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BUN FUN FACTORY BLOG ZONE」,是讓玩家對[繽紛工房]的遊戲作品,所設的同人小說或插圖分享討論平台。歡迎玩家以本工房的遊戲為題的同人小說在這裡公開。
[673]  [672]  [671]  [670]  [669]  [668]  [667]  [666]  [665]  [664]  [66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投稿人/ Xing Hua (2014/2/7 (FRI) 14:50)


Every cloud has a silver lining.


「遮蔽,
隱蔽。
真相模糊不清,
他們說的一字一句,
完完全全沒說服力。
從法庭,
到證據。
都在粉飾太平。
戰慄,
暴力。
才剛開始而已。
我只想要告訴你,
這裡並不存在正義。


拍手[2回]


安置,
罪名。
然後再關緊閉!                                          
他是,
叛逆,
這樣就很合理。                                      
抓人,
頂替,
一切都沒事情。                                        
從古,
至今,
都是這樣處理。                                          
我只想要告訴你,
這裡並不存在正義。

我只想要告訴你,
這裡並不存在正義。

可否告訴我真相在哪裡?                          
我曾經是如此的相信你,
但是現在的一切讓我失望透-頂!             

痛恨這曖昧不明的法庭,
痛恨這欲蓋彌彰的訊息!                        
痛恨這不該存在的教條主義。                   

夠了你   !」

  一名年約十歲的男孩在城中橋上清唱著這首歌。
  「嘿!阿添啊!」
  霎時間,某個粗糙的男低音呼喚著那歌唱中的男孩。喚著男孩的男人留著濃密的鬍鬚,並綁著一條頭巾在頭上,他那雄壯的肌肉,像是可以擊碎許多岩石似的發達。
  「格利弗叔叔!」稱做阿添的男孩笑著跑向他。「你真慢呢!」
  「抱歉,農場的事方才才處理好。」格利弗面帶微笑的摸了摸他的頭,問道:「剛那是你唱的歌?」
  「是啊!我最近聽到城中有人在唱,便學起來了!」
  聞言,格利弗的雙眼露出一絲擔憂,但他仍然對阿添笑道:「原來如此。」隨後他憂然的望向南方,眼中彷彿正透漏著……恐懼。
……
……
……


  「放我出去!」

  卡柏憤恨地搥著地牢的鐵欄,向看守他的士兵吼道:「我沒有!我並沒有想謀害父皇!」
  「……住口!」
  聽了卡柏數小時的吼聲,那名士兵終於沒耐性的對他吼了回去──顯然忘了卡柏是個王子。
  卡柏對他怒目相視。
  那凶惡的眼神頓時讓這士兵想起自己吼的對象是誰,為了避免之後遭到報復,他連忙向卡柏道歉。「卡、卡柏王子,對不起──」
  「夠了,我不想聽你說話!」卡柏悶悶不樂的說,他無力地靠著牆,順勢坐了下來。「我也要冷靜思考一下……」
  想起前幾天發生的事,卡柏只感到很受傷,他將自己縮成一團,把頭埋在雙膝之間,兩手緊抱著頭,痛苦的低喃。「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數天前……
  
  叩叩叩。

  一聽到敲門聲,卡柏抬起頭來喊了聲「請進」後,便繼續低頭進行火精靈之劍的保養。
  來者正是他的侍衛──里奧──他推開卡柏的房門,小心翼翼的捧著懷中的物品,恭敬的將之遞到卡柏的面前去,稟告。「卡柏王子,今日不知為何有您的包裹,請問是您的朋友寄來的嗎?」
  「咦?我的包裹?」聽到有包裹,卡柏放下手中的火精靈之劍,驚訝的看著它,只見上面寫了個「Gift」,不禁讓他皺眉咕噥著。「會是艾安他們送的嗎?」
  「卡柏王子也不清楚是誰送的?」里奧的警戒系統突然啟動。「那麼我立即將它銷毀。」
  「等一下!不如我們先拆開看看這『Gift』裡面是什麼好不好?」卡柏笑嘻嘻的說:「搞不好其實是哥哥們送的秘密禮物呢!」
  「這……」里奧猶豫了那麼一下,但還是說:「好吧,我們拆開就是。」
  卡柏笑得更加燦爛了。他飛快的將「Gift」拆開,沒想到……那裡面居然是昂貴的兩瓶高級葡萄酒!
  「咦?葡萄酒?」卡柏的笑容瞬間垮了下來,皺眉緊盯它們。「難道艾安他們去的地方盛產葡萄嗎?」
  「卡柏王子,這瓶葡萄酒上貼著寫有『P,C』的字條呢!」里奧很快的把其中一瓶酒貼附的紙條撕下來。「請問您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P.C?嗯……讓我想想,」卡柏搔了搔頭後,問。「會是『Prince Copper』嗎?」
  「Prince Copper?」里奧思考了兩秒。「也許……」
  「所以那麼這瓶是專門給我的囉?那另一瓶是給誰的啊?」卡柏瞪大雙眼看向里奧。
  里奧也不知該如何回答。「這…….應該隨您發揮吧?」
  「啊!不然這樣好了,最近父皇正好要辦宴會!這瓶酒就獻給父皇吧!」卡柏拿定了主意,滿面笑容的說。
  里奧連忙制止。「不可以的!卡柏王子,您怎麼可以這麼輕率的將這來路不明的東西獻予國皇呢?」
  卡柏一邊拔開原貼有「P.C」紙條的瓶子木栓,一邊笑嘻嘻的說:「早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了,我先試喝不就好嗎?」語畢,他豪邁的一口給他灌下去!
  「卡、卡柏王子!」里奧趕緊把卡柏手上的酒瓶搶了下來放置一旁。天啊!他怎麼可以神經大條成這副德性?
  「里奧!你做什麼啊!」卡柏不滿的說:「我正在試喝耶!」
  「試喝這種事也該是交給屬下處理才對!卡柏王子,萬一這酒有毒怎麼辦!」里奧微怒道:「身為王子,您不該隨意的相信任何來路不明的東西。」
  「里奧……」卡柏雙眼黯淡,低聲說:「難道……人與人之間,剩下來的,只有猜忌而已嗎?」
  里奧微微一愣。「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唉呀!反正我現在喝了沒事嘛!」卡柏搭住里奧的肩膀,笑嘻嘻的說,隨後……陰沉的道:「何況,真有毒的話……我寧可害死我自己,也不想讓別人因我而死……」
  「……卡柏王子。」
  「好了!就請你幫我轉交給父皇囉!我要繼續保養火精靈之劍了!」他坐了下來,拿起工具與保養品繼續在自己的愛劍上塗抹。
  里奧淡然一笑,道:「是的,卡柏王子。」


