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UN FUN FACTORY BLOG ZONE」,是讓玩家對[繽紛工房]的遊戲作品,所設的同人小說或插圖分享討論平台。歡迎玩家以本工房的遊戲為題的同人小說在這裡公開。
[681]  [680]  [679]  [678]  [677]  [676]  [675]  [674]  [673]  [672]  [67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投稿人/ Xing Hua (2014/4/12 (SAT) 16:44)

  「天祐:
  好久不見!我是紫薇。近來過得好嗎?
  最近明傑從美國回港演出大提琴這件事你知道吧?我想說,我們很久沒見,便邀約他演出結束後一起再到山頂。我也約了智良,他已經排開醫院的所有手術,確定一定會來。就只剩你還沒問了,因為我知道你最閒!不過,雖然說你最閒,但怕你不小心成了大忙人,還是寄電郵來問。十二點前回我,沒回就當作你不來。要來的話,4/4下午五點見!
                             你的朋友 紫薇」


拍手[1回]



  當天祐一開啟電腦時,便看見了這封十分淘氣的電郵躺在他的信箱裡。
  「什麼叫我最閒啊?」閱畢,天祐一邊搔著頭,一邊發起牢騷。「當電機很好混嗎?」
  在大學畢業後,天祐便進入了SL大樓的30電機工作。憑著他熱愛機械電子的心,工作基本還算穩定,生活也過得一帆風順。但終究不是學生,要說閒的話,完全比不上學生時期。
  「嗯……四月四號……」他拿起辦公桌上的桌曆仔細端詳著。見今年兒童節剛好與清明節同天可以放假,天祐下了決心,立即回覆紫薇三個字:「我會去。」
  回覆完不到五分鐘,紫薇竟然迅速地回了一封電郵給他。
  「好!沒想到四法師又能聚集在一起了!等你囉!對了,我剛去公司的途中遇到繽紛工房老闆,她說希望今天你到繽紛工房一趟,記得去喔!」
  「四法師……」
  見到這個詞,天祐的眼神黯淡。他望了眼左手上那早已褪為黑褐色的手錶,低聲念道:「桃木劍。」
  沒有任何反應。
  他早就知道了……當九龍魔法陣封印的那一刻起,他們的魔法也跟著消失……  「四法師」這名號也只是名存實亡而已。
  「話說回來……繽紛工房?」天祐一臉狐疑的看著這個詞。「怎麼回事啊……」
  「喂!小張!」
  突然間,有人搭住了天祐的肩膀,向他道:「別發呆了,要開會了啊。」
  「啊,」他關掉電腦的螢幕。「我馬上來!」

  總算下班了!
  天祐從口袋掏出了八達通,輕輕一刷,走向能到達「油麻地」站的地方等候著。待地鐵到了後,便與人們一同擠上了地鐵——這是繁忙的香港常態。
  「油麻地那邊好像正下大雨耶。」
  一上地鐵,一名距離天祐很近的乘客突然說道。
  「真的假的?天啊!我沒帶傘!」
  另一位乘客——大概是出聲者的朋友——低聲哀號著。
下雨啊……
  天祐的思緒瞬間被帶回了十年前。
  十年前,一場大雨過後……他們便為了拯救九龍半島,背負起了「四法師」這個重責大任……
  如今……相安無恙的過了十年……有時天祐不禁懷疑……那是不是一場夢?只是他的幻想?那是如此不真實的存在……
別想了。
  天祐甩甩頭,試著甩開這惱人的思緒。
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油麻地站終於到了!
  果然……未出地鐵站,便看到不少人待在地鐵站口,等著雨停。
  「明天不會要發黑色暴雨警告了吧?拜託天文臺是在早上時就發布,不然被困在公司真的很煩啊……」天祐一邊將手伸進公事包找著雨傘,一邊低聲哀求著。
  咦?
  「咦咦咦?」
  沒有!怎麼都沒有啊!
  「我早上時忘了帶嗎?」天祐欲哭無淚的說,天啊……
  不得已,只好拿出電話打給媽媽……
  「喂?媽媽,我現在在地鐵這邊……能幫我送傘來嗎?我早上好像忘了帶……  什麼?爺爺把最後一把傘拿走了!」天祐張大嘴,不敢置信的翻白眼。
  算了!反正地鐵站離家裡又不遠!
  天祐下了決心!將公事包頂在頭上……
  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呼哇——!」
  一衝回大廈,天祐便拚命地甩水。天啊……全身上下都濕了……皮鞋、西裝什麼都濕透了!
  「嗯?」
  低頭一看……天祐才發現……家門口出現了一個牛皮紙袋……紙袋上似乎還貼著一張紙條。
  「笨蛋天祐,看你回家時一定會濕透!就先幫你拿囉!你先試穿就好,到當天再穿吧!老闆做得挺不錯的!」
  上面沒有署名,但看語氣,他也猜得到是誰……
  「真是不體貼……幫我拿進去又不會怎樣……我媽才不會把妳當我女朋友呢!」天祐一邊拆著牛皮紙袋,一邊抱怨著——但臉上似乎帶著一絲笑意。
  「咦?」
  一拆開,天祐驚奇萬分的看著「它」。
  「這是……!」

