽爾他們的事情。

「看來事情比我想像中嚴重呢,我家的人也被攻擊還有房子被撞出一個大洞,之後我要來好好的跟那位拿畢里斯外交官要一些補償。」羅斯威聽完後冷笑。

 

「注意你的表情,最近你的人氣在城內降很多了,這樣的表情可別被外人看到。」祖安娜看了羅斯威一眼,接著跟薇拉她們說:「雖然我第一次聽過寶石催眠的事情,以你們的陳述我想那跟暗魔法很像,能控制人的心智。我想只要防止光芒透過寶石照近眼睛裡應該就能避免被控制,而士兵們身上配戴的寶石配件應該是要加強控制的能力。」

 

「加強嗎?那麼拔掉那些飾品不就能夠清醒了?」伊薩貝莉想出了這個結論。

「我想有這種可能性,不過那些被拉賽爾打倒的士兵不見了不是?」祖安娜也正在思考,「我想這次我們從南島帶回來的伴手禮是買對了。」

伊薩貝莉跟薇拉兩人手上各拿到了一副黑色眼鏡,從鏡片看過去景色黯淡很多,光線也不會太刺眼。

「這個叫墨鏡,我想你們這次進城堡會需要這個東西,配帶在身上能檔掉多餘的光線。妳們近城後先想辦法跟拉賽爾他們會合,我擔心他們遭遇不測。」

祖安娜跟羅斯威互相示意後接著說:「我跟羅斯威先在城內穩定情勢,至少要讓政府機關發揮作用,不然在這樣人心惶惶下去,城民會暴動的。」

 

「老師,您跟羅斯威伯爵要小心啊!我跟伊薩貝莉一定會給那些男生們知道我們的厲害!」薇拉雙手握拳,看起來鬥志高昂。

「薇拉我們不是要去給男生厲害,是要解決這次的事件讓那些男生知道我們的能耐!」伊薩貝莉單手握拳,內心熱血的小宇宙正在爆發著。

 

「拉賽爾他們到底是怎麼招惹她們兩個女生的,怎麼覺得她們是要去打人不是去解決事件的。」一旁的羅斯威看著兩個熱血少女內心真的很納悶。

「男孩子還是不要太保護女生比較好,女孩子也有自己處理事情的方法,我想就跟天上掉下來的勇氣一樣,女孩子堅強起來可比男生厲害多了。」祖安娜衝著羅斯威笑著。女生們的熱血讓羅斯威覺的一陣惡寒,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

演員休息室:

因為米納諾扒了拉賽爾的衣服,還讓拉賽爾跟伊薩貝莉同床共枕睡了一晚(?)現在兩人的情況真是降到冰點。算是單方面就是了,伊薩貝莉完全不想理會拉賽爾,連看都不看,就算拉賽爾叫她也完全不理,完全零互動。

「米納諾這次玩太兇了啦,好不容易他們兩個感情才升溫,結果這樣子豈不是前功盡棄了?」奧雲看完尷尬的兩個人,默默的盯著兇手。

「伊薩貝莉真的很生氣呢,她說不想再看到拉賽爾了,我是不是要去跟她說她誤會拉賽爾比較好?」薇拉撐著下巴皺著眉思考著。

「照理來說這兩個人應該感情要升溫啊,怎麼會變成這樣,那隻母老虎也太硬撐了吧?」米納諾盯著伊薩貝莉完全不理人的背影,正在想著怎麼處理。

 

遲鈍的拉賽爾這次在遲鈍也終於發現伊薩貝莉的心情,對方完全不理會他讓他有點挫折,想都沒想到自己會被人扒光跟伊薩貝莉睡在一起,而且自己怎麼睡著的這才是拉賽爾最納悶的事情。