  「歡迎各位參加本次的宴會,為表示誠意,請先讓我為大家敬一杯酒!」語畢,國皇便舉杯飲盡杯中物,向賓客們致意。
  宴會爆出熱烈的掌聲。
  「卡柏,聽說那酒是你送的,你送給你父皇的是什麼樣的酒呀?」皇后在卡柏的耳邊低聲問道。
  「是葡萄酒,最近有人送給我的。」卡柏乖巧的回答。
  「是朋友送的嗎?」一旁的西華問道。
  卡柏聳聳肩。「我也不知道耶……」
  「不知道?你不知道送的人是誰?」西華不悅的說:「卡柏,你怎麼可以把這來路不明的東西交給父皇?你有沒有考慮過安全性的問題?」
  卡柏搔搔頭。「哥哥你怎麼跟里奧說的一模一樣啊?不用擔心,『Gift』中有兩瓶酒,另一瓶我已經試喝過了,我還活得好好啊!」
  聞言,高斯對他低吼。「你有沒有想過若這瓶有毒的話怎麼辦!」
  卡柏這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大叫一聲「啊!」
  話一說完,說時遲那時快,國皇從嘴裡咳出了些許黑血出來。
  ……什麼?
  「父皇!」
  見狀,三位王子同時站起齊聲大叫。
  「唔!我……!」
  國皇緊緊的摀住他的胸口,隨後,他再次吐了口血,頭一晕,頓時倒地不起。
  霎時間,靜謐以國皇為中心的散布出去。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劃破寧靜的尖叫聲響遍了整個大廳。
  城堡女傭以及一些外國女賓客見到這副場景,不禁嚇得花容失色、尖叫連連。就是男賓客以及其他人,也震懾得無法動彈。
  「來人啊!把門關上!這是謀殺!」
  高斯朝門口的侍衛們大叫,侍衛們趕緊將門關上,不讓任何人出去。
  「父皇!」卡柏緊張的想查看國皇的情形,沒想到!一旁的士兵飛快的來到卡柏身邊拿起長槍形成X狀,阻擋著卡柏的去路。
  什麼?卡柏瞪大他的雙眼,錯愕的看著那兩名士兵。
  「立即給我把他拿下!」高斯大吼。
  「是!」
  士兵們馬上服從高斯的指示,將卡柏架了起來。
  「什麼?」卡柏慌張的看著架住他的士兵,喊道:「高斯哥哥!不是我做的!我沒有在酒裡下毒!」
  「罪證確鑿!那酒明明是你贈予父皇的!你還敢說不是!」高斯指著他的鼻頭大吼,並下命令。「立即將他關進地牢!還有趕快去請Dr.R過來!」
  「是!」
  ……
  ……
  ……
  ……
  ……
  為什麼……?


