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UN FUN FACTORY BLOG ZONE」,是讓玩家對[繽紛工房]的遊戲作品,所設的同人小說或插圖分享討論平台。歡迎玩家以本工房的遊戲為題的同人小說在這裡公開。
[680]  [679]  [678]  [677]  [676]  [675]  [674]  [673]  [672]  [671]  [67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投稿人/ Xing Hua (2014/4/12 (SAT) 16:44)


古往今來多少離合悲歡,誰曾見過這樣的哀怨辛酸!
                            ──莎士比亞

 


  彷彿身在一個未知的世界,里奧發覺自己的周遭全是一片雪白。


拍手[0回]


   ……這是怎麼回事?

  里奧的腦海裡只有數不清的問號。
  在這世界遙遠的前方,有個相當熟悉的身影正背對著他──里奧敢拿自己的性命擔保──他絕對不會認錯那個身影……那是希莉安!

  「希莉安──!」

  里奧吶喊著她的名字。
  但她沒有因里奧的吶喊而轉身,只有高聲地唱起了歌。

  『快樂,
   什麼時候會結束呢?
  哪一刻是最後一刻?
  想把你緊緊抱著,
  可知你是我生命中的,最捨不得!

  如果我變成回憶,
  退出了這場生命,
  留下你錯愕哭泣,
  我冰冷身體,
  擁抱不了你,
  想到我讓深愛的你人海孤獨旅行,
  我會恨自己,
  如此狠心。

  如果我變成回憶,
  終於沒那麼幸運,
  沒機會白著頭髮,
  蹣跚牽著你,
  看晚霞落盡,
  漫長時光總有一天你會傷心痊癒,
  若有人可以,
  讓她陪你。

  如果我變成回憶,
  最怕我太不爭氣,
  頑固的賴在空氣!
  霸佔你心裡,
  每一寸縫隙,
  連累依然愛我的你痛苦
  承受失去。
  這樣不公平!
  請你盡力……
  把我忘記……』
  
  「希莉安……?」
  聽到這首歌,里奧的心中莫名升起了恐懼感,他連忙奔至希莉安的背後,緊張的問道:「希莉安?怎麼回事?妳為什麼要唱這首歌?」
  希莉安這才轉身過來,她淡淡一笑,道:『對不起……里奧……』她笑著闔上雙眼,兩條淚也落了下來,同時間,希莉安的身影也漸漸消失……
  里奧緊張地大喊。「希莉安──!」
  他伸出手想抓住她的手臂。然而……他什麼都沒捉到,手中只有一片虛無……

  「希莉安──!」

 

 