  「哈哈!穿這樣去九龍的話會不會很奇怪啊?」
  見到鏡中的自己,天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與家人一同掃完墓回家後,天祐便直接將當天那個包裹套在身上。
  「不過……這終究是老闆的心意,」他看了衣服的圖案,笑道:「這LOGO設計的不錯嘛!」
  好了!出發!前往太平山!
  天祐便搭著地鐵前往金鐘站,再轉乘山頂纜車。途中,果然有一些人會望了眼天祐的衣服——但也只是會心一笑——沒有什麼多大的反應。
  這十年……香港變了很多呢……
  望著纜車外的風景,天祐想起了很多事……二十年前——自己七歲時——與明傑、紫薇、爺爺、英豪哥哥,以及……和良,一同來到山頂的事……
  那年也是他第一次知曉「九龍魔法陣」……
  不消一會,已到達了山頂。此時是四點半——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小時。
  「對了,都忘了問紫薇是要在山頂的哪裡見面!不會是在凌霄閣裡吧……」天祐從口袋裡掏出電話,努力從聯絡人中找出紫薇的電話號碼。
  沒想到……

  「天祐——!」

  某個相當耳熟的聲音呼喚著他。
  天祐回頭一看,那人竟是……
  「智良?」
  天祐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智良的穿著與髮型跟二十年前來到這裡時……一模一樣……儼然就是「李和良」。
  「好久不見,天祐。」智良微微一笑。「你長壯了呢!」
  「真可怕……智良,我人都老了,結果你還是跟二十年前一樣……」
  智良笑出聲來。「年齡跟外表不成正比很困擾呢!」
  「你活脫是現實版的柯南……返、老、還、童。」
  智良苦笑道:「這是誇獎嗎?」他低頭望了下天祐的衣服。「這件衣服你穿起來很好看。」
  「啊!這是繽紛工房老闆的心意。」天祐笑著搔搔頭。
  「九龍魔法陣嗎……」智良靠上欄杆,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悲悽。
  天祐一驚——怕他想起了冬鈴——連忙轉移話題。「對了……智良,你能再講一次九龍魔法陣的傳說嗎?就跟小時候一樣……」
  智良微微一笑。「我不能確定是不是完全一樣喔。」
  他望向香港島,幽幽地說:
  「傳說九龍的命名是來自九條龍。
  第一條龍沉睡在古墓內。
  第二條龍熟睡在官印旁。
  第三條龍昏睡在烈火內。
  第四條龍潛睡在水裡。
  第五條龍倚著獅子睡著。
  第六條龍昏睡在獅腰旁。
  第七條龍仰睡在獅脾上。
  第八條龍沉睡在大石下。
  第九條龍在高嶺上潛睡。」
  「因此這半島命名為九龍半島。」天祐笑著接下去。
  「是啊!沒想到已經過了十年了……」智良憂傷的淡笑道,隨後,他振作精神,說:「天祐,既然你穿著這衣服,我來幫你拍張照。做個紀念吧!」
  「咦?拍照?好啊!」他將電話遞給智良,兩手微微靠在欄杆上淡笑著。「麻煩你囉!」
  「準備好了嗎?一、二、三!笑一個——!」
  「喀嚓——!」