  卡柏緩緩張開他的雙眼──睜開眼的同時──他這才意識到,原來在不知不覺中……他已睡著了……
  外頭逐漸有腳步聲靠近這裡,基於不想毀壞皇室的形象,他調整了下他的坐姿,避免讓外人感到他相當的隨便。
  「卡柏王子,有訪客找您。」鐵欄外,另一名士兵──不是吼他的那名──恭敬的向他秉告。
  卡柏站起身來,撥了撥頭髮後,疲憊的道:「是了……麻煩你了。」
  士兵向他行禮後,便去將人帶來。
  來者竟是數日未見的西華與妮歌!
  「妮歌!」見到妮歌,卡柏悲痛的吶喊她的名字,那聲音所夾帶的情緒,彷彿要宣洩數日來的委屈。
  「卡柏,你還好嗎?」妮歌的手穿越鐵欄之間的縫隙,輕輕的將手貼在卡柏的臉頰上。
  卡柏急切的說:「我沒事!妮歌,請妳一定要相信我,我是無辜的!」
  妮歌點點頭。「我相信你。」她緊張的問。「卡柏,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需不需要我寫信通知艾安跟瑪格莉絲?」
  卡柏搖搖頭。「我不知道……我只是把葡萄酒獻給父皇享用,沒想到…….沒想到那居然有毒!但我之前試時,卻完全沒事啊!」他呆了一下後又道:「先別告訴艾安跟瑪格莉絲他們……這只是誤會!我不要他們擔心……」
  妮歌再次點頭。「好……我明白了。」
  卡柏將眼神挪到兄長身上,心急的問。「西華哥哥,父皇他……?」
  「父皇沒事了,」西華虛弱的一笑。「但他很震怒……皇室裡已經分為兩派,一派以高斯哥哥為首──他們堅持你就是兇手──另一派是哈利斯大臣與里奧,他們都相信你……等會,皇室要展開辯論會……」
  「哥哥!我不是兇手!」卡柏激動的說。
  「我相信你不是的。」西華王子淡笑道,不過……
  ……
  ……
  ……
  『犯人絕對不是卡柏!』一回到房間,西華拍桌大叫。『我很清楚他的為人!他不可能做這種事的!』
  『西華,你冷靜點。』米可莉輕聲道。『……山雨欲來風滿樓,我知道一定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她踮起腳尖。『所以……我求你,為了我們,你別涉這淌水,好嗎……?』
  ……
  ……
  ……
  現在……他只能採取中立立場了……
  「卡柏,我知道以你的身手,要逃出這裡是不難的。」西華幽幽的告誡他。「先不要離開這裡跟麥迪利路城,若你逃跑的話,父皇他……」
  「我不可能逃跑的!」卡柏急切的說:「逃跑只會讓別人更懷疑我啊!我會在這裡等著……我會等著正義到來的!」卡柏想起了先前與妮歌到森林裡看螢火蟲的情形,便努力的扯出一絲笑容說:「黑暗之中……總有一絲光明的嘛!」隨後他乾笑了幾聲,似是要讓他人覺得「很好!我沒事的!」
  「那便好了…..」西華苦笑道:「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大概不能隨時來探望你……尤其是妮歌,妮歌終究只是平民……今回她還被擋在外面呢!要不是我剛好來的話,她大概就跟那士兵大打出手了。」
  「跟士兵大打出手?」卡柏驚訝的看向妮歌,妮歌這麼溫和的人,怎會差點跟士兵大打出手呢?
  妮歌羞赧的說:「你被關進來……我很擔心……」
  「謝謝!」卡柏禁不住心中的感動,穿過鐵欄握住她的手。「等我出來,我一定會好好教訓那個不讓妳進來的人!」
  「要教訓還得等你先出來呢!」西華打趣的說,之後叮嚀兩位。「好了……我該去辯論會了,妮歌,別忘了注意時間。」
  妮歌點點頭表示瞭解。
  「那我走了。」西華笑了下,隨後他甩甩披風,離開他們的身邊……
  
  
  
  「我反對!」西華大吼著。「難道你們有足夠的證據嗎!」
  聽到高斯那方的話,就是連旁觀的西華也忍不住爆出怒吼。
  「這是為了皇室的安全,」將軍緩緩的說道:「屬下認為,暫且將卡柏王子身邊的人開除,接受徹底調查,是再適合不過的決定。」
  里奧的臉色凝重,完全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反駁。所謂「卡柏王子身邊的人」,一定包含了自己,何況……是他將酒轉交給國皇的!他沒被抓去砍頭已經是相當仁慈了……
  「我更認為應該將他們遣送出國,逐城!」高斯憤怒的說:「沒要他們的命已夠慈悲了!只開除?處分未免也太輕了吧!」
  「高斯王子,一切還是該照規矩來。」首相慢條斯理的說:「處分……第三次會議才會正式決議,請您冷靜一些。」
  哈利斯大臣亦說:「今回的辯論會時間已到,目前我們仍無決定,期望……之後的會議,我們不但能查個水落石出,也能定讞犯人。」
  「散會!」

 

  此次會議結束後的那一個月,麥迪利路城接二連三的出現一些奇怪的事。
  如首相失蹤、哈利斯大臣的父母因火災喪命,令他無心於政局而辭職──而藥店也因這場火災受到波及──總之死亡與失蹤的事件……在一個月內突然多了很多。
  這些事都有一個相通點:死者與失蹤者皆與支持卡柏的人有關。