  「喝──!」
  里奧猛然地張開雙眼,他飛快坐起身來,緊張的喘著氣,同時他也覺得全身濕答答的……整身充滿了被嚇出的冷汗……
  為什麼?為什麼他會做這種夢?
  里奧的胸口緊繃,心底有著萬分不安的感覺。
  他下了床,急忙的想要盥洗,但一踏出房門,里奧便呆愣住了,因為……他才剛搬來城中公寓一天,還不清楚該往哪走。
  「嘿!」
  一個有著粗糙的男聲的男人向里奧打了聲招呼,他全身上下有著發達的肌肉,頭上綁著一條頭巾,臉上還有濃密的鬍鬚,看起來是個讓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但他笑嘻嘻的將手搭在里奧的肩上,好心的問道:「小子,沒見過你,你是新住戶嗎?」
  里奧先是被對方嚇了一跳,才道:「是的……不好意思要盥洗的話該往哪裡走?」
  男子略微向他指點方向後,問道:「明白了嗎?」
  里奧點點頭。「明白了……謝謝您,請問您是……?」
  「啊!我叫格利弗,」格利弗笑著反問。「你呢?新來的小子?」
  「我叫里奧,」里奧謝道:「謝謝您,格利弗先生,抱歉我有急事要出去,先在此告辭了。」一說罷,里奧如往常在皇宮時一樣向人微微鞠躬後,再轉身離開。
  「里奧……是那個皇宮侍衛嗎?」
  看著里奧已遠去的身影,格利弗不禁喃喃自語。
  一來到盥洗的地方,里奧以驚人的速度洗漱,一打理好自己後,他回到房裡重整自己的服裝,接著飛快的往城西大宅奔去。
  ……
  ……
  ……
  ……
  ……
  ……
  ……
  很熱……也好痛……
  卡柏緩緩張開雙眼,他想以手擦汗──但他的手臂上傳來痛感──也發現自己的雙手被綑綁在後,腳踝處也同樣被綑住。
  嗯!
  卡柏徹底清醒過來。
  該死!我被綁走了!
  他懊惱的想著。
  他連忙環看了四周,只見自己身處在一部馬車中──但馬車並沒有動靜──一他估測,這麼熱的地方,應該是在西部沙漠……
  「這些資料你自己留著,我可用不著。」
  馬車外,一個男人這樣說道,聲音聽來像是蒙面男子的。
  另個聲音冷哼一聲。「我是個商人,不需要這方面的機密,該有的我幾年前都拿到了,今回我要的只是取回那些黃金。」
  蒙面男子的聲音嗤了一聲,道:「好吧……乾脆我把那些資料交給那傢伙,讓他藉此邀功如何?哈哈哈!」
  商人不屑的說:「隨你……不干我的事,那黃金……?」
  「別忘了我們要三分之一!」
  「沒忘,以我的商譽做擔保。」
  「我不需要那什麼狗屁商譽,記得,兩天後交過來,不然小心你的腦袋小心被我打出個洞或者是被我的刀砍下來。」
  「幾年前已跟你合作過了我還不清楚你的為人嗎?」商人依然不屑的說道:「當年你還被幾個小鬼打個落花流水綁送軍部……」
  「砰--!」
  話未畢,槍聲突然響起,卡柏頓時吃了一驚。
  那個商人被殺了?
  「你敢再說那件事,我就讓你永遠說不出話來!」蒙面男子惡狠狠的威嚇著。
  原來只是嚇唬對方而已……
  「好了……話說裡面的那個小鬼綁出來了後,你打算怎樣處理?」
  卡柏心一驚,他們現在要解決自己了嗎?為什麼不乾脆在他昏睡時殺了他呢……?
  「問得好!」蒙面男子拉開馬車的布,直接拉著卡柏的腳踝將他拖出馬車。
  「噢!」
  卡柏的下巴硬生生的撞到滾燙的沙上面──在他撞到沙面的同時,也揚起了不少沙──因此許多的沙子進到他的嘴巴與眼睛裡,令他的眼睛痛得流出淚,還不斷的「咳、咳咳!」的吐出。除此之外,沙子也把卡柏的臉給燙傷了!
  「所以我才約在這裡跟你會面,這裡離港口近好溜之大吉,然後要解決這小鬼推下去便好,直接毀屍滅跡!」
  語畢,他仰天大笑。  
  卡柏抬頭一望,只見他們正在西部沙漠的懸崖邊,果然……只要輕輕一推,他就可以粉身碎骨了!
  「可惡……」卡柏努力的抬起頭看清他們的長相,沒想到……兩人的樣貌都是如此的令人熟悉。
  難道……他們是……?卡柏迅速的把他們的長相與方才說的話連結在一起, 一想起他們的身分,卡柏瞪大了他的雙眼,大喊。「你是……蒙古斯!還有尤蘭特!」
  「嗯?這小鬼認得出我們?」
  蒙古斯蹲下身來,將卡柏的下巴抬起細看了幾秒,隨後緩然大悟的說:「啊,我想起來了,」蒙古斯獰笑著,他狠狠的把卡柏的頭壓了下去,隨後,憤恨的以腳踏之!「原來你這害我吃牢飯的小鬼就是卡柏王子啊。」
  「咳、咳咳!」
  經蒙古斯這一踏,卡柏再次吃到了滿口沙子,也不斷地將沙從嘴中吐出,然而,蒙古斯完全不領情,他狠狠的再把腳踢向卡柏的腹部,讓卡柏翻到正面。接著,蒙古斯抬起腿,用力的往卡柏的鼻樑踏去!
  「唔!」
  經這一重擊,卡柏似乎聽到了「喀嘎」的一聲──估計是他的鼻樑斷了──隨後,滿滿的血沾滿了他的臉上。
  蒙古斯憤而往他的右臉踢去,讓卡柏倒向側面,再踩在他的頭上,邪笑道:「你跟你那幾個小朋友真是讓我過了好幾年的『快樂』日子啊,卡、柏、王、子,今天風水輪流轉,換你成了階下囚,我要是不多討回來,就愧於『大海盜蒙古斯』之名了。」
  「蒙古斯,別再玩了,再不走麥迪利路城的士兵又要抓你回去吃牢飯了。」尤蘭特冷冷的看了卡柏一眼說:「快點解決吧,不然『金』就不會附約將黃金交到我們手上了。」
  「哼!好吧!」他抓著卡柏的瀏海,讓他跪在懸崖邊。此時蒙古斯大笑著。「怎麼樣啊!卡柏王子!這峽谷將會是你的墳墓!一個永遠不會有任何人打擾你睡眠的墳墓!多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說完的同時,蒙古斯一腳踢向卡柏的後背,並放開他的瀏海,讓卡柏跌入峽谷中……