  「張天祐——!」

  某個熟悉的女聲大喊著。
  天祐與智良同時往出聲處望去,沒想到……明傑跟紫薇正一同走向他們,明傑與紫薇身上也穿著印有「九龍魔法陣」LOGO的衣服——明傑穿得跟他一樣,不過紫薇的是白色的。
  「咦?你們怎麼也有這衣服?還這麼早來?而且為什麼紫薇還是穿白色的啊?」天祐拿回電話塞回口袋後,不解地望向他們。
  「笨蛋!我不是說明傑有演出嗎?我去聽了後,就跟他一起來啦!在凌霄閣晃了很久呢!」她指著明傑說道:「這衣服是老闆做給我們四人的,所以當然有。至於白色的嗎……智良也是白色的。」
  「我的也是白色的?」智良也一頭霧水的問。但是他根本沒有啊!
  「是啊,你等等。」紫薇將後背包甩到前面,在裡面挖了很久,才挖出了一件白色的衣服,笑容滿面地遞給他。「來!快去洗手間換上吧!」
  「啊……」智良小心翼翼地接過它。「謝謝。」
  天祐湊過去看紫薇的包包,看到裡面有一堆裝雞蛋仔用的袋子,忍不住道:「妳剛剛到底吃了什麼啊?不會是吃了很多雞蛋仔跟格仔餅之類的東西吧?不怕越吃越肥嗎?」
  聞言,紫薇氣得捏起他的耳朵。「什麼話!你知不知道講這種話對淑女很沒有禮貌!」
  「很、很痛啊!放手啦!」天祐大叫著好痛,一扯開她的手,他便摀著耳朵說:「妳這樣是淑女嗎!」
  明傑冒著冷汗解釋。「天祐……那是因為有加上我吃的雞蛋仔,紙袋沒地方丟,只好先放在紫薇的包包……」
  「哦!」天祐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啊,我才想說她什麼時候變得比以前更會吃的。」語畢,天祐當然知道下場如何,連忙逃之夭夭。
  「張、天、祐──!」
  紫薇氣呼呼地追殺起他。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天祐笑嘻嘻地跑著——一旁的路人用著詭異的眼神看著他們。
  明傑跟智良忍不住大笑起來。
  「他們還是沒變呢!」智良笑道。
  「是啊!我以為他們會變更成熟的,沒想到還是跟以前一樣。」明傑笑著推了推眼鏡。「若天祐的體力還是跟以前一樣的話,那紫薇是絕對抓不到他的。」
  「喔,是說他中三時跑一千米又跑五百米嗎?」智良靠上欄杆,笑著確認。
  「嗯?沒想到你還記得。」明傑打從心底佩服他驚人的記憶力,連他自己都不太記得天祐跑了多長,只記得他累得半死而已。
  兩人就這樣看著這場鬧劇上演著。直到紫微喘不過氣,狼狽地回到明傑跟智良身邊,這才告一段落。
  「呼!很累啊!」紫薇氣喘吁吁地說。
  天祐笑嘻嘻地跑回他們,笑道:「哈哈!紫薇,妳是不是成了上班族後,都沒什麼在健身啊!」
  「哼!我又不像你,最、閒、的!」紫薇罵完後,皺眉向智良道:「智良,你怎麼還沒去換呀?」
  「啊!」剛才跟明傑看得太入神了,都忘了去換!「抱歉!我馬上去!對了……包包裡的紙袋要不要我順便拿去丟?」
  「嗯?謝謝!」紫薇將包包裡的紙袋掏出來,一一將它攤平後疊好,遞給智良。「麻煩你了!」
  智良點點頭,笑著跑入凌霄閣內。
  「你看智良,人多體貼。」紫薇不悅的看著天祐。
  「你對人那麼偏心,我也用不著對你體貼啊!」天祐理直氣壯地說。
  「你──!」
  「好了,你們別吵了。」明傑無奈地把他們兩個推開。天啊……
  「哼!我也不想跟他吵!」紫薇把頭撇開,氣得不想看到天祐。
  「好啦,對不起嘛!我只是開玩笑而已。」天祐搔著頭說道:「原諒我啦!」
  紫薇嘟起嘴來,等了一段時間後,最後她說……「我、不、原、諒、你!」
  「女生真難伺候……」天祐無奈地望著明傑下了這個結論,明傑也只能回給他一個苦笑。
  「話說,明傑,演出還順利吧?今回會待在香港多久?」沒有去看演出的天祐忍不住問道。
  「演出大獲好評呢!」明傑笑道:「我沒想到會是那麼的成功!大提琴果然沒白學了……至於待多久……今天香港場的結束了,大概還會待一個禮拜,之後就要到深圳、上海、北京、台灣。」
  「啊……那到台灣後,是不是就要回美國了?」紫薇忍不住插進來問道──話中有些許不捨流露出來。
  「對……不過,我還會撥時間回來的。」明傑笑著保證。
  「不然我們也跟過去深圳、上海、北京跟台灣好了!」天祐插腰笑道。
  「你以為你很有錢嗎?」紫薇直接地潑了他冷水。
  「別胡鬧了……天祐。」明傑無奈地笑道:「不過謝謝你的好意。」
  「沒胡鬧啊!不然去深圳跟台灣就好了,比較近!」天祐依然笑嘻嘻地說:「沒去看你演出真的很過意不去啊!不過我跟你保證!深圳跟台灣的我一定會到!」
  明傑欣慰地一笑。「謝謝你……」

