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UN FUN FACTORY BLOG ZONE」,是讓玩家對[繽紛工房]的遊戲作品,所設的同人小說或插圖分享討論平台。歡迎玩家以本工房的遊戲為題的同人小說在這裡公開。
[716]  [715]  [714]  [713]  [712]  [711]  [710]  [709]  [707]  [706]  [70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投稿人/ 靜 (2018/03/19 (MON) 21:10)

這裡是阿捷提斯城,最近城裡有一個團隊很有名,不管是勇者工作室還是城堡內,甚至是隔壁國家拿畢里斯都有他們的事蹟。

 


拍手[0回]


他們是「拉賽爾的團隊」。就在昨天他們大顯神威,解救了全城的百姓解除了魔龍的危機,把災害降到最小。不過我們的羅斯威伯爵大宅撞了一個大洞,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現的火龍已經被拉賽爾的團隊給解決了,可惜的是公主因為昨天的騷動受了重傷,請大家一定要為公主祈福。

 

說到了羅斯威大宅,他的主人──羅斯威伯爵可是我們阿捷提斯城內貴族界的超級貴公子。前一陣子跟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神秘魔法師結婚,這樣的結婚訊息一發布,全城的少女心碎了一地,讓羅斯威伯爵的人氣瞬間大跌啊。

 

「現在全城的少女們眼光都放到了阿捷提斯的大英雄──拉賽爾身上,聽說還有一批人氣在城內防衛隊第五小隊長──勒古拉斯──身上,他的武藝算是高手級了,為人勤勉謙虛,酒類更是不碰,還擅長廚藝,是城中少女第一想要當丈夫的對象。

兩個都是人氣新星,少女們尖叫吧,讓男神們發現你們的真心。」一名男子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在羅斯威大宅前面大聲的介紹,後面一群人只要是少女幾乎是激動的狀態。

 

這時羅斯威大宅的二樓窗戶打開了,打開的是一名大媽。在眾人的噓聲後,一根桿麵棍飛出砸重了大聲介紹的男子。

「這附近是高級住宅區,你們要尖叫麻煩去軍部叫,那裡至少有你們的第一丈夫人選。不要打擾到我們的主人安寧!」居然跑到別人家前面說人家人氣大跌,這個觀光團到底要參觀到什麼時候啊?導遊也太白目了吧!

 

滿是麵粉的手關上窗戶,保母這才想起剛才太生氣把桿麵棍丟了出去,這樣今天晚上怎麼做寬麵條阿?

「啊…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身上胸口包紮著厚厚的繃帶的拉賽爾滿臉歉意的對著保母,雖然是輕微撞傷,哥頓管家還是拿出很高級的藥幫拉賽爾好好的包紮,拉賽爾感到很感動。

「沒關係的,別太介意。你身邊的朋友剛才Dr.R看過了,說是魔力耗盡。多睡覺休息個一兩天就康復了,不過兩隻手用力過度可能會痠痛一陣子,藥膏跟貼布我都準備好了。」保母笑著說。

「哥頓先生呢?」拉賽爾看了四周,都沒看到管家。

「他去市政府聽申報房屋狀況了,畢竟開那麼大洞得要申請一點國賠,這樣房屋業者明天就能來修理了。」保母盯著暫時用船帆布遮蓋的屋頂想著昨天的情形真是太驚險,有人拼命的敲打玻璃窗吸引他們的注意力,讓他們能閃過冰石掉落的中央點,所以他們倆老才能毫髮無傷。

「不知道大家怎麼樣了,伊薩貝莉跟保羅將軍…」拉賽爾想起城堡內當時的情況真的很危急,伊薩貝莉為了保護他遭到龍尾的揮擊,保羅將軍也遭受了火焰的攻擊。

「城堡內還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別想太多了,等等麵條吃完就先休息一下吧!」保母輕輕摸著拉賽爾的頭,要他先去床上休息。

「啊,寬麵條。」拉賽爾想起什麼。

「寬麵條怎麼了?」保母說道。

「需要我幫妳去買桿麵棍嘛?」拉賽爾很真誠的看著保母說道。

「好。」保母也想起來了。

 