阿靜看著休息室內那沉重的氣氛在考慮要不要幫忙,這時薇拉覺得忍不住了決定跟伊薩貝莉告發這次事件的兇手是誰。

「伊薩貝莉,妳誤會拉賽爾了,真正扒了拉賽爾的衣服的人是米納諾!」薇拉對著伊薩貝莉的背影說道,「拉賽爾是正人君子,才不是脫了衣服跟人睡覺的人!」

「為什麼我覺得薇拉說的怪怪的…」奧雲疑惑,雖然她說的是對的。

伊薩貝莉還是沒有回應,冷冷的。

「而且先前勒古拉斯喝醉的時候,要扒拉賽爾衣服他不是也會抵抗嗎?妳要相信拉賽爾的為人啊!」薇拉努力的跟伊薩貝莉精神喊話。

「沒想到扒了我的衣服的是你啊?米納諾?」拉賽爾有點生氣的問著兇手。

「我只是擔心你跟伊薩貝莉一起睡會太熱嘛…我還有幫你們蓋棉被啊。」米納諾笑著跟拉賽爾說道,得想辦法讓這兩個人合好才行啊。

「等等,我剛才聽到勒古拉斯也想扒拉賽爾衣服是怎麼回事?」米納諾想到剛才薇拉說的,「沒想到拉賽爾你的人氣紅到,男生女生都想扒了你衣服啊?」

「不要亂說話!我的衣服我自己脫,誰都不准亂扒!」拉賽爾看起來也有點氣過頭了。

「吶,伊薩貝莉,我覺得妳該出來守護一下拉賽爾的貞操比教好,他的衣服實在太好扒了。」米納諾涼涼的對著伊薩貝莉說著,之後攬著拉賽爾的肩準備要在扒一次。

「你在幹什麼米納諾?!不要亂來!!」拉賽爾有點緊張,米納諾來真的。

「伊薩貝莉!妳不幫忙拉賽爾就要被扒光了!」奧雲很識趣的對伊薩貝莉大叫,而且也幫忙抓著掙扎的拉賽爾。

「你們兩個不要鬧啊!!」動彈不得的拉賽爾忍不住大叫。

這時候伊薩貝莉有了動作,衝向拉賽爾之後一左一右各揮一拳打飛了米納諾跟奧雲,之後抓住拉賽爾的領子。

「拉賽爾的衣服只有我能脫,我不准任何人亂碰!」伊薩貝莉混合著憤怒跟衝動跟眾人宣誓,這股氣勢連拉賽爾都愣住了瞬間軟腳,兩人雙雙跌在一起。

用力過度的伊薩貝莉不小心拉破拉賽爾的衣服,鍛鍊過的胸肌展露了出來。

 

「這裡就是演員休息室嗎?將軍有沒有在這裡出現?!」這時杜蘭跟馬勒卡打開休息室的門,剛好看到了這一幕。伊薩貝莉跨坐在拉賽爾腰間,躺在地上的拉賽爾的衣服被扒開露出胸膛,兩邊相望後杜蘭默默的關起休息室的門。

 

一旁的薇拉跟阿靜觀看了從頭到尾的情形,之後又看看被打飛的奧雲跟米納諾,突然覺得愛情天使真是不好當啊。

----------------------------------

最近突然變得好忙喔,我要加油才行啊!

PR
COMMENT
NAME
TITLE
FONT COLOU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天上掉下來的-勇氣
幸好文章的字數不是太多,不然可能像之前的一些文章,不能設回大字格式(因大字格式會使文章檔案變大)。盡量把特殊格式字呈現出來。

其實「米納諾」該沒有受影響才對,因為他並非真正的「米納諾」。

演員休息室的演出比原來的更有趣!(笑!)
JUSTINE 2018/06/11(Mon)22:53:43 EDIT
無題
我也認同叮姊說的,
因為不是真正的米納諾,所以應該不會被控制
希望可以快點解決城堡的事情
覺得那個女人好壞
薇菈跟伊薩貝莉終於要出馬了 讚讚
見識女生的厲害

演員休息室還是一樣熱鬧啊
趕快把婚禮辦一辦吧www
鈴貓 2018/06/12(Tue)01:04:56 EDIT
天上掉下來的勇氣
TO:叮姐

阿靜會注意字數的,常常不自覺寫到暴字啊W

恩...米納諾到底被伊薩貝莉揍飛到哪裡了呢?
(遠望)

TO:鈴貓
我正在努力解決城堡危機,各為主角演員們要加把勁啊!(眾人白眼中)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休息室越寫越刺激了XD



2018/06/19(Tue)23:57:38 EDIT
Calendar
04 2019/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近回應
[04/16 幽影]
[04/14 幽影]
[12/23 鈴貓]
[12/23 鈴貓]
[12/21 JUSTINE]
[12/21 JUSTINE]
[08/20 Emma]
[08/17 鈴貓]
[08/17 鈴貓]
[08/17 鈴貓]
[08/16 JUSTINE]
[08/16 JUSTINE]
[08/16 JUSTINE]
[06/26 鈴貓]
[06/22 JUSTINE]
Search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

material by: * Photograph by:Sayo(Le*g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