  危險的氣息逐漸在麥迪利路城蔓延……


  麥迪利路城的怪事也傳到了卡柏的耳中,即便他才十五歲,但他也不是無法推斷出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卡柏的頭倚著鐵欄,他緊緊的握住胸前的十字架,低語著。「我主……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那些……
  那些消逝的人……
  他們……都是因我而死的嗎?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卡柏崩潰的抱頭大叫起來。
  拜託!直接判刑吧!直接把我逐出城吧!直接處死我吧!
  別再害死其他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柏奮力的以拳打向自己的腦袋,試著讓自己停止思考。
  但他仍不斷的想到頻頻傳來的噩耗,終於敵不過心中的愧疚,放聲哭吼著。「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咦……?
  ……對了。
  我怎麼沒想到呢……?
  會不會哪一天……傳來的,便是妮歌的死訊呢?
  想到這點,他歇斯底里的朝天吶喊。
  「我求你們住手啊啊啊啊啊啊──!」
  同時間,有個想法突然出現在他的腦中。
  『若我死了的話……是不是就能保住其他人的性命呢……?』
  死亡的念頭頭一次在卡柏的腦海裡閃過。
  ……
  ……
  ……
  里奧被革職了。
  未到第二次會議,他已接獲這項訊息。
  其實他早就猜到了,因此在前些日子,他已在城中公寓租下了一個小房間。接下來……就是要找份工作!
  拎著不多的行李,他來到了自己未來的住所。一放下它們,里奧一頭倒往床上,思考著下一步……
  也許該去找希莉安?
  自上回與希莉安一同到東部森林散心後,他們便無見面……
  一想到近期頻聞死訊,他決定要去探望她!因為他知道……自己肯定小命難保!
  在我死以前……我還想見到妳!
  下了決定,里奧起身準備好自己的隨身匕首,直奔至城西大宅。
  ……
  ……
  ……
  又睡著了……
  卡柏一睜開眼,腦筋便閃過了這個念頭。
  現在到底幾點?他被關在這裡……到底過了多久?
  時間似乎對他沒有任何意義了……
  「乾杯!」
  「喀啷。」
  玻璃的碰撞聲頓時令卡柏的意識變得更加清楚,看來是無聊的士兵們喝起酒來解悶了……
  他們一開始聊什麼卡柏並沒什麼認真在聽,直到他們後面開始胡言亂語了,他才略微聽了下……
  畢竟……酒後吐真言嘛,人們平常都習慣戴著一副笑臉面具……
  「欸!你覺得卡柏王子到底是不是兇手啊?」其中一名士兵問道。
  他們談論到我?
  聞言,卡柏瞪大了他的雙眼,屏氣凝神的竊聽著,深怕漏聽了那麼一句。
  「哈、哈哈!」喝得醉醺醺的士兵大笑著。「反正卡柏王子,留不留都沒差啦!王位也輪不到他那無用的小王子身上!」
  卡柏的胸口一緊。
  無用……?他說自己無用!?
  另一位貌似比較清醒的士兵低聲說:「小聲點,萬一卡柏王子還沒睡著怎麼辦?」
  「那又如何!」他狂傲的笑著。「哈哈哈!反正我看國皇也沒打算要留他啊!他又沒什麼利用價值!何況,他不是喜歡高寶集團的女兒嗎?財團什麼的!只不過是股旋風!旋風、旋風、旋風!來得兇猛,去得時候,不也是一樣,跟不曾存在時沒啥兩樣子!財富不過只是曇花一現罷了!還是西華王子有用了些!政治聯姻!就算當不成國皇,還有個親皇可當!有錢、還有權!一舉兩得!而他只不過是個無用的小王子罷了!錢財什麼的國皇還缺嗎!」
  「倒也是……要我從公主或財團女兒挑一個的話,當然是挑公主啊!哈哈哈!」
  「你這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可遠得很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
  ……
  ……
  『聽到了吧!連士兵都認為你無用!
  你已經害死了這麼多人!你既無用,又是掃把星,還不趕快消失!這樣對大家都好!
  你有想過活著是為了什麼嗎?活著就是為了怎麼樣去死!
  你還不趕快去死嗎!
  死吧!卡柏‧麥迪利路!
  快去死吧!死了是對大家的解脫!』
  ……
  ……
  ……
  「不要再說了!」為了阻止腦海裡的思想,卡柏奮力的以頭撞擊牆壁!

  碰、碰、碰!

  一次、二次、三次!
  卡柏不但沒有減輕撞擊的力道,反而越加越重!速度也跟著快了起來!連額頭上留出鮮血,他也未停止下來。
  『你只不過是無用的小王子罷了。』
  『無用、無用、無用、無用、無用。』
  這個字眼不斷的盤旋於卡柏的腦海中。


  『你這無用的王子,也只不過是個紈褲子弟罷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住口啊!」卡柏再次用力的撞擊自己的頭,此回的力道太大!經這一撞擊,卡柏跟著反彈回來,硬生生的倒地不起。
  鮮血也汨汨流經他的眼旁,胸口的緊悶感也讓他難以承受,彷彿有隻無形的手穿過他的胸膛,掐住了他的心臟!
  「拜託!給我一把刀吧!」卡柏吶吼著。「好讓這一切結束!」他用盡全身的力氣,打向自己的胸口。他多麼希望此刻有個利器,能貫穿他的心臟!以痛治痛!藉此停止一切……的一切……

  碰、碰、碰!