  「死吧!卡柏‧麥迪利路!」
  ……  
  ……
  ……
  ……
  ……
  ……
  ……
  ……
  「管家先生,請問希莉安在嗎?」
  管家先生一開門,里奧劈頭追問道。
  「她似乎早早就出門去了……剛我去看她的床鋪時,棉被跟沒動一樣呢。難不成她一夜都沒回來嗎?」
  聞言,里奧心頭一驚,想起昨晚希莉安揚言自殺以及離去的方向,連忙對管家先生告別,奔往港口。
  「希莉安──!」
  里奧邊喊邊跑。
  但他萬萬沒想到,還未到碼頭,酒館旁的空地居然聚集了不少民眾。那群三姑六婆們正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是自殺嗎?」
  「這麼年輕怎會想不開呢?」
  「未免也太可惜了。」
  那些話語一鑽進里奧的耳朵,里奧的腦中立即拼湊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有、人、死、了!
  「讓開!」里奧擠進擁擠的人潮,努力的想要看清死者究竟是誰!

  神啊……拜託您!拜託您!不要啊!

  里奧在心中懇求著。
  然而……見到死者的面孔時,里奧的心頓時跌入了萬丈深淵。
  她有著紅如焰的頭髮……而死者身上的穿著,他再熟悉不過!
  「希莉安──!」
  里奧瞬間感到雙腿無力,頓時跪在她的身旁。
  他凝視了那面孔好一陣子,最後……痛苦的對她吶喊著。

  「希莉安……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喪禮這天,麥迪利路城下著綿綿細雨。
  高寶先生、妮歌等人都到場了,甚至連西華王子也來了......大概是基於過往里奧一直照顧自己弟弟的情誼而來的。
  待牧師完成儀式,也是蓋棺的時候......
  「希莉安......」
  里奧低喃著她的名字。
  棺蓋由專業的人士緩緩地蓋了上去,在蓋棺的那個瞬間,里奧的腦海飛快地閃過了一個念頭,以及許許多多的畫面。
  他立即飛奔向前,往希莉安的墓穴奔去。
  西華一楞,隨即看出了里奧的意圖,趕緊追了上去,連忙將他架住。
  「不准這麼做!里奧!」他在里奧的耳邊怒吼。
  里奧拚命地想掙脫他,並大叫著。「西華王子!請您放開我!」
  妮歌嚇得呆住了,為了釐清現狀,她向西華追問著。「西華王子......這是怎麼回事?」  
  「妳看不出來嗎?他打算跟希莉安一同殉情!想一頭撞死在她的棺木上!」西華狠狠的往里奧的肚子上揍了一拳--使之痛得無法反抗,倒地不起--才放開了他。
  「……里奧先生,我明白你的感受。」高寶先生蹲下身來,對里奧低聲道:「我也歷經過喪偶,但是......請你好好珍惜你的生命,為了她好好活著。」
  里奧的淚再次緩緩流下,低語著。「都是我害死她的......我有什麼資格繼續活在這世上?」
  「那你更該好好活著贖罪!」高寶先生厲聲吼道,隨後,又轉為溫和的語氣。「也要好好思考,真的是不是你害死她的......請你好好想清楚......」
  「請你好好活著。」
  
  ……
  ……
  ……
  ……
  ……
  ……
  ……
  ……
  ……
  ……
  ……


  卡柏成了自由落體以重力加速度飛快地落下,見原本離自己遙遠的地面越來越靠近,恐懼感不禁油然而生。
  死亡正近在眼前!