穿著羅斯威的白襯衫走在路上真是不習慣,畢竟還是劍士身上少了盔甲的沉重感就是覺得很不安心。畢竟有身上有傷,護甲裝備都被沒收了,不知道大家現在怎麼樣了。想起保羅將軍遭受火焰的攻擊,就想起米納諾就是受了嚴重的火傷走的,不知不覺,覺得有點冷,拉賽爾搓磨著雙掌。

「你是笨蛋嘛?受了傷了還穿的那麼單薄,接下來是想要著涼嗎?」拉賽爾肩上被蓋上了一件外套。

「利…….利奇馬?」拉賽爾看著披上外套的人,這位藍髮藍眼的男性就是跟兒時玩伴米納諾長得相似的人。

「吶,我難得來阿捷提斯城觀光,你就搞的那麼盛大來歡迎我啊。」利奇馬笑著。

「才沒這回事,我也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了。」拉賽爾有點惱怒。

「我是用米納諾的名義救你的,在這裡就叫我米納諾吧。」米納諾食指抵著唇示意拉賽爾禁聲。

「那時候的箭矢原來是你…」拉賽爾有點感激,畢竟康妮變成龍時如此危急,根本都沒辦法封印龍血暴走。

「我這次是來觀光的,才進城沒多久就看到你抓著龍尾巴從皇宮飛出來,而且你這次似乎沒有上次那樣可以順利封印龍啊。」米納諾摸著拉賽爾胸口確認繃帶的厚度,「情急之下想到羅斯威家下有個可以關龍的地牢,就把牠引去那裡了。」

「我沒想到是你救了我,謝謝…」拉賽爾有點放鬆的說道。

「可別因為殺手偶爾的善良就完全信任他啊。」米納諾有點自嘲的看著拉賽爾。

「現在我面前的可是我的兒時玩伴──米納諾──呢。」拉賽爾對著米納諾微笑。

「也是,要去哪一起走吧。」米納諾淡淡的笑著拍著拉賽爾的肩。

兩人一起走到城南購買桿麵棍,順便買了幾條魚回去,購物完後兩人就先分別了。

 

回到城北羅斯威大宅時奧雲已經醒了,哥頓先生正在餐桌擺放餐具,把買好的魚跟桿麵棍交給保姆後拉賽爾很疲憊的坐在沙發上。

「哥頓先生說,晚點勒古拉斯會來,那時應該就會知道城堡內的狀況了。」奧雲喝著香草茶說到。

「好…我需要睡一下…確定大家平安後我們就去地下室。」拉賽爾才說完就發出規律的呼吸聲睡著了。

奧雲看著拉賽爾睡著的樣子內心想著,[看來他很自責呢。]

城堡內都封鎖了消息,所以也不知道裡面的狀況。

奧雲仔細回想當時的情況,公主拿起寶石透過燈光一看,那寶石似乎發出了光芒,看來一切的問題就是在那寶石上面,可是大家都看過那顆寶石,並沒有什麼問題,雖然有魔力,寶石本身是沒有問題的。

[那位安迪到底是什麼來頭?他是真的想要利用寶石對公主做什麼?

利用冰系魔法只能暫時封印公主,等退凍之後火龍能恢復平靜嘛?]

奧雲戴上帽子讓自己的心能平靜下來,看來只能等勒古拉斯出現才能進一步解答了。

 

深夜大門的被敲響了,哥頓管家開了門。城中第五小隊長勒古拉斯進門,平時一臉穩重的他也露出了一絲疲憊,坐在沙發上,大口喝了一杯茶後才開始說城堡內的狀況。

保羅將軍因為吸入過多高溫的空氣所以有嚴重的嗆傷,手掌用鐵盾檔火傳熱所以有燙傷,薇拉當下急救得宜,今天晚上能過的了就沒什麼大礙了。只是大叔以後講話會有點沙啞,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伊薩貝莉的背部的傷沒有很嚴重,只是受到的衝擊太大有點腦震盪。

拉賽爾聽完兩人的傷勢之後鬆了一口氣,奧雲也露出放心的笑容。

 

「國王要我們壓下消息不能告知城民情況,所以抱歉讓大家擔心了,公主還好嘛?」勒古拉斯對著拉賽爾尋問。

「奧雲當下只能用冰系的魔法先把公主強制封印,今天晚上魔法退凍,她就會醒了。」拉賽爾對著奧雲示意,接著繼續說,「今晚我會嘗試看看能否使用光之魔法封印,如果公主有變回來,我們可能暫時不會讓她回城堡。」