  他拚了命的搥著自己的胸口。
  「卡柏!你在做什麼!」前來探監的妮歌一聽到這巨大的聲響,連忙丟下手中的籃子,直奔到卡柏的牢房前跪了下來。
  「妮歌……?」聽到那個聲音,卡柏的淚漸漸流出。「妮歌……如果……如果……我變成回憶……退出了這場生命……留下妳錯愕哭泣……我冰冷身體……擁抱不了妳的話……」
  「閉嘴!不要說這種不吉利的話!你不會死的!」妮歌憤而打斷他尚未說完的話。「你怎麼會有這麼負面的想法?」
  「連士兵都看不起我……我這種無用的人!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啊!」卡柏抱頭哭吼著。「妮歌……我想死!我不想活了啊!」
  「卡柏!你在說什麼傻話!我進來到現在,完全沒有看到士兵啊!根本就沒有士兵在看守你!」妮歌大叫著。「從頭到尾,都只有你一個人啊!」
  聞之,卡柏微微一愣。「是幻覺……?難道……真的是幻覺……嗎?」卡柏虛弱的低喃著,眼神迷茫的望著前方。「這一切都是幻覺……那……」他微微的移動自己的頭,細聲道:「妳也是幻覺嗎……」
  「卡柏…….」見他已經無法分辨真實,妮歌悲慟的掩面痛哭。
  
  頓時間,卡柏的雙眼矇矓──他已看不清前方──此時心裡只有冒出了一堆問號。
  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什麼是生……?
  什麼是又死……?
  ……
  ……
  ……
  「里奧,你先前是不是慫恿過卡柏王子夜間帶妮歌小姐出去?」見到里奧的當下,希莉安劈頭質問他,這點令里奧錯愕不已。
  里奧先是一愣,穩住情緒後,他沉下眼,小心的對答。「我只有『建議』,並沒有『慫恿』……希莉安,請修正妳的用詞。」
  「那有什麼差別嗎?」希莉安走上前,咄咄逼人的問。「你知道每晚妮歌小姐回到家後,便不可再出門這件事嗎?」
  「……有聽卡柏王子說過。」
  「既然你知道,為什麼還要這樣『建議』他?」希莉安人很好的修正了她的措詞,但依然怒氣十足的說:「近日主人得知這件事後非常的不悅,你懂嗎?尤其是最近城內的怪事很多……他非常的擔憂妮歌小姐的安危!里奧,請你偶爾站在我的立場想一想好嗎?而且也請你不要隨意提供奇怪的意見給卡柏王子!」
  「奇怪的意見!」聽到這話里奧也動怒了。「妳居然把我們的相處模式說是奇怪的意見!」
  希莉安一時之間也意識到自己講錯話了,但她不願屈服,只道:「隨你怎麼說!總之我要強調的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以後別再讓卡柏王子在夜晚時帶妮歌小姐出門!」
  「哈!搞不好妳的處境比妮歌小姐危險!」里奧諷刺的說:「想想看,近期失蹤、死亡的人都是跟支持卡柏王子的人有關!妮歌小姐若死了的話,高寶先生肯定會無法承受而造成經濟損失……但少了一個女傭……我相信是不會差到哪去的!何況,我跟妳也是交往中的關係不是嗎!」
  希莉安聽出了里奧言意之下的意思,她忍著怒氣問道:「你是在咒我死?」
  里奧冷哼一聲以作回答。

  「啪──!」
  
  里奧的臉頰頓時感受到一股熱辣感。
  希莉安……?里奧撫著被打的臉頰,一臉不敢置信的望著她。她居然打了他?
  希莉安淚眼汪汪的對他大吼。「里奧‧特拉維斯!用不著皇室派人殺我!我現在自我了斷便可!」語畢,她飛也似的奔出城西大宅,往雜貨店那方跑去。
  黑夜中……他彷彿看到了幾滴閃爍的眼淚……
  在剎那間,里奧的胸口糾結成一團,但他也不肯承認自己的錯,只吼了回去。「有種妳去死!就不信妳真的敢!」話一說完,他憤憤的跺腳,緩緩的拖著沉重的步伐回到城中公寓……


  她真的無意跟他吵的!
  希莉安坐在平時與里奧於夜間看海的碼頭邊望著無垠大海沉思著,她的心中,有著如這片大海深遠的惆悵……
  其實她也不是不能明白高寶先生的憤怒……妮歌終究是他唯一的家人……他自己也時常出外洽談商務,平日無法與家人相處,自然對女兒保護有加……而在他下了這規則後不久,城內又發生了這些事……
  也許一部份是自己的錯……她不該遷怒於里奧的……
  「我做了什麼……?」希莉安掩面低語著。
  但她也拉不下這臉去跟里奧道歉!可她……大概之後得與他冷戰了……
  「我也不想這樣啊……」希莉安痛苦的喃喃自語。「究竟是什麼原因使我們都變了……?」
  人心?
  不行!不能這樣下去!
  希莉安甩甩頭,試著讓自己振作起來。
  遲早也得破冰的啊!若數天後……他還是沒有道歉的話,自己再開口吧!
  希莉安暗暗的在心底下了這個決定。
  「希莉安?」
  突然,一個陌生的男聲從她的背後傳來問道。
  希莉安先是呆了那麼一下,才細聲的回答。「是……」
  回答完的那個瞬間──當她要轉頭確認來者是誰時──對方重重的往希莉安的背後推了那麼一下!而前方!便是萬丈深的海底!

  「嘩啦!」
  希莉安在一眨眼的時間內,便被不知名人士推入了海中!