  不!我還不想死--!

  卡柏在心中吶喊著。
  喀嘎!
  然而,卡柏的背部最先著地,物體的粉碎聲瞬間傳入他的耳朵。
  他的眼前頓時變得一片漆黑,只不過……雖是一片漆黑,但……隱約地……眼前出現了一個黑影。
  卡柏的意識立即消散而逝,最後的意識告訴他,那個黑影──是死神。

 

 

 

 

 

  這就是天堂嗎?天堂怎麼會是如此地黑暗呢……?
  待卡柏張開眼,看到眼前的一切時,心中不禁冒出了這些問題。
  如果這就是天堂的話……
  那,地獄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卡柏努力撐起自己的身子,緩緩地坐起身來。他甩甩頭,試著讓腦地清晰些。環望了下四周後,他才發現……自己正處於某個房間裡……
  房間的火把有著青綠色的火,牆上的裝飾不外乎是骷髏等的恐怖事物……這種擺設……肯定是地獄才有的!

  原來……我死後,墮入了地獄嗎?
  但在地獄的話……為什麼我是安穩的待在這房間呢?
  還是……地獄,其實根本沒有想像中的那麼恐怖……?

  卡柏心煩意亂的想著。
  喀嘎。
  卡柏抬起頭來望向聲音的來源,只見一個面色蒼白,有著旁分黑髮的男子走進了房間。
  『幸會!卡柏王子,我們又見面了!好久不見,睡得好嗎!』黑髮男子敞開他的雙臂,臉上掛著熟悉的邪笑對卡柏大喊著。他說話的語氣,完全跟他的話搭不上關係──猶如諷刺一番,不懷好意。
  「……死神?」這位男子與他記憶中的死神完全不像,但能出現在這的人……除了死神外,他想不到別人了。
  死神也感受到了他的困惑,他想了想,頓時恍然大悟。『啊!我明白了!』他一轉身,變成了個金髮藍眼的男子,邪笑道:『這模樣……你較熟悉吧?』
  ……他果然是死神!
  「……死神,我為什麼在這?我死了嗎?還是……?」
  言未訖,死神瞬間變回原樣,哈哈大笑起來。『你覺得你死了嗎?卡柏.麥迪利路?』
  當然沒有。
  「……你救了我?為什麼?」
  下一秒,死神瞬間來到他的面前──近得與卡柏的臉只有幾公分的距離──他直盯著卡柏的雙眼,道:『因為呢,你有成為死神的潛力,讓你死了的話……挺可惜的,這樣我就沒得退休了。』
  「成為死神?」卡柏嚇壞了,他只道這是玩笑,不悅的說:「別開玩笑了!我要回麥迪利路城!」
  『回麥迪利路城?』死神重複他的話後,忍不住仰天大笑。『少說笑了!你知道從你離開大牢後,你便被通緝嗎?哈哈哈哈哈哈哈!何況,你的「高斯哥哥」還是重要的推手呢!』
  高斯哥哥?
  「我不信!」卡柏大吼著。
  『你不信?』死神冷哼了一聲,他將他的右手掌緊緊的扣住卡柏的頭頂,道:『你不信也得信!事實勝於雄辯!我就讓你目睹真實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
  ……
  ……
  ……
  ……
  ……
  ……
  ……
  ……
  『意下如何?』
  聞言,卡柏猛然張開雙眼。一見到眼前的場景,他呆住了……
  沒想到……他正處在高斯的房間裡……
  高斯一臉冷酷的問著那背對卡柏與高斯的人,而高斯的手上,正把玩著一枚金幣。
  『只不過是小事一樁罷了,這麼好的交易,我會不做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人的聲音是如此的熟悉…….不!說是熟悉,不如說是不久前才聽過!
  當那個人一轉身,卡柏面目猙獰地大叫。「蒙古斯!」
  說罷,他氣憤地衝上去往蒙古斯的臉上揍去!
  沒想到,卡柏撲了個空,整個人穿過了蒙古斯,直直地摔到地上──但,他自己本身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疼痛。

  ……這不是真實?