「啊?為什麼?國王很擔心公主的情況才私下指定我來呢。」勒古拉斯疑惑。

奧雲把當時的情況說給勒古拉斯聽,包括了安迪給予寶石還有康妮拿起寶石的變化,奧雲推斷如果公主變回原樣回到城堡裡可能來還會再變回來。必須先把安迪找出來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才行。

「我知道了,我會把這件事告知馬勒卡團長。」勒古拉斯瞭解了情況,看著拉賽爾覺得很開心,他跟奧雲從上次的事件到現在似乎成長很多。

「那麼我們一起去地下室吧,我想公主應該醒了。」拉賽爾起身,向哥頓管家示意一群人往地下室前進。

 

順著階梯往下有點寒氣散發,火把點燃後看到了一條火龍瑟縮在角落,眾人往前的腳步,吸引了火龍的注意力。看來是有意識的,拉賽爾輕輕摸著龍鱗,冰滑的觸感是因為剛退冰,火龍用頭輕輕碰了拉賽爾的手。

「康妮,妳聽得懂我說的話嘛?」拉賽爾輕聲詢問。

像是回應一樣火龍發出輕微的氣音,拉賽爾摸摸火龍的頭後慢慢的把光釋放出來,火龍沒有掙扎,然而光芒消去,火龍還是沒有變化。

「咦?怎麼會?」拉賽爾放出更強的光,火龍開始畏懼緩緩移動到角落,拉賽爾手上的光越強火龍甚至開始要攻擊。

「等等拉賽爾,公主很害怕,先不要再封印了。」奧雲看著火龍怕光感覺很奇怪,走向前靠進康妮,「公主,妳不要緊張,我拿個東西出來妳不要怕。」

奧雲從懷裡拿出光屬性的晶石碎片,對著火把的光讓火光透過光碎片照到康妮身上,火龍順間發出怒吼。奧雲把上就把碎片收起,看著火龍的眼睛有點泛紅。

「看來她怕光,越強的光會讓她失控。」奧雲輕摸著火龍的頭。

「這樣不就沒辦法讓她變回來了嘛?」拉賽爾皺眉。

「如果那時候給公主的紅寶石在,我們就可以研究到底怎麼回事了。」奧雲轉頭看著勒古拉斯,「你能想辦法幫我們弄到手嗎?」

「我盡力,畢竟我只是一個小隊長,國王也是因為先前的事情,所以才有機會見到。」勒古拉斯說著。

 

這時火龍發出了哀鳴,眼睛留下了眼淚。

「康妮妳放心,我一定會幫助妳讓妳變回原來的樣子。」拉賽爾摸著火龍的頭,內心堅定的說著。

 

隔天早上,勒古拉斯送來一個布包。打開後是那天的紅寶石,並且帶來一個好消息──保羅將軍醒了。拉賽爾跟奧雲覺的內心明朗了起來,將軍聽完事件後要求他們帶著紅寶石去巴塞爾港找他弟弟。

「嗯,看來保羅將軍已經幫我們指引了方向了。」奧雲看著附上的信件。

「那麼我們出發往巴爾賽港吧。」拉賽爾看著信件內容覺得很開心。

 

兩人跟哥頓管家告知情況之後,出發前往巴爾賽港。

「把康妮留給他們照顧真的沒關係嗎?」拉賽爾走著走著想到這件事。

「勒古拉斯說他晚上也會去羅斯威大宅照看公主的,我們現在就是要秘密調查這顆紅寶石。現在安迪也還沒找到,所以我們也沒辦法有什麼對策,只要紅寶石在我們手上加上拉賽爾在城中的強大人氣,我想他一定會出現。」奧雲抓著寶石的布包收進內袋。

「人氣啊…我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阿。」拉賽爾有點困惑,他只是盡己所能努力的完成任務,不知道為什麼女孩子看到他都要尖叫,這樣讓他覺得自己像是驚悚舞台劇的怪物。

「有啊,王子般的氣質,高尚的內心,還有穩重的外表。少女們都喜歡被當成公主的感覺,而且你對誰都很有禮貌,這是婆婆媽媽內心裡都是會大大的加分呢。」奧雲伸出手開始計算,最近在城中女性對拉賽爾的形容。