  「咳、咳!」
  刺骨的海水頓時如針一般的戳入她的肌膚,求生本能令她不禁全身縮起好藉此聚集全身的溫度。然而!此項舉動反導致自己的肌肉僵硬!使希莉安不斷的沉下海平面!她緊張的踢水讓自己浮上水面好呼吸到一丁點空氣,但僵硬的身體,卻又讓她不斷下沉!
  「救、救命!咳咳!救命啊!」踩不到底使希莉安更加的緊張,她甚至下意識的喊出。「救我!里奧!里奧……」喊完後,她先是呆愣了下,才想到……
  里奧是不可能在這的啊……
  「救命啊!救命!咳咳……」希莉安邊嗆水邊吶喊。
  然而……近期麥迪利路城並無船隻停靠,夜深人靜……大家早已闔上他們的雙眼……街上也不會有路過的民眾來救她……
  「救命啊!救命!」  
  喊叫許久,見無人前來救援,希莉安的求生意志也漸漸消退……

  沒想到我今天就要死了……居然就這樣一語成讖……
  啊……我還沒跟他道歉呢……
  對不起喔……里奧……
  這個對不起……我沒辦法告訴你了……
  ……
  ……
  ……
  ……
  ……
  ……
  卡柏猛然驚醒過來。
  剛剛發生的那一切……是夢……?
  他還有模糊的印象──他記得他拿自己的頭去撞牆──於是,他摸了摸額頭以試真假,然而,卡柏他感覺到手沾到了些許黏答答的液體……一看,是已半凝固的血……
  所以……妮歌是真的來過囉……?還是士兵確實真的存在……?
  ……到底……誰真誰假……?

  「砰喀!」
  
  巨大的聲響使卡柏嚇了一跳──難道是要進入牢房前,外面那個厚重的木門被拆掉了?──這想法剛過,外頭傳來了疑似兵刃相交的金屬碰撞聲!
  這是怎麼回事?
  某名士兵大吼著。「快!快去招更多人手!」
  是外人?
  怎麼可能?地牢可是在軍部的啊?這裡肯定有不少士兵,就算沒有士兵也一定有將軍!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被攻入呢?
  「嘩!」
  隨後傳來一陣「喀啷」聲響,從聲音推敲,似是士兵被打倒在地──因為聽起來,像是鐵盔在身而撞擊地面所發出的碰撞聲。
  「你們先拖住他們!我去把人帶來!」一名疑似主宰者的人發號施令著大吼。
  「是!」同時間,一群人大吼回應他們的頭頭。
  人?是我!
  卡柏立即會意過來,不禁心一驚,因為目前牢房裡,只有他被關在這!
  會是誰動了大批人手來「劫獄」的?
  對方……是敵?是友?
  卡柏站了起來退至牆邊,在手中發動火球,吼道:「是誰!」
  此時對方已來到了卡柏的牢房,對方的臉部自鼻子以上便戴有面具而無法辨認對方是誰,但卡柏仍然看到他有著墨綠色的頭髮、藍色的雙眼,且穿戴著紫紅色的帽子與大衣──帽子中間還有金色的圖案,手中則握著又長又大的彎刀。
  卡柏一愣,不知為何莫名對他有種熟悉感,他深深覺得……自己一定見過他!
  「哼!就是你這小鬼?」他沒有回答卡柏的問題,只有提起繫在腰間的手槍,往門鎖「砰砰──」地開了兩槍,隨後才說:「我叫什麼名字不甘你的事!」
  「……火球!」卡柏施展魔法往對方攻去,然而,對方輕丟了一顆防火彈,便擋住了卡柏的攻擊。
  該死!是雜貨店的道具!卡柏咬牙切齒的想著。既然如此……
  他從口袋掏出卡片,吼道:「我乃火之魔法使,來吧!我的火之神獸!」
  就不信區區一個防火彈擋得住神獸的攻擊!
  「你太天真了!卡柏‧麥迪利路,召喚神獸的話,死的不只有我!而是整個軍部的人!」接著他哈哈大笑起來。
  卡柏瞪大了雙眼,連忙把神獸卡收了回去,只吼說:「你是敵?是友?」
  「不關你的事!我只是奉命行事罷了!」說完,他再次丟出了某顆東西,它一爆開,卡柏頓時感覺到全身有一股麻麻的刺痛感,正想往前一步,他「唔!」的一聲,立即倒地不起。
  是大麻彈!
  對方走到卡柏面前蹲了下來查看他的情形,見他無法動彈,蒙面男子滿意的笑了出來。  
  「你……!」卡柏憤怒的咆哮。
  此時他也終於明白,為什麼軍部能被攻進了。
  士兵們大概萬萬都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是敗在平日常見的雜貨店道具中。
  「唉呀!居然還能說話?」蒙面男子冷笑一聲。「抱歉了,卡柏王子,那麼只好讓你睡一下囉。」他拿出睡眠彈,從裡面掏出粉末後,往卡柏面前灑去。
  卡柏再次瞪大了他的雙眼。不行!不能吸到啊!想歸想,但人怎麼可能不呼吸呢?他死撐著,最後還是吸到了空氣,也如男子所預料的,他果然不敵睡眠粉末的威力,眼皮漸漸變得沉重……