  卡柏瞬間明白了──這並非真實──只是一個記憶。
  『除掉他後……』高斯將金幣擲向蒙古斯──蒙古斯也直直地接住了它。『這東西,你就跟尤蘭特自取過去被軍部扣押的份吧。』
  『真豐厚啊,王子陛下,我真是受寵若驚。』蒙古斯端詳了金幣後,提議著。『若要解決西華的話……我們也很樂意作為舉手之勞。』
  高斯冷笑道:『西華暫且先留著……反正這傢伙遲早會滾到國外去當親王。用不著這麼快解決他,何況,我不想引來嫌疑……兩個王子同時想謀害國皇……肯定會有人想到「漁翁得利」這句話。』
  『好吧,』蒙古斯將金幣收至口袋。『就聽你的了……金。』
  ……
  ……
  ……
  ……
  ……
  ……
  ……
  ……
  ……
  ……
  ……
  ……
  卡柏立即睜開他的雙眼,只見死神已將他的手從頭上挪開,一臉佞笑地望著自己。
  『怎麼樣?回不去了,不然待在我身邊,成為「死神見習生」吧!』
  卡柏低下頭,雙手緊緊地握著拳,全身不停地顫抖。
  不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
  「你騙人!」卡柏咆哮道:「假的!這都是假的!少給我植入這些假象!高斯哥哥只是因為太擔心父皇,才會這樣對我的!」
  『這樣還不信?好吧。』死神再度把他的手扣在卡柏的頭上。『我就讓你親眼去看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那個瞬間,卡柏的整個身體感覺到了一股如撕碎般地劇痛。
  「咚──!」
  ……不疼了?
  卡柏一驚,抬頭望向死神,此時死神又再次拿開了他的手,一臉賊笑著。
  『好了,這樣子去,除非靈力夠高的人,不然絕對沒有人看得著你的。不過,靈魂離開身體太久,你還是會死的。但別擔心!我終究是掌握死亡的神,所以當時間到了,你的靈魂便會自動歸回。時間不多了!你就自己去吧!』
  靈魂?卡柏回頭一看,沒想到…….他竟然看到了「自己」倒在床上!「自己」的臉孔還逐漸從血色變為蒼白……原來方才聽到的那個「咚──!」聲,便是他發出的!
  『去吧!卡柏.麥迪利路!讓絕望佔滿你的心靈吧!』
  說完的那個剎那,死神的容顏逐漸消失在卡柏的眼前……
  取而代之的是……麥迪利路城……
  
  
  
  
  
  
  出現在卡柏眼前的,是一群人都在一個地方圍觀著的畫面。
  人們皆圍在公佈欄,不敢置信地看著上面的告示。
  「怎麼可能啊?他才十五歲而已……」
  「誰說十五歲就不可能?要知道,皇室的鬥爭是很可怕的!」
  「荒唐!這絕對是陰謀論!」
  ……他們在討論我?
  基於自己成了靈體,卡柏直接穿過人群,看著公告欄的告示。
  通緝單上……出現了他的頭像,單子上面的右下角,還有著皇室的泥印……
  上面寫著:
 「捉拿重犯:卡柏.麥迪利路。
  罪名:企圖謀害國皇、逃獄。
  懸賞金:100000金幣。
  本告示公布後,五年內皆為有效期限。」

  猶如寒水灌頂,他僵在那裡好一陣子,無法動彈。
  不……不可能!
  卡柏飛快地離開人群,奔向皇宮。

  不可能──!