「為什麼是婆婆媽媽…」拉賽爾更困惑了。

「別想那麼多了,前面你的粉絲就在那,自己去問吧!」奧雲指向城東的大門,伊薩貝莉跟薇拉對著他們打招呼,「拉賽爾的團隊」成員們終於到齊了。

 

----------------------------------

IN演員休息室:

伊薩貝莉:「這次我的戲份好少!」

薇拉:「嘻嘻,幾乎都是男士們在撐場呢。」

兩名女性正在開蛋糕配下午茶,阿靜也在一起喝茶聊天。

伊薩貝莉:「吶,阿靜,之後我戲份重不重阿,我希望能有跟戰爭與愛心那樣轟轟烈烈的劇情。」

薇拉:「這本書我也拜讀過了,真是充滿少女心的幻想呢,我希望之後就能看到愛情在我們身邊。」

阿靜:「嘛,轟轟烈烈啊…我不擅長呢,用爆破場面如何。」

伊薩貝莉:「那我希望拉賽爾能對我用公主抱,跑過爆破的場景。」

薇拉:「呵呵,伊薩貝莉總是想到如此浪漫的情景。」

三個女人聊天的內容都被外面的男生們聽到了,原本要開門的拉賽爾抓著門把沒有下一個動作。

「喔,拉賽爾你人氣很旺呢,有人指名你喔。」米納諾笑著拍拍拉賽爾的肩膀。

「這麼危急的場景到底有什麼浪漫的?」拉賽爾很不解。

「就是要這樣轟轟烈烈的場景才能加深感情啊,用公主抱的方式還能看到你真男人的表情喔!」奧雲也拍了拉賽爾的肩膀。

「我記得我以前有參加過一場戰役,也曾被身旁的同伴用公主抱衝回營帳急救,那時候的記憶讓我到現在還是很深刻呢。」勒古拉斯思考著。

「那時候你受的傷一定很嚴重,真是一個好同伴呢。」拉賽爾看向勒古拉斯。

「不會,只是被人砍傷膝蓋,所以沒辦法走動。因為那次戰役我跟幫助我的同伴感情真的變得不錯,我很感激他的幫助呢!」勒古拉斯笑著說。

「所以伊薩貝莉是需要我的幫助嗎?我們是夥伴,一定會幫忙的啊!」拉賽爾轉開門把走進休息室,直奔下午茶的餐桌。「伊薩貝莉妳需要我的幫助嗎?我們是夥伴,不管是躲砲擊還是多麼危險的戰鬥,我一定會幫助妳的!」拉賽爾認真的表示。

「啊?」伊薩貝莉被拉賽爾的真情告白搞得滿頭問號,雖然很感動,可是真的不懂拉賽爾的意思。

一旁的米納諾跟奧雲內心想著,這樣的木頭男在城裡有高人氣,底下的粉絲一定很辛苦啊,就算天上掉下來的高人氣,拉賽爾一定完全不能理解,到底要怎麼開導他啊?!

PR
COMMENT
NAME
TITLE
FONT COLOU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天上掉下來的-人氣
誰叫拉賽爾在人物投票中位置那麼低…謝謝你為拉賽爾加添「人氣」。
JUSTINE 2018/03/20(Tue)23:05:24 EDIT
無題
阿哈哈哈
我覺得演員休息室比較好笑耶XDD
利奇馬變好人了
好港動~ <3
期待下集~
鈴貓 2018/03/21(Wed)00:30:40 EDIT
天上掉下來的人氣
TO:叮姐
希望這個系列寫完拉賽爾的人氣能衝高WW

TO:鈴貓
居然是休息室比較好笑...

我覺得拉賽爾這樣跟伊薩貝莉講已經算[告白]了...

伊薩貝莉:[我聽不懂啦!]
2018/03/25(Sun)17:13:40 EDIT
Calendar
04 2019/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近回應
[04/16 幽影]
[04/14 幽影]
[12/23 鈴貓]
[12/23 鈴貓]
[12/21 JUSTINE]
[12/21 JUSTINE]
[08/20 Emma]
[08/17 鈴貓]
[08/17 鈴貓]
[08/17 鈴貓]
[08/16 JUSTINE]
[08/16 JUSTINE]
[08/16 JUSTINE]
[06/26 鈴貓]
[06/22 JUSTINE]
Search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

material by: * Photograph by:Sayo(Le*g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