  我要死了嗎……?
  對不起……首相先生……哈利斯大臣……還有大家……
  卡柏淚水盈眶,他闔上他的雙眼──闔上雙眼的同時,淚也一同流下──他低聲說了一句話後……再也沒有反抗的能力了。
  「嗯?」蒙面男子聽到了,冷笑著。「是遺言嗎?哼!我就當一次好人,替你寫下遺書吧!」語畢,他用手中的刀往卡柏的手臂上砍出一刀,以他的血在牆上寫下方才卡柏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老大!麥迪利路城的士兵有越來越多往軍部集中的趨勢,差不多該走了吧!」一名小嘍嘍連忙跑過來向蒙面男子報告。「我們已無更多的睡眠彈、大麻彈可應對軍方!」
  「哼……也差不多了,」他下了道命令。「把這小鬼的手腳都綁起來,準備走人!」隨後轉他看也不看卡柏一眼,轉身離開。
  「是!」
  應聲後,小嘍嘍先是驚恐的看著牆上的字,才開始行動……
  
  
  當軍中的第一位士兵清醒時,已是破曉,只見所有有關軍部的重要機密皆被奪去,一些重犯也早已人去樓空,更不用說有一些將軍的肢體遭到斬斷,失血過多致死,此事因此成為麥迪利路城有史以來最大的軍中醜聞。

  「啊……痛死了!」
  倒於關卡柏牢房附近的士兵一醒來便高喊疼痛,接下來那個瞬間,他才想起來昏倒前發生了什麼事!他連忙以長槍支撐自己起來,飛快的奔至卡柏的牢房前。「該死的!卡柏王子!」
  然而當他到了牢房前,被眼前的景象震懾不已,無法動彈。
  在牢房的牆上,只有以紅色的不知名液體寫的一行字。


  「生而在世,我很抱歉。」


  呆愣許久,士兵才大喊。
  「卡柏王子逃跑了!」

 

 

 


後記
  
  很努力的把黑暗的部分降低了……結果整個很急促很草的感覺@.@
  本想採像《My sister’s keeper》那樣的模式寫這一章,最後還是宣佈告吹……
  來談談我在裡面藏的一些東西。
  我發現近期自己若寫同人文的話,都愛把一些歌給引用進來呢@@如開頭阿添所唱的是M.J的They don’t care about us的中文填詞「這裡並不存在正義」(一首為悼念去年死於軍中的臺灣士兵而諷刺政府的歌,在此為香港人附註一下,在臺灣當兵是男性的義務,雖然近年有修改法條…..)而為什麼選上阿添來唱呢?因為我覺得他應該還滿喜歡音樂的(城中收穫祭去聽樂團的演奏),便由他來唱。
  然後中間有一段士兵與妮歌的部分,我並不打算說明哪個是真?哪個是假?想認為士兵是真的存在,或是妮歌才是幻覺,都隨各位讀者吧!因為副標題是「黑暗之中,總有一絲光明」, 為了不讓本篇太過沉重……妮歌就當一下貝雅翠絲(Beatrice)吧!(大誤!)
  (妮歌:貝雅翠絲?我沒有想要帶卡柏去天堂啊!)
  貝雅翠絲是誰就自己慢慢猜吧wwwwww我都特地附英文了自己Google一下就知道了嘛~~~
  呃,重點是卡柏跟這妮歌所說的那一串「如果我變成回憶(ry)」,同樣引自某首歌!但由於我打算最後一篇再次使用這首歌,因此我便不說歌名了~
  接著來談一下「Gift」這個詞以及文章開頭的英文諺語。
  「Gift」在英文確實是禮物沒錯,但在德文的時候……這個詞便有了「毒藥」的意思(笑),所以其實那個包裹已寫出了他所贈送給卡柏的事什麼東西了(若不相信的話可以去Google查詢),簡單來說這裡運用了「雙關語」,有修讀德文的人大概看到的第一瞬間就能跟前面卡柏說:「謀害父皇(ry)」做起連結。(笑)
  順便附一個歷史小常識,西方貴族中,由主人率先飲酒致敬便是為了證明酒中無毒的關係。
  Every cloud has a silver lining,直譯的話是「每朵雲都有一條銀邊」,但其實翻譯過來的話,便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義,也可以翻為「黑暗之中,總有一絲光明」,反正有很多翻法,自己Google就知道了。
  這是我上英文課時老師教的諺語,我的英文口說跟書寫都爆爛,但我莫名喜歡記這些諺語,所以我便把它引用在內,原因是因為那個「Silver」(西華),因此故事中站在卡柏這方的是Silver王子(笑)
  而最後在牢房的那串字,引自太宰治的《人間失格》(太宰治的代表作與遺作,一部超級無敵黑暗到會令人瘋狂的半自傳小說,而且他人跟芥川龍之介一樣寫完《河童》不久就自殺死了),然後我現在直接在這裡預告,三部曲的副標題便是「人間失格」,下回一併與某個又是從莎士比亞來的句子一起解說。
  這個故事管家們的戲分很重,嗯……我在上回便寫過「復仇是誰對誰的復仇,別從單方面去想」,因此……若還記得《冰與火之歌》誰發了狂的話,便會猜到接下來的劇情走向(茶)這篇文有種越來越走向雙主角的趨勢……我排定的最終回的開頭,便是以里奧為始@@lll嗯……沒想到成了雙主角的故事……
  放一百萬個心好了,我的故事絕不可能像《下一站,XX》的某兩個男女主角落了水之後,衍生出那麼多恐怖甜蜜的鳥故事。死人流血倒還有可能(……我說了什麼?)
  最後我順便說一下,那位把卡柏綁走的仁兄呢~~它可是彩虹寶藏中的原班人馬喔~~~至於他是誰呢?重玩彩虹寶藏再比對下他的穿著就好了嘛!(為了確認他的服裝跟武器我還特地去看網路上的實況)猜猜看他是誰吧~~叮姊會猜中嗎?XDDDDD
  好了,就大概到這吧!沒意外的話我應該三部曲要投稿時還會附一篇《冰與火之歌》的外傳(一樣也是一個黑暗到炸的故事,目前在想該第一人稱還是第三人稱好……)
  深深覺得我真的中《王子復仇記》的毒很深=.=……太多情節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謝謝看到這裡的您!這故事我相信應該令不少人不好受……