 


  「你怎麼可以這樣!」
  當卡柏來到國皇與皇后的房門外,便聽到這憤怒的喊聲──但語中似有泣音。
  卡柏瞬間會意過來,那個吶喊的人……是母后!
  卡柏被震撼住了,記憶中,母后講話一直都是輕聲細語的。他從未聽過她如此大吼……
  『母后!』他慌張地衝了進去。
  進去的那個剎那,他呆住了……
  皇后無力地跪在地上,掩面哭泣著說道:「他只是孩子……只是個孩子啊……你難道看不出來,他多麼崇敬你嗎!他小時候總愛在我懷裡說著『長大後要像父皇一樣偉大!』這樣的孩子,怎麼會想害你?你到底把他當成什麼!工具嗎?還是棋子?有西華跟高斯,你就能這樣毅然決然地拋棄他嗎?你知道,他一直活在手足的陰影下嗎?你知道多麼的努力想證明自己不比他們差嗎?你知道──」
  「住口──!」
  國皇怒吼著。
  卡柏難以置信地望著自己的父親。
  父皇……從來不曾這樣的啊……!
  國皇幾近精神崩潰的大笑著。「自古以來皇室不都是這樣嗎?兒子只不過是棋子罷了!一種……我能利用的奴隸罷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想改變棋局的最佳方法……便是在敵人下致死之棋前反將對方殺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見到自己所敬愛的父親如此看待自己,卡柏的心如同撕裂一般,雙眼頓時失焦,崩潰的跪了下來──也不管他是否聽得見──歇斯底里的大叫起來。『父王!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我是人!不是你的奴隸!不是你的棋子!』

  『我是人!不是你的奴隸!不是你的棋子──!』

 

 

 

 


  「喝──!」
  卡柏猛然張開他的雙眼。一張眼……死神的臉孔……便映入了他的眼前。
  『如何?小子,看見事實,有沒有比較好啊?』死神明知故問,嘴角揚起了不懷好意的笑容。『你開心了吧!』
  「不該是這樣的啊……」想起方才所見,卡柏再度坐起身來。雙手緊緊抱著頭,喃喃自語著。「不該是這樣的啊……我的人生……不該是這樣的啊!」
  不應該是這樣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柏雙手緊抓著自己的臉,痛苦的大叫起來。
  『人生?哈哈哈!小子,讓我來告訴你吧!』死神再次將臉靠近他的臉孔,輕蔑的說:『所謂的人生,只不過是人與人之間的緣起緣滅罷了!什麼『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是只有童話才會出現的狗屁情節!真實是殘忍的!你不是小孩了,卡柏.麥迪利路,好好認清這世界上的黑暗吧!』死神退了一步,大笑道:『想復仇嗎?復仇的最好方法便是奪走他人性命!來吧!你就跟在我身邊,成為「死、神、見、習、生」吧!』
  待死神說完話後,過了好段時間,卡柏終於放下了他的雙手。
  現在的他,稚氣已退,當卡柏一抬頭時,死神看見了種種的負面情緒──憤怒、絕望、悲傷等──充斥在他的眼裡,眼中猶如冒起了騰蛇般的烈火。
  「砰──!」
  卡柏右手奮力地捶向牆壁,面孔猙獰地立誓叫道:


  「高斯.麥迪利路──!」
  「我將成為死神,親手奪走你的性命──!」

 

 

全文完

 

 