  「喂──!」

  他們同時望向出聲者──跟他們心裡想得一樣──那人果然是智良!他已換好了衣服,大步地跑來。
  「抱歉,久等了嗎?」他喘了口氣後,擔心地問道。
  「還好。」明傑笑著代其他人回答。
  「嘻!太好了!」紫薇把所有人拉過來。「拿出電話來拍照留念吧!之後再上傳到網絡!」說的同時,紫薇拿出她的電話使用自拍功能。
  「好啊!剛才智良幫我拍了一張,再來一張大合照吧!」天祐精神充沛地同意紫薇的想法。
  「我贊成。」明傑淡然笑道。
  「你們這群年輕人真是……」聞言,智良以一附中年人的口吻苦笑。
  看到四個人都擠在小視窗,天祐不禁抱怨起。「這樣會不會有點擁擠啊?而且衣服也拍不到。」
  明傑想了想。「不然我們請其他人幫忙拍?」
  「好!你們等等。」
  紫薇連忙望了望四周,最後,她跑過去向一名束著黑白頭巾的褐髮少年說:「不好意思,請問你可以幫我們拍照嗎?」
  當少年一轉身,紫薇才發現他有著外國臉孔──正納悶起該不該說英文時──少年笑著說:「好啊!」
  他說著一口標準的廣東話──看來他是殖民時期的英人後裔或者是留學生。
  「這樣好嗎?艾安跟瑪格莉絲還在等我們……」少年身旁的金髮少女皺眉道──同樣也說著標準的廣東話。
  「才一下下而已,沒有關係啦!」少年笑著接過紫薇手上的電話,調回一般模式後,說:「過去吧!我幫你們拍。」
  「謝謝!」紫薇向他謝道後,連忙跑回去調整他們的位置。「明傑,你站我右邊,天祐站我左邊,然後智良你站天祐的左邊!嗯!很好,這樣才有映襯的效果。」看到男生們都很配合自己,紫薇滿意地笑了出來。
  「準備好了嗎!」少年大聲問道。
  「好了!」四人異口同聲的大喊。
  「那麼甫士擺好!一……二……」
  「三──!」


  「喀嚓──!」

 


                                The End

 

  名詞解釋
  八達通:同於臺灣的悠遊卡。
  地鐵:同於臺灣的捷運。
  黑色暴雨:香港的暴雨警告分為三種,其中黑色最為嚴重。
  電話:手機,香港稱手機為手提電話,簡稱電話。
  凌霄閣:香港山頂知名建築物,前身為老襯亭。
  雞蛋仔:香港小吃,做法類似於臺灣的雞蛋糕,但形狀與雞蛋糕截然不同,據說口味也有點差別。
  格仔餅:鬆餅。
  甫士:Pose的港譯音。

 

 

 