By Xing Hua

PR
COMMENT
NAME
TITLE
FONT COLOUR
E-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復仇》二部曲 黑暗之中,總有一絲光明
雖說是有點黑暗的文章,但情況有點像賈斯克被通輯的心情。從卡柏第一口喝下那些酒,便是惡夢的開始…
期待下回!
JUSTINE URL 2014/02/07(Fri)22:14:30 EDIT
無題
太好了!原來對叮姊來說只是有點黑暗而已XDDDDD那我不用擔心第三篇會太過血腥暴力而不能刊上了﹨(^▽^)/
對了叮姊,請問為什麼開頭歌曲第二段的部分會有些標點符號相隔那麼遠呢@.@?還是只有我的電腦是顯示這樣哩......?這點可否請您回覆下嗎@.@?麻煩您了。
Xing Hua 2014/02/07(Fri)22:31:50 EDIT
Re:無題
若下回來稿太血腥的話會拒絕貼到blog。

咦?我所開啟的檔案的標點符號是這模樣,我還以為有甚麼特別原因。難道是因為我所使用的Libre Office,開啟檔案時有點格式不符。
那麼建議下回可使用視窗的notepad「記事簿」格式投稿,相信能解決格式問題。
【2014/02/08 22:40】
無題
不會太血腥的,叮姊請您別擔心=.=我後來想到之前的投稿還有卡柏被刺穿腹部的橋段都還有放上來,又看到這篇能放上來跟叮姊您回覆說「有點黑暗」而已,憑這兩點我就非常確定不會太血腥。(三部曲中只是有人的鼻樑會被踢斷而已)其實這篇我早就有做好被退稿的準備,也想好若第二篇沒法刊上的話,希望請您一併把首部曲砍掉這件事(因為我不願意讓文斷尾)

咦?所以貼上來後,文章中的標點符號是修正不了的嗎@.@?嗯......其實我只是好奇為什麼會這樣而已。我想不會構成大礙。(還是對叮姊來說,使用記事簿投稿比較適合@.@?)若是記事簿的話那下回我會改用記事簿投稿。
不好意思麻煩您了>.<
Xing Hua 2014/02/08(Sat)23:52:39 EDIT
無題
挖咧
樂觀的卡柏黑化了XDD
是說這樣黑暗的感覺真的頗不好受的QQ
希望最後是好點的結局..
2014/02/15(Sat)13:09:17 EDIT
無題
很抱歉!這絕對不會是快樂的結局。畢竟這是我心中多年來的黑暗……我只會增加與刪減內容,但故事主軸絕不輕易更改。我也希望自己能寫出個快樂的故事……樂觀這點,我還在努力學習……終回後記時,我會寫出黑暗的緣由……
感謝您的感想!
Xing Hua 2014/02/15(Sat)22:23:53 EDIT
無題
聽你這麼一說我開始期待結局了~
雖然你說不會是好結局,但我希望裡面的人,不管是被害、加害者等等都可以得到「救贖」(比如說心靈上的解脫之類的@@),結果不是圓滿,但對我來說就是最完美了^^
大大的黑暗風格我很喜歡~~(害羞轉頭
天羽 2014/03/30(Sun)01:36:19 EDIT
無題
其實我想把它寫得更黑暗的XD但是……我明白許多人不喜歡看到這類負面文,便有調整了下黑暗度……(結果失去了我想表達的味道……=.=算了)另外外傳感覺那真的太血腥了,也許不會拿來投。(若我寫完我還是會拿來投投看啦……只是被退的機率有點高……)之後試著寫寫一些溫馨的文好了~~~
Xing Hua 2014/03/30(Sun)08:28:35 EDIT
<< kissing the fire HOME 十一月雪 >>
Calendar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近回應
[01/25 Xing Hua]
[01/25 鈴貓]
[01/17 Xing Hua]
[01/13 鈴貓]
[01/10 Xing Hua]
[01/06 JUSTINE]
[01/06 JUSTINE]
[01/03 Xing Hua]
[01/01 JUSTINE]
[01/01 Xing Hua]
[12/31 Xing Hua]
[12/30 JUSTINE]
[12/29 Xing Hua]
[12/28 JUSTINE]
[12/10  穎]
Search
Counter
忍者ブログ [PR]

material by: * Photograph by:Sayo(Le*gume)