後記

  本來預計五月時才能完成……但看最近BLOG投稿變多……就連忙抱病趕稿,以免叮姊忘了內容(笑!)真是的,到底是誰害BLOG的投稿量變多啊?(迷:妳確定你不知道嗎?)
  但是今回的文章感覺還是有點太過急促……大概是今回內容較少的關係,不過至少沒有爆到三萬字了(笑)總算完成了前傳!但是……怎麼原創味那麼濃啊=口=
  先來談談這次一些東西的構想。
  首先是副標題。「人間失格」中文直譯的話,便是「失去當人的資格」,在這故事系列中「失去當人的資格」的人有:
  希莉安(死亡)、高斯(惡魔)、卡柏(死神)、里奧(死亡),還有一些士兵甲乙丙。原本我是想要這章學靜姊一樣叫做「死神見習生!卡柏……」但因為走向雙主角,因此覺得「人間失格」更適合作為副標題。當然,跟《人間失格》這本書完全沒有關係(笑)不過我原本其實還考慮過乾脆改叫做:「生而在世,我很抱歉。」(《人間失格》中的名言XD)
  再來劇情的部分……果然有很重的《王子復仇記》的影子=.=像希莉安跟奧菲莉亞一樣落水而死的地方……里奧在喪禮的舉動……再來一樣是皇室搶皇位的明爭暗鬥……《冰與火之歌》中,卡柏跟里奧也跟哈姆雷特和雷爾提斯一樣互砍……=.=莎士餘毒N年未退啊XD
  另外開頭的那句「古往今來多少離合悲歡,誰曾見過這樣的哀怨辛酸。」英文原文……其實無味到不行,摘自《羅密歐與茱麗葉》(似乎是)親王說的那句「For never was a story of more woe. Than this of Juliet and her Romeo.」(我自己亂翻為:「世上絕無比茱麗葉與她的羅密歐更悲慘的故事。」有誤請指教,我英文很爛的)但看到某中譯本翻為那樣……便借來了030
  而卡柏被踢下谷底的源由……其實是因為我是想到了埃及的「帝王谷」(=////=)我所敬佩的考古學家Howard.Carter(霍華德.卡特)便是在那裡挖掘出了圖坦卡門(超想去的!)。還有,別懷疑,《冰與火之歌》裡的「卡特」名字便是源自他。(之後我若還有時間寫文,還會有幾個人是用埃及學的有名人士命名,誰叫古埃及太令我著迷了)
  但寫到西部沙漠那段時……老實說我有點猶豫該怎麼描寫。因為我開始思考:「西部沙漠算是沙漠還是礫漠?」畢竟西部沙漠看起來沒有黃沙滾滾,可是又會起沙塵暴……很困擾呢!(笑,是我想太多……果然是標準的文科生!)最後還是把它寫得黃沙漫天……
  而這故事的由來……源自我小時候的黑暗三年……那時候承受很多壓力(其實也是我自找的……)導致很多負面情緒累積。像二部曲中卡柏拿頭撞牆跟捶胸的事,我真的實際做過!(哈!)
  不過那時卡柏會當死神的理由跟現在這個不一樣,是跟怪盜黑龍有一點關係,最後同樣是遭毒打後離開了麥迪利路城被死神撿到,被抓來進行光源氏十年養成計畫(誤!)。
  (我怎麼這麼愛虐待卡柏啊?怪了?果然我越愛的角色我越愛虐他……)
  話說回來,小時候對同人文所想的一些構思……有些雖然最後沒有寫進同人小說,但在我自己想的原創小說中,都有用到呢!(如:時空巡邏隊等橋段)叮姊果然影響我很多……
  好了!該告段落了!雖然還有別的彩虹寶藏的構想……不過,我想先寫寫別的。暫且先轉戰到別的遊戲吧!(笑)
  謝謝看到最後的您!以及製作遊戲的叮姊!
  感激不盡!

 

By Xing Hua

PR
COMMENT
NAME
TITLE
FONT COLOU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復仇》三部曲 人間失格
可愛樂天的卡柏變成復仇鬼,真可憐。=.=
這篇系列真的太暗了。
JUSTINE URL 2014/04/12(Sat)22:55:07 EDIT
無題
啊哈哈XD我也承認這系列很黑暗……
話說叮姊您的第一句留言忍不住讓我笑了wwwwwww
Xing Hua 2014/04/12(Sat)22:58:41 EDIT
爆點
看到最後,是叮姐的留言讓我爆笑了
我記得我的高斯哥哥也是設定成腹黑呢
為什麼我覺得死神在這篇稿的跟小圓的QB一樣了
[來成為死神見習生吧!]
[來成為魔法少女吧!]
2014/04/13(Sun)01:05:12 EDIT
難得感受到了叮姊的獅子座有趣個性ww
「可愛樂天的卡柏變成復仇鬼真可憐」wwwww這話真的很經典啊叮姊wwwww
丘比!?大概都是黑暗屬性的關係吧XDDDD
Xing Hua 2014/04/13(Sun)01:27:09 EDIT
Calendar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近回應
[01/25 Xing Hua]
[01/25 鈴貓]
[01/17 Xing Hua]
[01/13 鈴貓]
[01/10 Xing Hua]
[01/06 JUSTINE]
[01/06 JUSTINE]
[01/03 Xing Hua]
[01/01 JUSTINE]
[01/01 Xing Hua]
[12/31 Xing Hua]
[12/30 JUSTINE]
[12/29 Xing Hua]
[12/28 JUSTINE]
[12/10  穎]
Search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

material by: * Photograph by:Sayo(Le*g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