  後記
  一直以來,我便很想挑戰九龍魔法陣的同人小說。因為最難寫!(哈哈!)
  上週叮姊畫了長大版的天祐,便構思出了這小故事,總算挑戰成功!最重要的是……我一直想寫短篇同人文!這故事結尾時,還不到五千字呢!(不包含後記以及名詞解釋的話)這真是太好了!雖然說前面2450字很要命…..(有看過粉絲會版本的人便知道,我是用手機打的……)不過……我那龜毛的個性堅持要完全符合香港(名詞路線什麼的都很龜毛要求,文章裡我儘可能都使用香港名詞)。還好,前2450字都是符合的,後面的……我就不確定了QWQ畢竟我從未到過香港……我雖去過澳門跟深圳……但終究跟香港不一樣啊!(激動)所以……若出現誤差的話,敬請港人們見諒m(_ _)m並可以告訴我實情為怎樣嗎?拜託拜託~(盧基揚年科跟吉田修一為了寫臺灣背景的小說而來過臺灣……我卻連香港都還沒去過OTL)
  這文比粉絲會版本多了一倍,誰叫我覺得紫薇跟明傑沒有出現太可憐了,所以又加了兩千字左右讓他們出現,趁機滿足自己的私心(=W=)順便一提,我設定「褐髮少年」是英人後裔沒錯,但「金髮少女」是「法國人」,若您猜得到他們是誰的話,便會知道「金髮少女」喜歡的書便是「法國人」所著的。才這樣設定!
  但是在寫文時我還是遇到了一些問題,例如天祐的家,當我要寫他冒雨衝回家時,我相當困惑「該寫衝上一樓還是二樓?」因為……天祐家對香港人來說是「一樓」沒錯,但對臺灣人來說是「二樓」啊!還好最後還是克服了……
  另外令我困惑的是:「智良當時到底能不能當醫生了啊?香港的醫學院跟臺灣一樣念七年嗎?」因為智良(和良)的外表年齡變化是:16→26→14→24(本文)。那如果依外表年齡然後他又回去讀書的話,這樣合理嗎?(+_+)後來想想算了,直接用跳級來解釋。反正我就不相信一個醫生還念不來這些科目(我那醫生舅舅都能教我兩個表哥功課了最好是不行= =+)
  該告段落了!最後!我非常感謝叮姊,她因為畫了那長大版天祐,才得以讓我挑戰成功!(雖然封面的天祐沒有年齡設定,不過只是同人文嘛XD)除此之外,也非常非常非常感謝叮姊為我解答許多有關香港的問題!我才能寫出這篇文!(至少有問一千個問題吧?其實還有一大堆想問的但沒問,不過我正努力克制自己別再問了>.<因為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非常非常感謝回答我問題以及畫圖跟做遊戲的叮姊!
  感謝你們!

 

 By Xing Hua

PR
COMMENT
NAME
TITLE
FONT COLOU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Ten Years Later
看來我該把封面圖貼在文章下方。(笑!)

其實封面的圖我沒有刻意設定天祐的年紀,只要比原來有成長的樣子。(反正我不可能畫出當年的模樣感覺了。)

p.s.香港的醫科生是需要7年時間才畢業。
JUSTINE URL 2014/04/12(Sat)23:02:20 EDIT
無題
叮姊貼吧……XD(誤!)
Just kidding! XDDDDDD
感謝叮姊~
Xing Hua 2014/04/12(Sat)23:07:47 EDIT
@0@
今天無聊重看這文……
沒想到……叮姊您真的放了呢……
有勞您了m(_ _)m
Xing Hua 2014/04/26(Sat)14:41:57 EDIT
Calendar
07 2019/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近回應
[04/16 幽影]
[04/14 幽影]
[12/23 鈴貓]
[12/23 鈴貓]
[12/21 JUSTINE]
[12/21 JUSTINE]
[08/20 Emma]
[08/17 鈴貓]
[08/17 鈴貓]
[08/17 鈴貓]
[08/16 JUSTINE]
[08/16 JUSTINE]
[08/16 JUSTINE]
[06/26 鈴貓]
[06/22 JUSTINE]
Search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

material by: * Photograph by:Sayo(Le*g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